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爾賽宮遇到鬼

Print Friendly

鬼故事和靈異事件人人都愛聽,但要是鬼魂是著名的古人,那就更吸引人了,今天就來說一則在上個世紀初很轟動的凡爾賽宮鬼故事好了。先提醒一下,故事還蠻長的!

時間是 1901 年  8月 10 日,地點是凡爾賽宮(Château de Versailles)後花園的大特里安農宮(Le Grand Trianon)到小特里安農宮(Petit Trianon)之間的道路上。前者興建於 1687 年,是路易十四(Louis XIV)送給情婦曼特儂夫人(Françoise d’Aubigné, marquise de Maintenon;1635-1719)的禮物。後者興建於 1762 年至 1768 年之間,是路易十五(Louis XV;1710-1774)送給情婦龐巴度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1721-1764)的禮物,路易十六(Louis XVI;1754-1793)登基後,就把這座位於凡爾賽宮後花園叢林深處的宮殿連同花園送給王后瑪莉.安東尼特(Marie Antoinette;1755-1793)。

1
小特里安農宮與花園旁的小道,宮殿主體由 Ange-Jacques Gabriel(1698-1782)設計,是故事發生的主要場景。

故事主角是兩名英國女教師,她們分別是夏洛特.安妮.莫伯利(Charlotte Anne Moberly;1846–1937)和埃莉諾.喬丹(Eleanor F. Jourdain;1863–1924),以下皆簡稱為莫伯利和喬丹。

先說這兩位女老師的背景,安妮莫伯利是英國聖公宗牧師喬治莫伯利(George Moberly)的女兒,喬治曾擔任溫徹斯特學院(Winchester Training College)的校長以及索爾茲伯里(Salisbury)的主教。而安妮莫伯利日後在教育界貢獻,一路當到牛津大學聖休女學院(St Hugh’s College)的首任院長,另一位主角埃莉諾喬丹當時也是學院教師,日後還在 1915 年至 1924 年間擔任聖休女學院的院長。

按照當時輿論以及調查此事的學者的說法來看,兩人身世清白,社會地位也不低,並沒有詐欺前科,就動機而言,實在沒必要偽造一個假的鬼故事,從而沽名釣譽,獲得媒體的焦點。

喬丹從曼徹斯特(Manchester)求學時期就出版過一系列的教科書,因此被莫伯利邀請來管理聖休女學院,她本人在巴黎擁有一所公寓,於是兩位聖休女學院的主管便一同計劃在 1901 年的夏天至巴黎旅行,而參觀凡爾賽宮自然成為她們的口袋景點。

 

2
故事的主角之一莫伯利校長
3
故事主角之一的喬丹校長

當她們參觀完凡爾賽宮殿內部後,決定用步行的方式走到小特里亞農宮。起初,她們並沒有觀察到偌大的凡爾賽宮後花園有什麼異樣,只是當路經大特里亞農宮時,他們發現此館當日關閉不對外開放,當她們再走一段路後,就覺得手上的貝德克旅遊指南(Baedeker guidebook)似乎失靈,兩人便在大特里亞農宮附近迷路,接著還看到有一條地圖上沒標註的小道,不知通往何處,大膽之下硬是走下去。

可是越走下去,怪事越是不斷發生,而且兩個人各看到完全不一樣的靈異場景。先是莫伯利看到一位女人在窗邊揮動著一條白色小毛巾,同一時間,喬丹則看到一間無人居住的廢棄農舍,舍前還放置一座老犁。

4
大特里安農宮的正面,由 Louis Le Vau(1612-1670)和 Jules Hardouin-Mansart(1646-1708)設計,是故事發生的起點。 1901 年 8 月 10 日當天,大特里安農宮在不對外開放的情況下,開啟莫伯利和喬丹的探險之旅。

 

兩人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場景感到不安,油然升起壓迫感和陰森感,於是加快腳步離去。

她們盲目地走著,突然一位像是宮廷園丁的男人出現在她們眼前,那個男人主動叫她們往前面直走。日後,莫伯利描述這個男人是一名外貌嚴肅凝重,並身著灰綠色長袖大衣以及小頂三角帽(three cornered hat)的官員。

兩人再走下去,喬丹的眼前出現一棟別墅,門口站著一位婦女和小孩,那名婦女正遞水壺給女孩,兩人都穿著十八世紀末的服裝。離奇的是,喬丹形容這兩個人的姿態尤如畫像般靜止不動,活生生的停止在眼前,說是杜莎夫人的蠟像一點也不為過。

莫伯利倒是沒看到這棟別墅,只是覺得週圍的氣氛越形詭譎,事後她提到:「一切事物突然顯得不自然,而且不和諧,甚至樹木看起來顯得扁平且了無生氣,有點像是掛毯畫上的木頭,周遭似乎沒了光影,也沒有風吹搖曳樹木的場景。」

兩人來到接近湖邊愛之殿堂(Temple de l’Amour)時,她們遇見了一個男士走了過來,此人身披斗篷,頭戴黑色大禮帽(原文:shady hat,像拿破崙戴得那種)。

莫伯利和喬丹都有看到他,莫伯利稱此人的外表:「令人厭惡,……其膚色又黑又粗糙。」;喬丹則說:「他慢慢的把臉轉過來,其臉上留著長過天花的疤痕,而膚色還非常的黑。他的臉龐表現的非常邪惡且以奇怪的目光看著我們,使我感到不快,因此倉促離去。」

兩人遇到恐怖的天花臉男人的愛之殿堂涼亭,圖為當代復原的建築。
兩人遇到恐怖的天花臉男人的愛之殿堂涼亭,圖為當代復原的建築。

接下來,又有一位高大、擁有一雙深邃黑色大眼睛以及戴著寬邊帽(sombrero hat),並留有一頭盤曲弄捲黑色長髮的男人靠了過來,並指引她們一條通往小特里安農宮的方向。穿過一條小橋後,她們到達了宮殿前的花園。

這時候,莫伯利看到一位正在草地上畫素描的女士,日後莫伯利詳細地敘述道:「這位女士穿著輕便的夏季洋裝,她的頭上戴著一頂遮陽的白色帽子,留有許多金色的頭髮。」

莫伯利起初以為她只是名遊客,然而再仔細地端詳下去,只見到她的洋裝是十八世紀貴族穿的老式服飾,直到這時候,莫伯利才相信她看到的可能是路易十六的瑪莉.安東尼特王后。然而喬丹事後卻聲稱沒有見到這位女士。

據傳為鬼魂之一的瑪莉王后 Portrait by Louise Élisabeth Vigée Le Brun,繪製於1783年。
據傳為鬼魂之一的瑪莉王后Portrait by Louise Élisabeth Vigée Le Brun,繪製於 1783 年。

莫伯利提到,因為王后一直看著她們,使她必須趕快帶著喬丹離開現場。隨後,當她們進入小特里安農宮時,並混進正在參觀的遊客,一切才恢復正常。離開小特里安農宮後,她們不得不在回到喬丹的公寓前,並於飯店裡喝一杯茶壓壓驚。

離開巴黎後,整整一周,兩人似有默契般,皆不去談論此事。等到彼此心情平靜以後,莫伯利寫了一封信告訴姐姐此事,並詢問喬丹,那天下午在小特里安農宮的遭遇是不是鬧鬼,喬丹也回答有同樣的感覺。

三個月後,她們在牛津比對各自寫下來的筆記,也開始為此事分別寫下當天的見聞,還決定更深入去研究小特里安農宮的歷史。她們發現, 1792 年 8 月 10 日,巴黎的杜樂麗宮(Tuileries)遭到革命人士圍困,國王的瑞士衛隊遭到屠殺,君主制度也在六個星期後遭到廢除。

日後,為了搞清楚真相,兩人又數次探訪凡爾賽宮,卻再也沒有看到當時經過的路徑,連具有標誌性的建築,如涼亭和小橋都不見了,而附近的場地如今充斥著遊客。莫伯利與喬丹試圖為此事找到合理的解釋,以為可能是不小心闖進一個私人派對,而當時剛好有人預訂其場地,但她們也查證,當日下午根本沒人預訂那塊地方。

同時,兩人還在史書上調查到,當天她們在涼亭看到的那名皮膚泛黑的可怕男人,其實是王后的好友:德.沃德勒伊伯爵(Comte de Vaudreuil;1740-1817)。

據傳為鬼魂之一的德.沃德勒伊伯爵 Portrait by Louise Élisabeth Vigée Le Brun(1755-1842),繪製於1784年。
據傳為鬼魂之一的德.沃德勒伊伯爵 Portrait by Louise Élisabeth Vigée Le Brun(1755-1842),繪製於 1784 年。

 

深信「真的遇到鬼」的兩人決定以伊莉莎白(Elizabeth Morison)和法蘭西斯(Frances Lamont)兩個假名,出版一本名為 An Adventure(1911)的回憶錄,來向世人宣告她們的經歷。直到 1931 年,兩人才正式對外公布此書的真實作者。

這本書宣稱在 1901 年遇到「瑪莉.安東尼特王后」,在社會上引起了轟動。然而許多的批評者都不把書中的說辭當作一回事,並表示書中有一堆不可置信和矛盾的說法,一些與社會心理學相關的書評便認為,這兩個女人可能具有「歇斯底里症」(Hysteria),把正常的事情看成不正常,因為迷路造成的害怕,再嚴重化地形成解離症狀 (dissociation),便把周遭的事物都戲劇性地形容成靈異場景。

然而,事實證明並非如此, 1903 年,一份古老的特里安農宮與花園的地圖出土,地圖上明確顯示有座兩人當天走過的橋,而這座橋在其他更晚期的地圖版本中並未出現。

An Adnenture在 1911年出版的第一版。
An Adnenture 在 1911 年出版的第一版。

該怎麼解釋這件靈異的經歷呢?除了說她們遇到鬼或掉入時光隧道外,尚有一個可信以及非超自然事件的推論。

1965年,法國藝術家朱利安尼(Philippe Jullian;1919-1977)在他的傳記中提及,這件靈異事件的肇始者可能是花花公子法國詩人羅伯特.德.孟德斯鳩伯爵(Robert de Montesquiou;1855-1921)。

羅伯特是法國象徵主義文學的代表,他的家族 Montesquiou family 是歐洲最古老的貴族家族之一,他的堂妹葛列芙樂伯爵夫人(Countess Elisabeth Greffuhle)喜愛音樂並時常資助音樂家,還因為開辦沙龍成名,而受到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1871-1922)的青睞,普魯斯特從 1893 年起便和羅伯特有交情。

外貌優越的羅伯特,在生活方面可謂多采多姿,交友廣泛,其詩文與為人風格有些頹廢,再加上他與來自南美洲的英俊青年 Gabriel Yturri(1868-1905)過從甚密,其同性戀的謠言在當時仍有些保守的社會甚囂塵上,他的生活史也被時人視為異類。

據朱利安尼所說, 1901 年,莫伯利和喬丹遊歷凡爾賽時,羅伯特便住在附近,他當時正和朋友舉辦古裝 Cosplay,歷史學家 D. Joan Evans(1893-1977)在 1976 年的 “End to an Adventure: Solving the Mystery of the Trianon” 一文中便說到,莫伯利和喬丹應該是誤闖了羅伯特的同志化妝舞會,當中扮演王后瑪莉.安東尼特的人可能是一名上流社會的貴婦或是服飾女模特兒,而恐怖的天花臉男人應該是羅伯特裝扮的。

如此說來,這種法國前衛的、頹廢的 Cosplay 可能「驚嚇」到兩名英國愛德華七世(Edward VII;1841-1910)時代的拘謹女士。

9
羅伯特‧德‧孟德斯鳩伯爵的畫像插畫, Giovanni Boldini (1842-1931)繪製。這場靈異事件,有可能是他在幕後主導。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不去追究羅伯特在這件事情的角色,單純就 An Adventure 一書的成書和再版的過程與內文,仍有許多耐人尋味的地方。

Michael Coleman 在 1988 年出版的 The Ghosts of the Trianon 一書中曾仔細地去審視這則故事的流傳、出版以及再版的過程,他發現最早編寫的版本是 1901 年 11 月的內容,這些內容被縮成小字放進 1913 年的二版中,第一版則是上述 1911 年的版本。

相較於原始的版本,從 1911 年後的一版後,莫伯利和喬丹對於當時事件經過的敘述越來越具體,而且更側重說明她們事後的調查。然而,最原始的版本可以說很少、甚至是沒有提到超自然的現象。同時,Michael Coleman更是質疑這兩位女士在事後調查的嚴謹性,以及她們使用文學和歷史的資料來驗證看到的「鬼魂」是否可靠。

近年來,這個課題還是有學者陸續追蹤,其中 Brian Dunning 在 ”The Versailles Time Slip”(2012)一文認為,莫伯利和喬丹是一對單純而且錯誤百出的女人,他提出第二版的 An Adventure 中,莫伯利在參觀凡爾賽宮後的三個月內根本沒提到在草地上畫素描的女士,至於喬丹甚至不記得此事,更離奇的是莫伯利私毫不記得喬丹所看到的事物。

直言之,二版是她們兩人經由多次的討論,立基於彼此寫的筆記和歷史研究中,將她們所見到的一切,用史書的文字上關於 1789 年的人事物套上去所製造出的回憶。

10
An Adnenture 在 1913 年出版的第二版。

故事說完了,真假與否,只能說由各位看官們評斷。莫伯利和喬丹的事蹟在臺灣或世界其他地方的靈異節目中時有耳聞,如果說要具體想像她們遇到的「靈異現象」,某種程度和先前很紅的恐怖電影《陰兒房》(Insidious)提到的「陰森處」很類似。雖說「子不語怪力亂神」,但畢竟傳說中的「鬼魂」是十八世紀末最有名且可能有冤屈的皇后,很自然的在歷史上留下一筆,也成為史學家和聽眾茶餘飯後的靈異故事了。

(英國史學家 Dame Joan Evans 擁有 An Adventure 一書的版權,曾拒絕再版。但 1988 年尚有再版,並被改稱為 The Ghosts of Trianon ,此版絕版後, 2008 年仍有 CreateSpace Independent Publishing Platform 進行再版,目前市面仍有流通。)

 

 
 
林優儒

林優儒

雲林人,在中興大學與台師大歷史系共待7年,想要在台中和台北工作,但至今仍是回家鄉的中學服務。原來研究領域主要是晚清的學術與教育史,但真正的興趣是18世紀歐洲的藝術史,尤其是巴洛克音樂與歌劇的發展。平常的興趣是蒐藏玉石,以及看看一些饒富趣味的歷史傳記與奇聞軼事,在臉書上寫寫短文,一旁播著巴洛克時代的古樂伴奏,偶爾會到台中和台北看展並探訪著名餐館。
林優儒

Latest posts by 林優儒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