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豢養一隻奴隸,並使他們為你鞠躬盡瘁?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馬庫斯.希多尼斯.傅可斯(Marcus Sidonius Falx)

白天,奴隸吃午飯時應該分開坐,以避免他們浪費時間聊天。但在晚上,則應該允許奴隸坐在一起吃,因為如果我們不允許他們進行少許社交活動,表示管理太嚴苛。

衣服也應根據奴隸的表現而給予。工作辛勞的奴隸,應該得到更優質的鞋子和袍子作為回報,而那些推卸責任的奴隸,則必須在生活的各個方面承擔自己好吃懶做的後果。

我的標準規則是,每個農場的奴隸,每隔一年都配給一公尺長的外衣和粗毯。在發放新外衣或毯子的時候,確保每個奴隸都把舊的衣服毯子交出來,使女奴可以用這些舊衣物來補釘。每隔一年配給一雙厚底木鞋。

關於奴隸的服裝,你應該考慮實用性而不是外觀。為了避免奴隸吹風、受寒、淋雨,給他們長袖皮革外衣,額外給予有補釘的衣服,或連帽大衣。有了這些衣服,不怕天氣變化,再糟糕的天氣都能完成戶外工作。

(Source:wikipedia)
關於奴隸的服裝,你應該考慮實用性而不是外觀。(Source:wikipedia)

你的奴隸需要適當的住房。家僕可以睡在你家的小房間或儲藏室,給他們舊床墊躺著,舊大衣蓋著。在鄉下,房子的屋頂下面一定可以找到一些空間給奴隸當作睡房。

以廚房的屋頂為例,如果下方與屋梁之間的空間夠大,又沒有著火的危險,那麼此處可以提供一個整年溫暖舒適的區域。在農場,最糟糕的,是讓奴隸住在地下監獄牢房裡,這樣的奴隸會覺得自己沒有希望,工作會做得特別糟糕。

今日有一個令人悲哀的事實,無論你在帝國境內何處旅行,你看到的土地都是由奴隸耕耘,而不是昔日使帝國壯大的自耕農。近日以來,在農場土地裡勞動穿梭的是手鐐腳銬,是墨刑黔面。大地之母並不愚癡,她能感受到自豪而自由的佃農,已經由張狂懶惰的奴隸取而代之。

同樣的農場,由奴隸所耕耘,或是由羅馬公民所耕耘,兩者相較,所獲得的利潤不同,這並不奇怪。最基本的問題在於,奴隸沒有努力工作的動機。農場生產什麼,他就吃什麼。但如果你事先注意一些事項,可以嘗試儘量減少這種缺憾,更有效地強制或賄賂奴隸工作。

第一,我在前面提過,還必須再三強調,一定要獎勵奴隸的辛勤工作。

如果努力工作的奴隸,看到懶惰的奴隸不必付出代價就能得到一樣多的食物,他們就會覺得很洩氣。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是,每個奴隸都應該有一個明確的長期目標。如果你心胸寬大,他們的最終目標可以是為自己贏回自由。

把自由當作奴隸的目標,你會發現奴隸會更加忠誠,並且努力工作,不但公平,對雙方都有益。只要奴隸相信目標是可以實現的,就會努力工作以達成目標。

另一個誘因是允許奴隸生養自己的孩子,他們也會為了孩子努力工作,進而得到報酬和樂趣,能夠享受更好的家庭生活。但如果他們讓你不歡喜,那麼可以威脅他們,把孩子賣給其他主人作為處罰。

另外,你可以安排偶爾把祭品和假日作為獎勵,贈與工作最努力的人,奴隸會更加努力,你的工作也得以順利進行。

第二,要有明確的工作角色,以產生明確的責任制,確保大家努力工作。

因為奴隸知道,如果某一件工作沒有如期完成,其中有人必須負責。而且,如果每個奴隸的工作都一樣,那麼就沒有一個奴隸會認為那件工作是自己的責任。

(Source:wikipedia)
如果每個奴隸的工作都一樣,那麼就沒有一個奴隸會認為那件工作是自己的責任(Source:wikipedia)

如果一個奴隸努力工作,卻使得所有奴隸受益,而不是只有自己受益,將使奴隸心態變得消極;或相反地,如果所有奴隸都懈怠,也無法確認應該是誰的責任。這就是為何犁田者必須與葡萄園工人區分,牧羊人與一般勞動者也要有區分。

由於奴隸專業分工,因此必須鼓勵他們自行負責維護個人的工具,使奴隸自己會想辦法避免雨水,自動為工具清潔、上油,不會隨處亂放工具。如果工具需要換新,不僅費用昂貴,也意味著沒有工具的奴隸多日無所事事,白白浪費了勞動力。因此,給予奴隸自己的工具,然後處罰沒有盡責維護的人,將明顯有助於減少這種損失。

將奴隸的角色劃分區別,有一個最終極的益處,就是可以使每個產業自給自足。

因為每一項任務都分配給一個奴隸,所以,如果你需要一個剪羊毛的人,你會有一個;你需要一個理髮師,你會有一個;你需要一個鐵匠,你會有一個。過不了多久,你不再需要聘用外面僱工的昂貴服務。

把奴隸分組,變成一個群組,奴隸的工作會更快,更賣力,做得更好。你應該把這些奴隸群組分成每組約十個人,一組十個男奴,這種組合特別容易監管。如果組裡人數太多,監工的控管工作會變得很困難。

因此,在你的產業上,你應該把這些奴隸群組分配到不同的地區,所有的工作都應該以這樣的方式來分配,以免監工一個人管不了,需要兩個監工來管理;如果奴隸的分布零零落落,監工就不能落實。

但若奴隸群組的人員比較龐大,會產生另一個問題,也就是群組的奴隸會覺得工作不是自己一個人的責任。人數一多,責任就會消失。但是只要群組的人數正確,不多不少,奴隸之間就會產生相互競爭的效應,並且容易辨識推卸責任的人。

當競爭因素產生,工作總是會變得更有趣。這也表示,如果有人分內的事沒做好而受到處罰,就沒有人會抱怨。

本作品為歷史「擬真」(verisimilitude)之作,馬庫斯.希多尼斯.傅可斯為本書作者傑利.透納(Jerry Toner,英國劍橋大學邱吉爾學院古羅馬文學研究主任)創造出來的角色。
本文摘自智富出版之《如何豢養一隻奴隸:古羅馬管理學聖經 9789866151965 擔任主人是一門科學, 控制奴隸, 與在社會中擔任領導者, 兩者是相同的。 古羅馬是一個移民的國際大都市, 現代資本社會的雛形, 在古羅馬時代就已建立, 奴隸與主人,就像現代的勞工與企業, 看羅馬時代的貴族如何管理奴隸, 你會發現,身處21世紀的我們, 其實尚未脫離奴隸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