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種說三國故事的方式—與普通人對談

Print Friendly

從 2015 年四月開始,在故事網站上連載的「三國蜘蛛網」從不同角度切入、探索三國人物身為「人」的那一面,得到諸多讀者的喜愛與追看,在連載一年之後,集結成書《非普通三國:寫給年輕人看的三國史》(台北,方寸文創)。

三國,可能是東亞世界的人們最熟悉的一段中國史。一千八百年前、長達數十年的分裂時代,在三世紀末被陳壽寫成正史《三國志》。到了一千年前的宋代,開始有天橋下的說書人把三國的故事講給大眾聽,而後變成了《三國志平話》。六百年前的明代,羅貫中又把三國的故事寫成《三國演義》,自此,三國演義中的人物形象深入人心,許多人從《三國演義》中學會了人生的各種哲理或者謀略,就連清帝國的老祖宗努爾哈赤都是拿《三國》學著當反抗軍。

即使到現代,在東亞各國的出版品中,以三國為名的書單應該排起來有一匹布那麼長。1996 年時,在中國長沙的走馬樓出土了數以萬計的吳國簡牘,這些材料的出土,也帶出大量的研究成果。在這些基礎上,我們應該可以期待探索更多關於三國時代的故事,而不只是停留在羅貫中帶給我們的「蜀漢正義」視角中。而這本《非普通三國:寫給年輕人看的三國史》,從發想、寫作到成書這一路的過程,由作者普通人親自道來。

非普通三國合成-已修

謝金魚:普通人,恭喜你要出書了,你有什麼話要跟讀者說嗎?

普通人:感謝各位持續地鼓勵與支持,《非普通三國:寫給年輕人看的三國史》才有機會以實體書的形式呈現。

謝金魚:我一直覺得寫書是一場馬拉松(雖然老夫我從來沒跑過),這一路的辛苦,等等我們留時間給你慢慢說。但最重要的還是起心動念,所以,你如何認識三國的?

普通人:說到我和三國第一次的邂逅,應該與其他相同世代的朋友一樣,並不是從小說《三國演義》入門,而是從日本光榮公司的《三國志》系列電玩開始。對於一個小孩子而言,能夠實際操控威風凜凜的三國英雄們,享受在中華大陸上攻城掠地,最終一統天下的快感,比起面對厚厚一本用詞咬文嚼字的小說,來得有吸引力多了。

這樣膚淺的想法很快地就遇到瓶頸了。 

《三國志》中武將是誰、城池在哪、官職啥意思,有看沒有懂,當然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情繼續玩下去也不是不行,但我那幼小的心靈就是過不了那個檻兒啊!

讀書考試不認真沒關係,玩遊戲也不認真,那還是人嗎?於是我滿腔熱血地走進了書店,買了一本《三國演義》準備要好好研究。果然成功沒有捷徑,做人還是要腳踏實地。

由於當時年少無知,買下的那本還不是一百二十回的《三國演義》,而是僅四十三回、而且還有不少錯漏字的閹割版本,不過這並未影響我從此一頭栽入三國世界的興奮心情。後來又開始閱讀吉川英治的《三國英雄傳》,對於三國的輪廓又更加地清晰。

高中時期,網路開始普及,羅吉甫老師在遠流出版社網站所架設的《三國大本營》討論區,是當時很難得的三國知識寶庫。我在那裡認識到原來《三國演義》並不是真正的歷史,想了解真相必須從正史《三國志》發掘。這對當時已經滿腦子都是《三國演義》情節的我,又是一次震撼教育。

多虧《三國大本營》的羅吉甫老師以及眾多熱心解惑的高手先進們,我才得以避開當時讀來艱澀的《三國志》原文,而能毫無壓力地吸收正史的內容。怎麼樣也想不到時至今日,拙作竟能獲得羅吉甫老師的推薦序加持,除了萬分感謝外,也深感人生變幻之奧妙。 

PDFsam_非普通三國(已拖移)

謝金魚:我相信很快也會有人寫信跟你說,他是看了你的書,所以喜歡三國的。我常常覺得知識的傳播真的很像蒲公英,你吹出一口氣,永遠不知道會在哪裡開出一朵花甚至一片花海。不過,你剛剛說的還是停留在喜歡跟閱讀的階段,你也不是相關科系,單純因為熱愛三國,所以走到現在真的很不容易。可以跟我們說說,你是怎麼開始寫作的嗎?我相信有很多讀者也會想知道。

普通人:雖然我非常喜歡三國歷史,但終究只是興趣嗜好的程度,從來沒想過會對自己的人生帶來什麼影響。大學唸的科系與出社會後的工作也與三國八竿子打不著關係。 

直到這幾年社群網路興起,在工作之餘我持著自娛娛人的心情,在私人臉書裡發表一些對於研讀三國歷史的一些見解與心得,又在一連串的陰差陽錯下,受到涂豐恩主編的邀請,將文章轉載到《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當中發表。 

然後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世事難預料───

謝金魚:喂喂~說得我們好像人蛇集團呀!不過我們當初看到你的文章時,確實覺得很驚艷。我自己的感覺是,你用了很多現代的比喻來讓讀者親近三國時代,比如小虎隊(好吧,這個可能對 90 年代以後出生的讀者來說會有點陌生),這部份在學院出身的作者會比較有顧忌,這些現代與過去的連結點,你是怎麼找到的?

普通人:這可能跟當初寫作的初衷有些關係。一開始的讀者都是身邊熟悉的親朋好友,所以用了平常與他們交流的方式來分享三國故事。沒想到這樣的寫作風格,似乎也滿多人能接受的。與其說是找到什麼方法,倒不如說只是憑著感覺來寫吧!

在尚未有《三國蜘蛛網》專欄出現前,我就很喜歡《故事》的文章,也耳聞另外一位主編謝金魚-也就是閣下的大名已久,很清楚《故事》的文章雖然力求通俗,但裏頭可是臥虎藏龍,作者群都是內力深厚的歷史武林高手,像我這種沒有受過史學方法訓練、用字遣詞又白目的傻小子,根本就是來砸人家招牌的嘛!

要把自己的淺薄心得放上網路供各路英雄檢驗,現在想來真是不知死活。承蒙各位不嫌棄,得到了不少正面的迴響,增添了我不少信心,我也在這段持續寫作的過程中,對於三國又有了全新的認識。

我也深知就憑自己那點半桶水功夫,要能寫出與《故事》其他作者們相同水準的文章,還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我目前所能做的就是將三國歷史中的有趣故事,用自己的方式分享給大家,成為《故事》裡眾多豪華大餐之餘的小小甜品。 

謝金魚:你真的很客氣…….我自己比較感興趣的,是你的寫作角度有點像切片,比如曹操,你切出他愛人妻的部份,孔融切出他很難搞的部份,讓讀者可以認識不一樣的他們。當然,也有一些是不太常見的人物,你可以跟我們說說,你怎麼選材的嗎?

普通人:我在選材上比較在意的是,這個題目是不是跟我們的生活有所聯繫。比如說曹操有喜好人妻的特質,但文中裡牽涉到的女性地位、婚姻、守貞等議題,都是大家現在很關心的,當時在網路上連載時,也引發了一些討論。

PDFsam_非普通三國(已拖移) 1

孔融個性很難搞,從他身上也讓我們反思,我們對於下一代應該要有什麼樣的教育。如果光只是追求學業上的分數,而忽略了同理心的培養,是不是又會造就了像孔融那樣的悲劇呢?

還有像是我也嘗試介紹諸葛亮的法治理念,來反映台灣最近吵得很兇的死刑存廢;賀齊攻伐山越,也如同當今世界的原住民與移民之間的衝突。其實某個程度來說,我是藉由三國群雄的事蹟,然後用我個人的方式來詮釋,拋出一些與現代人息息相關的問題,在達到「以史為鏡」的效果之餘,大家還可以看得很開心。 

PDFsam_非普通三國(已拖移)

謝金魚:我知道你最近去了一趟日本,好像去了滿多戰國時代的名城,你考慮未來寫關於日本戰國的故事嗎?另外,你投入三國的寫作也受了日本的影響,就你觀察,日本看見的三國跟華文世界的三國有何不同?

普通人:關於日本戰國真的是純屬好玩,寫作想都不敢想。當然不只是三國,我其實對整個東亞的歷史都很有興趣,現在也努力地提升相關的知識。如果將來達到了自己認為可以的程度,也很想挑戰不一樣的題材,目前還是希望專心分享更多有意思的三國故事。 

我認為日本是一個非常珍視自己歷史的國家,他們對於歷史的相關創作也發揮得淋漓盡致。尤其是日本戰國,這段歷史的知名度就如同華人世界的三國那樣地家喻戶曉。日本 NHK 電視台的招牌節目「大河劇」系列,幾乎是每兩年就有一部是戰國歷史相關題材。 

為什麼戰國題材可以在日本長做長有、歷久不衰呢?我自己得出的結論是,日本人並不以成敗論英雄,不管是誰都可以是那個時代的主角,每一個人都代表一個戰國,因此千變萬化、無窮無盡。相較之下華人對於三國時代的認知,似乎仍在《三國演義》的框架內,不脫曹劉孫三家。

我希望自己也能效法大河劇的精神,帶給大家從更多不同人物角度出發的三國歷史,而不是老在那幾個看到厭煩的橋段兜兜轉轉,這是個人有點狂妄的小小野心。 

謝金魚:我覺得這不是野心,已經是事實了好嗎~~~最後,我們要留一些時間給你打廣告。不過,在打廣告之前,我想知道你從網路連載到成書的過程中,有沒有什麼甘苦談?

普通人:開始公開在網路上連載時,收到很多正面的回應固然很開心,但是也越來越有壓力。一方面是擔心自己引用史料不夠嚴謹,另一方面也害怕自己不能滿足大家的期待,所以越寫到後面步調也開始放慢,要翻閱相關的論文著作來補強知識,以確保提供給大家的內容是正確的。 

然後最痛苦的事情是想好笑的哏,娛樂大家也是不容易的,說出來都是淚啊! 

PDFsam_非普通三國(已拖移) 2

有賴《故事》的威名遠播,很快地我就受到邀請,有了出版實體書的機會。非常感謝方寸文創顏少鵬主編的協助,讓毫無經驗的我得以順利完成出版初體驗。另外也很榮幸能和超人氣網路插畫家山本恩合作,他的幽默感有種難以言喻的獨特,讓每一篇文章的形象都更加鮮明,補強了我所沒有注意到的細節。

最後也不免要為拙作《非普通三國:寫給年輕人看的三國史》打個廣告。本書雖然不是正經八百的歷史著作,也沒有什麼石破天驚的翻案言論,但我相信這本書絕對會帶給大家一個饒富趣味的閱讀體驗。

非普通三國合成-已修

六月二十一日,歡迎大家穿越時空,來到「非普通」的三國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