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祖先不開心──甲骨文與「拜拜」這回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拜過祖先嗎?

奉上鮮果或三牲,跟著家族裡的其它人,一齊對著象徵祖先靈魂存在的神主牌,虔誠的祭拜,或許還夾雜著呼喚某位先人回來用餐的禱告辭。這些事情,都是從久遠的過去流傳而來。當我們在拜拜時,可曾想過歷史上記載最早的拜拜是什麼樣的情況嗎?也和現在一樣,子子孫孫齊聚一堂向先人獻上牲果,虔誠敬拜嗎?除了追思先人外,「拜拜」還能為祭祀者帶來什麼呢?

祖先神靈何處尋?

故事得從神桌上那塊木牌子說起。

距今三千年前,在周武王伐紂時,神主牌便已經出現了。《史記‧周本紀》記載:「為文王木主,載以車」,這個木主就是駕崩沒多久的文王的神位。

對!沒錯!就是神主牌。幸好當時武王只帶父親的神位出征,若要把列祖列宗帶出場,從傳說中的后稷一直到被商王害死的爺爺季歷,要多帶十四個木牌子。(文王表示:好擠。)

但是,神主牌不是擺在那裡好看而已,重要的是有人去祭祀,不然也不過就是長灰塵。讓我們想像一下,從唐山渡海來台,也經過十數代,每代的神位都好好保存起來,數量肯定頗為驚人。假如每年都要從開台祖一路拜到曾祖父、阿公或是爸爸,不僅拜得頭痛,子孫財富恐怕也為之山窮水盡。幸好聰明的周人懂得將較久遠的神位合併,統一祭祀,避免了這個麻煩。然而,更早的商王(武丁以後)與之不同,他們會不嫌麻煩的遍祀先人。

P4103133

保佑子孫大豐收

前陣子臺灣鬧了乾旱,造成了不小的損失。對於以農業為主體的中國上古社會,乾旱當然是更為嚴重,甚至危及穩定政權的大事。但商朝沒有氣象臺、大氣學,也沒有碘化銀跟飛機。因此他們只能拜拜,看看哪路鬼神不爽,獻上一些土產讓他們吐點雨水出來。有一片甲骨文記載:

「己未卜,禱雨自上甲、大乙、大丁、大甲、大庚、大戊、中丁、祖乙、祖辛、祖丁十示(主),率(羊+土)。」

大意是說:商王在己未這天鑽燒了龜殼卜問,到底是。從上甲以降十個祖先神位,都用公羊為祭品來求好不好?

對於農業社會來說,除了風調雨順,也要求五穀豐收。例如:「貞禱年于大甲十牢,祖乙十牢。」是商王卜問求豐年於祖先大甲、阿乙各十套牲品好不好?又如「于高祖亥禱年」,這是向最古老的高祖阿亥祈求豐年。祖先真是不論年代久遠與否,都與商人同在啊!

疑難雜症找祖先

對於商人而言,鬼神並不好惹,降福看心情,降禍是家常。除了上述那些國家大事要拜個祖先之外,也有追求個人的福祉(此處個人指的是商王),如:「王其侑匃于祖丁」,商王詢問是否要向祖父「丁」舉行「侑」祭來祈求某些事物。同樣是求,也有求疾病遠離的,正如同過去臺灣人會在親屬生病時,到廟裡求神拜佛,使疾病消失。以鬼神之力驅病,可說是再常見也不過的事。

三千年前的商代人也會生病,他們的疾病有「疾身」、「疾齒」、「疾趾」、「疾目」等等。

有些關於驅病的有趣記錄,像「貞疾耳,唯有害」,這在卜問商王耳朵不爽快,是不是鬼神在搞怪?有些時候商王已經確定是某位祖先在不開心,因此卜問「己未卜,唯父庚害耳」,這就更直接的點名「父親阿庚」害他耳朵痛。

那麼,該如何讓祖先開心,就是一個重要的問題。甲骨文有「庚戌卜,朕耳鳴,有御于祖庚羊百有用」,這片是條有趣的例子,庚戌這天商王卜問他耳鳴的問題,可能經過與巫師的討論後,詢問為祖先阿庚**舉辦「御祭」(即目的為清除不祥的祭禮),用一百頭羊好不好?在巫醫不分、醫藥水平未發達的上古時代,便已經可以辨別不同的耳朵疾病。然而,當時也只能使用巫術與祭祀來試圖解除身體病痛。

相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如:

貞疾口,御于妣甲。」問口腔有病,該向女性祖先阿甲舉辦御祭嗎?

貞疾舌,求(咎)于妣庚。」問舌頭有病,是女性祖先阿庚不開心嗎?

「貞疾齒,唯父乙害。」問牙齒痛,是因為觸怒了父親阿乙嗎?

「貞毋御齲。」問「不要」為蛀牙舉辦禦祭可以嗎?(不要問我商代有沒有刷牙這事……)

「貞子漁疾目,祼告于父乙。」問貴族阿漁眼睛有毛病,是否該為父親阿乙舉辦祼祭來安撫他呢?(商王的寵愛!)

「丁酉卜賓貞:疾身于南庚御。」問全身不舒服,該為旁系的叔公南庚舉辦御祭嗎?(連已故「旁系」王族都有能力搞東搞西的,祖先果然個個都惹不起!)相關的商代疾病記錄在甲骨文出現頗多,族繁不及備載。

_IGP7457-1

惡夢連連問祖先

除了疾病外,甚至連夢也算得上是困擾人的麻煩。人會作夢,有時還會夢到鬼,從古至今都是如此。在商代,夢到很多鬼,是很可怕的事,要拜拜來處理。

「丙申夕卜,子有鬼夢,祼告于妣庚。」

這是一個商代大貴族「子」的卜問,即使是養尊處優的上層階級,一樣受到夢到鬼的困擾,因此詢問是否要為女性祖先阿庚舉辦祼祭。

此外,對商朝人來說,夢見祖先是一種警告,有時候還是件壞事。商王武丁的王后,亦即大名鼎鼎的「婦好」某天夢見了過世的公公。

「貞:婦好夢,不惟父乙?」

不知是不是武丁的父親「小乙」對她的媳婦感到不滿,出現在婦好夢中,因此商王派巫師占卜,如果確認,就會舉行祭祀平息已故父親的不悅。

夢的問題尚屬小事,嚴重如生育,更是需要商王急切的卜問。以免不知得罪哪路先人或神明,讓宮中嬪妃小產或死亡,那就太冤枉了。因此,許多甲骨有著商王詢問后妃生育是否能平安的記錄。最常見的是商王命巫師卜問某位后妃是否能「娩嘉」?如果不嘉,即生產將會不利,會詢問是哪位先王對媳婦不滿,舉行祭祀以平息之。

時時取悅老祖宗

俗語說:「平日不燒香,臨時抱佛腳。」祖先不開心,如果只是臨時舉行祭祀敷衍一番,似乎不是什麼可靠的方法。為了別讓祖先不開心,商人會定期舉行祭祀,時時取悅他們的先祖。他們創立了規秩浩繁,隆重非常的祭祀制度──「周祭」。

「周祭」其實並非商人的稱呼,若你穿越到商代,逢人便講周祭,恐怕不會有人聽得懂你在說些什麼。過去,甲骨文學者董作賓已發現第五期甲骨文(紂王與他爸爸那一個年代的甲骨文),用五種不同儀式祭祀先王先妣的記錄,並且極有規律,依照世次與日干(甲乙丙丁)排入祀典,一一致祭,其秩序井然,有條不紊。其後學者認為這種「周遍祭祀」先祖的行為,井然有序,故稱之為「周祭」。

除了定期祭祀讓祖先開心之外,也有出於某些目的而辦的祭祀。商王會將祖先分類排好,一次祭祀特定群體的祖先。甲骨文會記錄祭祀「五示」(五個神主)、「六示」、「十示」、「三介父」(介指旁系,即三位叔父)、「七介」、「十介」,最多可達「二十又三示」。因為商朝有妻有妾的婚配制度,也有兄終弟及的繼承方式,因此這種分類方式有些以嫡庶區別,有些以直系旁系區別。在祭祀的順序上也有講究,從離自己時代較近的祖先(如父親與祖父)呢?還是從遠祖開始祭起呢?都需要好好的卜問先祖的心意才能確定。

「乙丑卜,貞王賓武乙歲,延至于上甲,卯,無吝。」

這句甲骨文的記錄,正是當時的商王卜問從武乙(紂王的曾祖)一路向上拜到上甲是否不會出差錯。以上可以看到商王為了趨吉避凶,是如何小心翼翼的祀奉先祖,避免觸怒了他們,造成不好的結果。

Shang Dynasty Ceremonial Turtle Bone!

祖先名號有奧秘

上面說的「武乙」、「上甲」與文章一開始就頻繁出現的商代先王名號,什麼甲、什麼乙的,是否也讓讀者感覺莫名呢?在周人發明什麼文、什麼武的「謚號」之前,商人用「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來代稱先公先王。其涵義為何,仍眾說紛紜,傳統說法是忌日,也有認為是生日,大抵與今日為過世長輩作忌、冥誕等相近。

神主牌位上的稱呼是很重要的,在甲骨文裡有一片記載:

「甲戌翌上甲、乙亥翌報乙、丙子翌報丙、丁丑翌報丁、壬午翌示壬、癸未翌示癸、乙酉翌大乙、丁亥翌大丁、甲午翌大甲、丙申翌外丙、庚子翌大庚……」(合集35406)

想必讀者看到上引這段,應該頭也暈了不少,但這揭示了商人對日干名與祭祀日的嚴格規則與謹慎態度。可以看到商王朝有著繁複嚴密的祭祀制度,周而復始的按照日干名排序祭祀。

各式各樣的祭品

除此之外,還有制度之外,為了消災解厄而特別的臨時祭祀。這些祭祀多半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甚至是恐怖的以俘虜為犧牲。例如:

「甲戌卜,貞:畢獻百牛,皆用自上示?」

這是將貴族「畢」獻上的一百頭牛提供於祭祀中。

「辛亥卜,犬延以羌一用于大甲。」

這裡的「羌」不是什麼山羌,而且商王朝的異族──「羌族」。當時的地方行政官帶來捕獲的羌族人,「用」於大甲的祭祀。至於如何「用」,就請讀者自行想像。

這種以人獻祭的作法,在古書上也有,如《左傳》就記載,邾國把捉到的鄫國國君殺掉來祭祀。由於此事是宋國指使的,因此宋國大臣指責這件殘忍無道之事:「事不用大牲,而況敢用人乎?」經過三百年後,雖然還有殺人為祭品的遺風存在,但已不見容於當時的禮俗了。

祭祀的權力遊戲

商王把自己的行事曆排得這麼滿、這麼累,耗費民脂民膏,屠殺異族俘虜,到底是為了什麼?其實不外乎「權力」二字。

在甲骨文中,可以經常看到商王召喚某位大貴族舉辦祭祀某位先祖的記錄。雖然商王擁有對王室祖先的主祭權,商朝貴族族長也有單獨舉行祭祀的權力。祭祀,終究能使人追思先人。對商王來說,即便是古老的舊臣──伊尹,商王仍然掛念著。下面有片甲骨文揭露了這個訊息。

「貞:呼黃多子出牛侑于黃尹。」

黃尹是伊尹的別稱,黃多子就是伊尹的後代,侑是祭名。

有句俗話這麼說:「一人一家代,公媽隨人拜。」商王怎麼就插手別人家族的祭祀事宜了呢?這正是為了拉攏開國忠臣之後,吸納進商王室共同體當中而作出的政治動作。

主辦祭祀,是權力展現、恩惠施予和表現關懷,也能積極的凝聚祭祀對象後代的向心力。讀者若是身處傳統大家庭之中,或可回想每年節慶,親戚齊聚的場景。許久不見的親戚,不論是長輩的伯伯、叔叔或是平輩的堂兄弟姐妹,不正是透過這樣的場合來凝聚感情嗎?若失去了共奉的祖父母、曾祖父母,恐怕就難以因為節慶拜拜而聚首了吧?

三千年前的商王與我們一般人既相近,又差得很遠。因為商王還具有政治上的面向,他必須依賴血親紐帶施行統治,細膩的控制這個古老的王國。無論是打獵、徵兵、作戰、收取貢賦、后妃生育、求雨、祭祖等等大小雜事,在甲骨文上幾乎都看得到商王卜問的記錄。這些事靠商王一個人是做不來的,因此他必須使喚親密的「王族」、遠房親戚的「多子族」與異姓貴族「多尹」來統治國家。而在布衣卿相年代降臨以前,王權憑著層層拉出的血親、姻親展現權力,也運用祭祀這種手段,確保親族的忠誠。

最後,隨著周朝取代商朝,統治方式也隨之改變,商朝血親式的中央集權便如明日黃花,一去而不返了。惟獨那塊歷代祖先的神主與祭祀祖先的傳統,還留存至今。

Beast-faced Bronze Phosphoriser (Shou Mian Wen Tong Nao)!

*國家大事除了向祖先祭祀外,較常見的是向自然神祈求,如上帝(不是基督教的那位)、山、河、社、稷、河、岳、帝五介臣等等(上帝的五個臣子,可能是風雨雷電雪之類的大氣現象化身)。水旱豐年這方面的權能,自然神也佔較重要的地位,不過礙於篇幅,僅就祭祀祖先處加以說明。

**從甲骨字體來看,這兩條應同為武丁時代的記錄,因此父庚可能是武丁的「叔父」盤庚,祖庚可能是武丁的「叔祖」南庚,但南庚通常逕稱南庚,很少稱祖庚,因此也未可定論其同人與否。

參考資料:

陳夢家:《殷墟卜辭綜述》,北京:中華書局,1998年。
劉源:《商周祭祖禮研究》,北京:商務印書館,2004年。
常玉芝:《周祭卜辭研究》(增訂本),北京:綫裝書局,2009年。
宋鎮豪著:《商代社會生活與禮俗》,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0年。

野蠻小邦周

野蠻小邦周

傳說商周之際,五星會聚,周文王因此受命,推翻殷商。殊不知這五顆倒楣的星星在匯聚的時候居然遇上了蟲洞,先後穿越到臺北盆地,因未受周朝禮樂化成,故稱之為「野蠻小邦周」。因為穿越的力道太強,此五星已經失去大部分記憶,只記得以前最喜歡飲酒漿配烤牛腿,但現在囊中空空,只能喝可樂配炸雞。目前正蹲踞在結界內苦逼地研讀上古史,希望可以找出回到周代的方法。
野蠻小邦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