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鐵道工廠與日治臺灣的學生生活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鄭麗玲(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台北科技大學文化事業發展系教授)

歷史背景

一九二○年代,中等以上學校大量興設,到一九三○年代後期,已有相當數量的中學生族群。當時的行政規畫,總督府之下的五州三廳——即台北州、新竹州、台中州、台南州、高雄州與花蓮港廳、台東廳與澎湖廳。大約每一州都至少有一所以上中等普通學校與中等實業學校。據一九三四年前後的統計,中等學校程度的高等女學校,除了澎湖與台東兩廳沒有設立之外,各州廳都有一所以上的高等女學校,中等學校女學生數已達五千四百多名。

男子所就讀的普通中學,學生數也有五千兩百餘名。比較大的州如台北州包含基隆在內,男子普通中學有六所,高等女學校也有六所。台南州包含嘉義在內,男校有三所,女校有三所。此外還有以州為單位所設立的中等實業學校,在一九三○年代,也已達十二所之多,其中就包含以打入甲子園棒球廣為台人所稱道的「台南州立嘉義農林學校」。工業、農林、商業等實業學校的學生數,同樣在一九三四年的統計也有三千一百多名。師範學校在一九三○年代已有台北第一師範學校、台北第二師範學校、台中師範學校與台南師範學校,人數大約千人左右。

總之,從數量上,在一九三○年代的台灣,至少有一萬五千名中等學校以上的學生,因為讀書之故,居住在台灣幾個大城。他們有共同的學校例常行事、共通的學習語言,相近的生活習慣,構築一個跨越族群與地域的同儕意識。這樣的學生族群,是過去台灣歷史上不曾出現過的情況。[……]

實業教育大不同

日本統治之初,確實很盡力地推動近代教育,不過,更仔細看的話,當時日本政府的重點放在小學教育與實業教育。實業教育部有為培養本地近代醫療專業而設的醫學校,為培養小學師資而設的國語學校,其後發展成師範學校。另外在農業部門,成立農業講習所、糖業講習所,最初這些以農業為主的講習所,不是由學務部(大約像現在教育部或教育局)管理,而是隸屬在產業部門。可以看出日治前期的實業教育,多半還是重視與產業開發政策的配合,比較偏重在農業。

一九○○年,總督府在國語學校增設工業部,以特別科設置「電信」、「鐵道」二科,讓國語學校的學生,以半年的時間去學習這部分的專業。有意修習「鐵道運輸」的學生,要再多學英語、駕駛、信號、電氣通信、調查、譯務等六個學科目。有意修習「電力通信」的學生,則是要修英語、電報通信、電話通信、電力法規、電信電話大意等五科目。這時國語學校的這兩種特別科,應該是已經考量到未來將要南北貫通的鐵道與後續經營所需之人才。

台灣西部縱貫鐵路在這個時期,從台北到高雄,已經緊鑼密鼓地鋪設中。一九○八年,最艱難的三義段完工,南北縱貫鐵路貫通。「電信」、「鐵道」正是鐵路系統運轉所需的重要技術。日治時期實業教育規畫與整體社會發展的需求密切配合,從國語學校特別科設置到一九一二年工業學校成立,都可以看到當時教育構想與社會之互動。

高等教育的反思

大約是在一九一○年代到一次大戰結束前後,日本國內社會開始對過於熱衷高等教育的現象,興起一股反思,認為高等教育專注於窄小問題,甚至認為這只是生產「高級遊民」。為避免因教育制度設計,製造「高級遊民」,一直是台灣總督府十分在意的事。因此當時輿論對台灣適時設立工業實業教育,將傳統技藝訓練的模式納入教育規程,頗感認同。一九一二年,在台北大安庄(約今大安區)成立工業講習所,納入當時學務部管轄,也就是後來的台北工業學校。

日治台灣的中等教育,各校各別招生,普通中學與實業學校都同等受重視。實業學校中的工業學校,仿效先前國語學校「電信」、「鐵道」特別科,相當重視和當時台灣社會發展互動,強調工場現地的見習。蒸汽火車的動力屬外燃機系統,是機械科重要的學習項目。該科通常會安排校外參觀活動,前往火車機關車(即一般俗稱的火車頭)、車廂最重要的整備場——鐵道部台北鐵道工場,進行其校外實習。

89.鐵道工場(1932)
台北工業學校機械科學生與蒸汽火車機車頭,今台鐵台北鐵道工場(1932)(台北工業學校畢業紀念冊)
91.鐵道部見學1934
工業學校學生參觀鐵道部的台北鐵道工場。(台北工業學校畢業紀念冊)

鐵道工場的設立

一九○八年,縱貫鐵路貫通前,台灣已經在台北、高雄設立鐵道工場。台北的鐵道工場設在北門,鐵道工場歷史可上推到一八八五年(光緒十年)劉銘傳成立的機器局。機器局負責建造各官衙機關所需的船舶砲彈與當時台灣島內流通的貨幣,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鐵道相關機械。日本統治後,將機器局改為兵器修理所,在北門設立鐵道部與台北鐵道工場。此後,逐步改良設備,到一九○八年,已經成為相當完善的鐵道工場,不僅可以修繕車廂,也新製四百輛以上的客用及貨用車廂。高雄的鐵道工場先設在鹽埕町,修理貨車,一九四一年移轉到臨港站。

一直到一九三○年代之前,台北鐵道工場都在北門附近。一九三○年到一九三三之間,開始覓地移轉。一九三五年十月二十四日,松山鐵道工場正式落成啟用,就是現在通稱的「台北機廠」也被暱稱為「北機」或以「鐵道醫院」視之。除了修理火車的貨車、客車、機關車(及火車頭)、柴油機動車之外,也修理公車。同時在日治時期,更負責製造貨車、客車。一九三五年,新台北鐵道工場完工啟用後,高雄鐵道工場只負擔半數的貨車,其餘都在台北新工場修理。

1934年,台北工業學校畢業紀念冊中工業學校學生前往鐵道部參觀相關設施。這應該是位在北門的舊鐵道工場的最後一年的情況,次年台北鐵道工場轉移到松山,即今松山台北鐵道工場。(台北工業學校畢業紀念冊)
1934年,台北工業學校畢業紀念冊中工業學校學生前往鐵道部參觀相關設施。這應該是位在北門的舊鐵道工場的最後一年的情況,次年台北鐵道工場轉移到松山,即今松山台北鐵道工場。(台北工業學校畢業紀念冊)

鐵道工場的內部規劃

松山的新工場內部和北門原本的鐵道工場類似,都有挑高一、二層樓以供吊掛組裝空間,下方鋪設軌道方便機關車、車廂出入。松山的新工場規模更大現存的台北機廠有電機工場、柴電工場、組立工場、機器工場、鍛冶工場等,部分為美援時期新增設備。在一九三○年代成立當時,各種車輛製造、維修、吊掛等動力大都來自蒸汽動力來推動,也因此能將多餘熱能轉為工場內提供員工使用的大浴場。

當時的報紙也報導,新工場有充電室、更衣室。組立工場以鉚釘工法、大跨距的鋼骨鋼筋桁架,挑高四五層,和先前鐵道部工場一樣,在上方開採光窗戶。以前是設在屋頂前後,新工場因為屋宇廣大,開在屋頂兩側的窗戶,白天有自然光源不需開燈,空氣流通,是當時先進的現代化工廠,以現在眼光來看也是相當具環保概念的建築規畫。

台北鐵道工場內工作人員盥洗的澡堂。(2012年9月林靖哲攝)
台北鐵道工場內工作人員盥洗的澡堂。(2012年9月林靖哲攝)
台北機廠的組立工場以鉚釘工法、大跨距的鋼骨鋼筋桁架,挑高四五層,和先前鐵道部工場一樣,在上方開採光窗戶,以前是在屋頂前後,新工場因為屋宇廣大,開在屋頂兩側的窗戶,白天有自然光源不需開燈,空氣流通,是當時先進的現代化工廠。(2012年9月林靖哲攝)
台北機廠的組立工場以鉚釘工法、大跨距的鋼骨鋼筋桁架,挑高四五層,和先前鐵道部工場一樣,在上方開採光窗戶,以前是在屋頂前後,新工場因為屋宇廣大,開在屋頂兩側的窗戶,白天有自然光源不需開燈,空氣流通,是當時先進的現代化工廠。(2012年9月林靖哲攝)

鐵道工場的未來?

但是這樣一處珍貴的工業文化遺產,其近況卻很令人憂心。台北鐵道工場後來稱為台北機廠,位在今台北信義區與松山區交界,佔地約十七公頃,對面為百貨商城。一直到二○一四年七月,台北市政府仍規劃園區內60%用地由台鐵改做為商辦及豪宅,40%要朝羅浮宮等大型博物館方向規劃。但台灣一來無這樣大型博物館的實際需求,因此各方憂心無法全區規劃下,土地名目「文創用地」,恐成為另一座以文創為名,扼殺古蹟的歷史文化脈絡,充滿商業味的松山文創園區翻版。

但像這樣深具交通、近代工業古蹟價值,台灣僅此一處,十分珍貴。鐵道文化協會監事洪致文就指出,鐵道工業遺產要與整體工業遺址一同保存,才能讓民眾理解其價值與歷史脈絡。唯有設法全區保留原址及設施,規畫為相關工業科技類博物館,才是可行之道。

94. IMGP3946

2012年台北鐵道工場遷址楊梅富岡,日治時期在台北松山的鐵道工場存廢頓時引起注目,該年9月最後一次開放參觀時,場內仍停放一些仍在運駛的車廂,如太魯閣號,是遷移到陽梅前台北鐵道工場最後一次的維修車輛,右側帆布覆蓋的車頭因毀損嚴重已無法維修。(2012年9月林靖哲攝)
2012年台北鐵道工場遷址楊梅富岡,日治時期在台北松山的鐵道工場存廢頓時引起注目,該年9月最後一次開放參觀時,場內仍停放一些仍在運駛的車廂,如太魯閣號,是遷移到陽梅前台北鐵道工場最後一次的維修車輛,右側帆布覆蓋的車頭因毀損嚴重已無法維修。(2012年9月林靖哲攝)

編按:
文化部「古蹟歷史建築審議委員會」已於3月15日下午審議通過,指定「臺北機廠」為國定古蹟。據了解,日前北市府、台鐵和立委辦公室已取得共識,切割部分外圍區域由台鐵開發,其餘部分將保留過去火車醫院的完整樣貌。

(本文摘自蔚藍出版之《躍動的青春—日治台灣的學生生活》一書。)


【躍動的青春—日治台灣的學生生活】系列講座

對於阿公阿媽的青春時代,你了解多少?
他們也經歷過屬於他們的太陽花學運;而高校生休息放鬆方式聽說是到西餐廳、喫茶店喝咖啡,聽古典音樂呢。
讓我們話說從頭,看看日治時期,台灣那些青春正盛的學生,他們日常生活的浮光片影。
也許我們可以看到一個迥異於傑出人物的生平,平實卻生動的歷史。

講者:鄭麗玲/《躍動的青春:日治臺灣的學生生活》作者、台北科技大學文化事業發展系教授,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

【大安社大場】
活動時間:5月4日(一)19:00-21:00
活動地點:臺北市杭州南路2段1號(金甌總校區)
課程編號:G3
報名網址:http://www.beclass.com/rid=183788955266d0cce5f4

【中山社大場】
活動時間:5月7日(四)19:00-21:00
活動地點:臺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三段五十五號
課程編號:D08
報名網址:http://www.beclass.com/rid=183788f552e0f7aec7de

【信義社大場】
活動時間:5月8日(五)19:00-21:30
活動地點:臺北市信義區松仁路158巷1號3樓
課程編號:W31
報名網址:http://www.xycc.org.tw/?p=5571
課程介紹:http://www.xycc.org.tw/class/104-1-P/W31.htm

鄭麗玲老師okapi專訪
http://okapi.books.com.tw/article/3554


躍動的青春立體書封

1897年,小學運動會在圓山公園舉行,簡大獅在士林抗日。

1890年代寬袖長裙大襟衫的女學童,1920年代換上泳衣去海水浴場。同一時期中等學校的武道館,傳來的是日語呼喝的劍道、柔道練習聲音。一旁戶外泳池,亮燦燦的陽光下,滿溢著水聲與池畔加油嬉笑喧嘩聲。操場上,一邊是揮汗練習準備進軍甲子園橄欖球社團練習,野球場邊有呼喊要超越嘉農的奧援團。

即將畢業的師範生,包圍警察署抗議,學生拿起書包內的英文書對警察說:你看得懂嗎?生猛有力的展開屬於他們的太陽花學運—大正民主期學生運動。身經百戰進入台北高校的學生,一大群勾肩搭臂,弊衣破帽、腰掛長巾,腳下的木屐清脆的敲響西門町電影街。路人側目的眼光,是鼓動他們更張揚狂放的催化劑。

流洩著波麗路樂音的喫茶店裡,女給巧笑倩兮的與台北帝大生討論最新進口的西洋樂曲大碟。榮町三丁目上,穿著海軍領水手服的高女學生們路過掛著年終大特價招牌的菊元百貨,討論著兒玉町野田書店的二手書交換會。

工業學校機械科的學生,正在老師帶領下,在松山鐵道工場進行他們的校外參觀,組立工場的大型天車,忙碌的吊掛待整備的車廂。已經在日本展開為期三週多的畢業旅行學長們近日將要回台,參觀工場的學弟們偷偷討論可能收到哪些歐咪壓給。

這是日治台灣,學生生活的浮光掠影。

或許有一天,門前曬太陽、嚼土豆的阿公阿媽,忽然說要去日本參加他(她)的中學同窗會,也不用太驚慌。他們和我們一樣,也曾經歷過酸甜苦辣,多采多姿的學生生活。

想像近百年前的台灣學生們走出黑白相紙與研究論文,重新發現歷史裡年輕光彩的痕跡。回到八十年前十五至二十歲學生的生活時空,也許會不經意也看到我們自己過去曾經類似的生活與煩惱。二十一世紀,正是少年十五二十時的讀者們,也許也可從中看自己的迷惘,或者共同的熱血。

此外我們可能會發現,透過這片共同的土地,情感會跨越時空,我們和下一代,我們和上一代、上上一代,會有相同的共鳴。日治台灣那個時代、那些人,他們的所思所想,他們的喜怒哀樂,台灣社會的多元與活潑,高校生如夢一般的青春。

作者簡介

鄭麗玲 高雄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現為台北科技大學文化事業發展系教授。 專攻台灣史,以日治時期社會、教育為研究主軸。近年來開始發展歷史文化的創意開發與應用,與文化事業發展系學生共同進行立基於土地,結合歷史與文化的創意發想,開發文創產品。著有《台灣人日本兵的戰爭經驗》(台北縣文化中心,1995年8月);《國共戰爭下的悲劇—台灣軍人回憶錄》(台北縣文化中心,1996年8月)、《百年風華 北科校史》(共著 台北科技大學,2008年)、《台北工業生的回憶》(1-3輯) (台北科技大學,2011年)、《百年風華 台北科大學校史》(共著 台北科技大學,2011年)、《台灣第一所工業學校》(稻鄉,2012年,3月)

讀冊頁面: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735101

*繼續閱讀:
我要在天空翱翔──日治臺灣校園的飛行熱
我為什麼寫《躍動的青春:日治臺灣的學生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