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島神社:人神共生的世界文化遺產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有去過日本的人應該都會注意到神社前的「鳥居」(とりい),光看漢字不知所以然,翻譯成中文時有人將它視為類似中國的牌坊,或是牌樓,但並不符合日文的原意。「鳥居」的實際形狀像漢字的「門」,譯作牌樓並非很恰當,不如就以「鳥居」稱呼較為適切。

「鳥居」具有一定的形制,在兩根柱子之上的橫木為「笠木」,下方的橫木稱為「貫」,貫穿兩根柱子,上方的笠木與貫平行者稱之為「神明鳥居」,而兩端往上翹,有如飛簷一般的則是「明神鳥居」。

鳥居(Source: Torneco at Japanese Wikipedia)
鳥居(Source: Torneco at Japanese Wikipedia)

在神社的入口,或是山、河、樹、海都有「鳥居」,日本人相信萬事萬物都有靈,崇拜各式各樣的神祇,進入鳥居之後就是神的場域「神域」,鳥居正是神聖與世俗的分界線

一般而言,鳥居大多為朱紅色,也有少數的鳥居漆上白色,最為知名的鳥居應該就是位於瀨戶內海之上嚴島神社的鳥居,從廣島的宮島口搭乘渡輪前往嚴島神社,從海上接近宮島的時候,朱紅色的大鳥居矗立於海面之上,恢弘的氣勢,高達 16 公尺,其上的笠木則 24 公尺,由於使用天然的楠木,重量達到 60 公噸。

嚴島神社現有的大鳥居建造於 1875 年,使用樹木的樹齡在五、六百年之間,數十年到百年就會更換一次。「鳥居」的構築方式沒有使用混擬土,底部也沒有固定在海底,鳥居平時雖然立於海面,但是退潮時,鳥居仍與陸地相連。

建築的方式是先在鳥居的周圍打入木樁,增加受力的面積,接著將大鳥居直接置於其上,不管是楠木的重量或是鳥居底部的受力面積,都是智慧的累積,鳥居必須抵擋潮汐與風浪的力量,數百年來,這樣的方式讓嚴島神社大鳥居立於瀨戶內海的千頃波滔之中。

DSC06698

平清盛的海上霸權

面對著海洋的鳥居,並不是給一般人走進去的,嚴島神社祭拜的是海洋之神,奉仕古老傳說中的三位海洋女神「宗像三女神」(市杵島命姬、田心姬命、湍津姬命)。

嚴島神社所在的宮島被認為是神明所棲息的島嶼,在六世紀晚期就已經建立神社,當時由安藝國豪族佐伯鞍職所建造。嚴島神社的祭祀大為興盛是在平安時代末期,由平家一族所修復興建。

2012 年 NHK 的大河劇《平清盛》即以平家一族的興衰為主題,第一集即出現嚴島神社,嚴島神社之所以會被平家一族所重視就在於嚴島神社祭祀的為海洋之神,而平家一族所發跡的利基就是「海洋」

平清盛出生於伊勢平氏一族,為領袖平忠盛的嫡子,父親因為掃蕩瀨戶內海的海盜有功而崛起,其後平清盛與父親一起控制了西日本的海上力量,掌握了從九州、四國到大阪的海域,也是日本物產運輸的大動脈。

平清盛站上全國的舞台,掌握朝政,是在「保元之亂」(1156)之後,與源義朝的勢力結合,共推後白河天皇即位。已經走上高位的平清盛仍不滿足,透過與源義朝敵手的結盟,於平治之亂誅殺了源義朝,總攬朝政,走上政治的巔峰。

被任命為大宰大貳之後,平清盛除了主管政事,還負責鎮西機構的事務,積極的推動宋日之間的貿易。中國與日本之間的交流,在公元九世紀後期遣唐使廢除之後逐漸減少,其後日本方面還發布海禁,禁止日本商船出海。

平清盛解除了海禁,並且廓清沿岸的海盜,使經商的人有所保障,而且大規模的整修商港,使得大商船得以進出兵庫島和博多港。

平清盛為什麼如此注重海上的貿易呢?

從父祖輩掃蕩海盜的經驗之中,他知道海上的貿易所獲得的財富有多少,賠錢的生意沒人做,殺頭的生意卻趨之若鶩,海盜們鋌而走險違反海禁必然是其中蘊藏著無限的商機,如果將之正規化,作為管理者的平氏一族,自然也是利益無窮。

行船走馬三分險,在海上除了海盜以外,風浪、自然災害等問題也是商船們所擔心的,心靈的慰藉就只能透過祭祀海神來得到撫慰,嚴島神社就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誕生。

從嚴島神社的建築來看,海洋就是其神域的所在,而整個宮島則是神所棲息的場所。樣式以寢殿式樣結合寺廟風格,利用潮汐的變化,漲潮時正殿和迴廊有如浮在海上的龍宮、退潮時則可以步行至其前方的大鳥居。借用自然與海景的風光,融入景觀之中,不僅是日本神道的信仰體現,更是建築藝術的傑作。

透過 275 公尺長的迴廊連接著正殿、「平舞台」、「高舞台」、「能舞台」和「客人神社」等 21 棟建築。將近千年的木造建築,維修與保存並不容易,木造建築害怕火事,也怕海水的侵蝕,每年偶有的颱風更是重大的考驗。

正殿的主體建築之外為「平舞台」,舞台並非釘死或是嵌進下方的木頭支柱,而是單純的置放於其上,當波浪的力量過大時,平舞台也會隨著海浪起伏,減少波浪的力道。舞台上的木板充滿著間隙,較大的波浪也會從隙縫之間流洩而出以減少衝擊的力量。當大浪透過平舞台的設計縮減至較小的浪花,正殿所受的衝力就減少很多。

嚴島神社因為平家一族而興盛,全盛時期除了正殿以外,內宮有 37 棟,對岸的外宮 19 棟。當平氏一家在政壇上的影響力衰微之後,取而代之的源氏一族仍然持續的祭祀嚴島神社,使得神社仍然興盛。

幾乎浮在海面上的嚴神社能舞台 (Source: visit-miyajima-japan.com)
幾乎浮在海面上的嚴神社能舞台
(Source: visit-miyajima-japan.com)

本來神社只允許上層的階級和皇室前來參拜,將京都風雅的平安文化帶進此地,在海上的神社舉辦能樂,附庸風雅,也用來酬神。現存的建築群中也包含海面上的能舞台,本來只是臨時的搭建,在 1605 年成為常設,舞台上除了每年春天上演「桃花祭御神能」,茶道的宗師每隔一年也會在此酬神,向神明展演茶道。

嚴島神社於 1996 年列為聯合國的世界文化遺產,範圍除了海上的大鳥居、嚴島神社以外,尚包括宮島 14% 的大範圍面積。我們在春櫻滿開的季節,從對岸搭乘渡輪而來,山上的櫻花為鳥居增加一點緋紅。

渡輪上岸後,微涼的春天海風,在草坪上、行走的道路上,鹿群自在的於人群之中遊走。鹿被日本人視為是神的使者,所以祂們也大搖大擺,怡然自得,彷彿告訴我們祂們才是這裡的主人,我們不過是短暫造訪此地的遊人。

DSC06756

這裡的神祇、海洋、樹林、鳥居、鹿群的確是「人與神共生的島嶼」(人と神々が共に生きる島)的最好註解。

本文原刊載於旅飯Pantravel:人與神共生的島嶼:世界文化遺產 嚴島神社
胡 川安
Follow me

胡 川安

生於台灣,成長之後在巴黎、加拿大、美國居住過,也經常來往中國與日本之間,喜歡旅遊,也是個無可救藥的美食主義者。

大學雙修歷史與哲學、研究所於台灣大學雙修歷史與考古學,目前於加拿大麥基爾大學東亞系撰寫博士論文,嘗試以殖民主義的理論、結合考古學與歷史學,解構中國古代帝國。
胡 川安
Follo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