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納粹,由我們決定」──納粹成員在共產東德的經歷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傑瑟夫.賽尼克(Josef Settnik),納粹親衛隊(Schutzstaffel,SS)成員,自1942年起在奧許維茲集中營工作。

當東德在二次戰後落入蘇維埃的手裡時,賽尼克意識到,他將會被反法西斯主義的模範國家,為他的納粹職涯,送上法庭。他和太太道別時沒有料到,偵詢到最後,他會坐在桌前痛哭──因為他無法拒絕東德祕密警察(Stasi,史達西)的提議:如果他願意和史達西們合作,監視他的教會成員,打小報告,那他的納粹歷史將會被遺忘。

1964年,當西方正在進行第一場奧許維茲審判(Auschwitz-Prozess)時,賽尼克的名字則從審判名單上移除。

賽尼克不是共產東德中的特例。

在羅斯托克,負責東德時期史達西檔案的管理人亨利.萊得(Henry Leide)指出,服膺於共產東德的納粹共犯,可以免於責罰。這些納粹共犯可以隱身於社會之中,許多一直到多年後,共產東德瓦解之時,才被司法部門注意到。

約翰尼斯.A(化名),1942年時是納粹親衛隊中最高階的軍官,負責納粹維茲和莫諾維茲集中營中的事物。在那裡大約有25,000人死亡。戰後,他在共產東德中的大學任教,擁有相當的社會地位。

連同A,共有30位涉及奧許維茲集中營人事運作軍官,在2013年9月以連續協助謀殺之嫌疑,遭到專責處理納粹的司法部門起訴(Ludwigsburger Zentrale Stelle der Landesjustizverwaltungen zur Aufklärung nationalsozialistischer Verbrechen)。最後因A沒有詰問和協商的能力,使得這個案子被中止。

10649630_487019951438394_3944489467136840488_n

不論是賽尼克、或是A的經歷,投射出的,是當時共產東德對於納粹的處理方式:因人設事。至今仍不清楚,共產東德時期所採用的規則、或是例外標準。

萊得說,從奧許維茲的例子,可以看出史達西的操縱,一部份被審判、一部份人成為史達西、另一部份則被掩蓋掉。從1950-1989年共產東德在處理納粹份子的審判案件是739例。

耶拿大學研究兩個德國時期納粹審判學者安聶特.汪肯(Annette Weinke)指出,共產東德司法部門,也希望以審判納粹的方式,為自己得分。包括1964年對曾是納粹親衛隊一員的漢斯.安哈特(Hans Anhalt)判處無期徒刑、以及對霍斯特.費雪(Horst Fischer)處以死刑。──對於後者的審判,是共產東德用來作為「反法西斯模範國家」的勳記。

在共產東德中,會受到判決的納粹份子,多是犯行相當嚴重而證據確鑿者。此外,判決這類人,不會受到內政批判、或是引起國際關係緊張。

共產東德約在1950年左右,結束了納粹份子的相關審判。他們對外宣稱,所有的納粹份子皆審判完畢,或是已逃到國外。因此在60年代對於納粹份子的處理,多以單一案例;而很少數的納粹份子被判刑,因為一但判刑,將會成為公眾焦點──這不符合東德對外宣稱,東德境內沒有納粹份子的說法。

1951年東德最大黨德國社會統一黨的資料中記錄著,174,928名前納粹份子、黨軍成為該黨黨員。一般推估約有150萬納粹黨的黨員在東德境內。而有「納粹前科」的東德人民,很容易受到史達西的注意、和脅迫。

最精闢的註腳,也許是萊得遇過的一段事。在一場討論上,一位男士提到,在共產東德時期,他因公開前納粹黨員名單,而遭到審判。一位史達西告訴他:「誰是納粹,由我們決定」。

http://www.spiegel.de/einestages/ns-taeter-in-der-ddr-wie-die-stasi-ss-leute-aus-auschwitz-erpresste-a-987462.html

觀念座標

觀念座標

觀念不只是認同表態,也是價值的確立,理性分析的抉擇:透過資訊瞭解世界,我們追尋觀念的理路,試圖描繪知性的座標。
觀念座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