京都「三十三間堂」,見證世間諸行無常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京都的「三十三間堂」,本名蓮華王院,是 1165 年由權頃一時的平清盛贊助興建。當時動用了大量優秀的工匠,雕塑了千尊千手觀音像,以及二十八尊的風雷神護法,只要看過這種壯觀場面的人,都會震撼的說不出話來。因為曾遭祝融之災,現在所看見的本堂,是在 1266 年重建,也有部分佛像是這個時代所增補。

三十三間堂
京都的「三十三間堂」,本名蓮華王院,於 1165 年由權頃一時的平清盛贊助興建。(圖:作者提供)

十二、十三世紀的日本政治,藤原家主導的「攝關政治」已經沒落,由天皇的爸爸主導政治的「院政」時期已經來臨,當時的實權掌握者後白河上皇,因為出家之故,自命為「法皇」,以政教合一之勢治理國家。武士出身的平清盛,因為連續平定亂事,而成為法皇的得力愛將,晉升貴族,權傾一時。

當時連續經歷多年亂世,有撫慰人心功能的佛教大大流行,也被世人認為已經進入末法時代,貴族支持佛寺的興建,恰似一種對戰爭罪愿的救贖。本名蓮華王院的三十三間堂,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興建。這座廟由三十三根柱子撐開了寬度,廊檐特別的長,足足達到一百二十公尺。取「三十三」,是因為《法華經》中的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中,觀音菩薩「以種種形,遊諸國土,度脫眾生」,共有三十三法相而來。

有關觀音法像一事,此處有一冗筆。嘉義民雄有一座大士爺廟,是當地最大廟。首次前往,多方探聽,知道拜的是觀音大士,卻一直不解何以大士以燃面鬼王之姿現身,直到有機會翻閱法華經,先讀到「譬喻品」中,對不同的人應該以不同方式說法,又讀到「普門品」中的三十三法相,才對此典故恍然大悟。

經歷戰亂的三十三間堂,後來幸運再也沒有遭到兵災祝融所毀,但其中也經歷過不少傳奇。戰前作家吉川英治的著名小說《宮本武藏》,其中有個著名場景,就是在三十三間堂。著名道館吉岡家的繼承人吉岡清十郎被武藏殺死後,弟弟吉岡傳七郎就和武藏約在三十三間堂決鬥。

與吉岡兄弟的決鬥是吉川英治小說中的高潮段落,敘說著武藏的「強」來到了極限,不僅殺死當時被認為刀術天下一流的吉岡兄弟,更在吉岡門人報仇一戰中,在一乘寺將吉岡家門人七十餘人全數斬殺。

小說《宮本武藏》中,著名道館吉岡家的繼承人吉岡清十郎被武藏殺死後,弟弟吉岡傳七郎就和武藏約在三十三間堂決鬥。圖為日本國民偶像木村拓哉的宮本武藏扮相。(圖:http://tweets.seraph.me/)

在吉川英治的小說中,名震天下的武藏已經「強」到了極限,他一心求戰,到處找碴,直到遇到當時已經退休的柳生石舟齋,才以花道的切痕,教會武藏有時候柔弱勝剛強的道理。武藏後來寫出五輪書,應該也和石舟齋教給他的領悟有關。

有機會讀到吉川英治的武藏,也是一場意外。應該是小學時,在班級圖書館隨意讀到老師淘汰的,有注音的青少年版本翻譯作品。當時看得很入迷,不過長大以後讀過一些評論,也看過其他歷史小說家的作品,才發現吉川英治的寫作方法,比較偏向個人英雄主義。

從吉川英治筆下閱讀武藏,人們會讀到了武藏從強大到學會示弱,最後明瞭劍道真義的過程。但是除了主角外,吉川英治的小說裡,很少人能在故事中被認同或者強調;在吉川書中,所有的配角都是為了要襯托主角而存在。在閱讀中,讀者很容易因為他的寫法,而陷入對主角的崇拜,忘了觀察主角所處的時代與周遭人物的機會。

吉川英治的英雄主義,應該與當時的戰爭氣氛有關。比如看吉川英治的《黑田官兵衛》,和收看前陣子很流行的大河劇「軍師官兵衛」,就會很明顯地感受到兩者時代氛圍的不同。吉川的寫法無疑是以官兵衛一個人為核心的寫作,這也是他最擅長的寫法。而大河劇「軍師官兵衛」之中,對官兵衛周遭人物的刻劃,就比較深刻複雜,比較有時代感。而同樣寫宮本武藏,據說前陣子很有名的井上雄彥漫畫《浪人劍客》,就沒有繼承吉川英治的英雄主義氣質,比較貼近當代的多元社會氣氛。

日本偶像岡田准一於大河劇「軍師官兵衛」中飾演黑田官兵衛。(網路截圖)

其實在日本的武士文化中,刀術雖然重要,但從來都不是時代的主角。像武藏這樣的浪人劍客,在時代中並不是重要的角色。它所處時代的天下統治者豐臣秀吉,戰術上經常有驚人之作,但對刀客一直敬謝不敏。反倒是被認為沒出息的關白繼承者豐臣秀次,對刀術情有獨鍾,經常邀請劍客真刀決鬥,在邀請姬妾在旁觀賞,當姬妾因為流血死傷而嚇得面如土色時,秀次倒是得意洋洋。秀吉對秀次有意見,看不慣這種「殘暴」,應該也是其中原因。

據說,武藏在三十三間堂與吉岡傳七郎的決鬥,其實是吉川英治自編自導自演的故事。坦白講,如果劍客本身在歷史上不是占有太重要的地位,那到底在哪裡發生過決鬥,自無跡可考,也不那麼重要。是以,今日武藏的傳奇之所以仍然被人們所紀念,吉川英治的功勞,可能比歷史學家,或者是武藏自己的影響更大。

從末法之世以來就已屹立,默默看著歷史穿越而去的三十三間堂,說它見證諸行無常,應該不為過。

本文原刊登於「自由評論網─李拓梓專欄:政治的日常
李拓梓

李拓梓

一直想當專欄作家的政治工作者,希望讓大家知道政治的日常和其他事情差不多,也有旺季淡季、也有喜怒哀樂色香味觸法。
李拓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