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宴飲的文化交流:日本現代婚宴的誕生

Print Friendly

有錢沒錢,娶個老婆好過年!年關將至,也是結婚的旺季,現代的婚禮是怎麼形成的呢?來看看日本的例子吧!

https://www.flickr.com/photos/hiroooooki/6869925099
https://www.flickr.com/photos/hiroooooki/6869925099

婚禮與服務業

拍攝婚紗照、選戒指、決定婚宴場地和結婚當天宴請親朋好友,使得婚禮不只是一場儀式,也是一場花錢的消費行為。之前新聞報導過,內政部所編纂的《現代國民婚禮》中提供婚禮範例:

每桌1萬2千元的酒席10桌、3萬元國內蜜月旅行、5萬元租禮服及婚紗攝影、禮車及拍照、親友紅包價等計算,不含金飾、戒指,開銷26萬6000元。

業者和所有辦過婚禮的人都認為這是嚴重地低估,就如同馬政府低估所有的事情一樣。

婚姻雖然是人類歷史之中重要的禮俗,但是現代婚禮的習俗其實都不是從古至今所流傳下來的,其中經過一套一套現代的包裝,也充滿著各式各樣的服務和消費行為。

其實這些服務多少是為了應付工商業社會的興起,當大家聚集到城市之中以後,為了方便,將所有的儀式都在一個場地之中加以舉辦,而婚禮服務業也隨之興起,像是結婚資訊的提供、婚宴酒席、婚紗攝影化裝……等一系列的服務行為。

在一般服務行為的消費之中,我們多少帶有一些想像。舉例來說,進去一間高級的餐廳,不只想要飽餐一頓,也想要感受到廚師的手藝、也想體驗被服務的感覺,或許也會想要和心愛的人度過一個浪漫的夜晚。

婚禮的消費也是如此,除了想要使到場的賓客吃得開心、為新人祝福,一種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想像也在其中。從拍攝婚紗開始,穿著白紗在人工布景裡拍照,其中多半是歐式的布景或是擺設,出外景也盡量找些能與白紗搭配的西洋式建築。

有些外景拍攝還遠渡海外,我曾經看過有個中國新娘與新郎在櫻花盛開的嵐山,穿著大禮服,不顧眾人的目光危險地衝到河邊,只為了拍一張有櫻花的婚紗照,日本的櫻花搭配西式的白紗,非常混搭的美學呈現。

或許我們也都了解,除非我們本來就是明星,穿著大禮服在鎂光燈下、在鏡頭前拍照並不是生活當中會看到的景象,很多婚紗照都是拍了以後就沒再翻閱過。

Framing the Bride Globalizing Beauty and Romance in Taiwan’s Bridal Industry, by Bonnie Adrian
Framing the Bride: Globalizing Beauty and Romance in Taiwan’s Bridal Industry, by Bonnie Adrian

根據丹佛大學人類學家Bonnie Adrian對於台灣婚紗業的研究,她認為台灣的婚紗業在全球化的過程之中,主要是模仿西方的「美」的觀念,藉由拍攝婚紗照,想像自己成為鎂光燈下的焦點,模仿外國的明星或是模特兒的姿態,加上西式的背景,成為某種西方式美感的消費者。

當然,在Adrian的研究也指出台灣婚紗攝影業的全球化並非單方向的西化而已,其中還存在著本地的色彩,所以某些鳳冠、大紅禮服出現在西式的建築之前,也不是太奇怪的舉動。

事實上,鄰近的日本,現代式婚禮也是全球化與地方化相互交織而成的結果,只是日本現代化的時間比起亞洲其他國家來得早,現代式婚禮的時間也相對地提早。

有機會到東京的目黑雅敘園參觀,其中的木造建築「百段階段」(百段階梯)現在看來已經是古蹟了,而且被指定為東京都的有形文化財,然而,目黑雅敘園卻是舉行現代式婚禮最早的場地。

目黑雅敘園

日本一開始提供婚禮服務、到飯店宴請賓客其實是昭和年間的事,約莫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與二次大戰之間,其實是很晚近的發展。

最早的婚禮場地是位於目黑的「雅敘園」,以往的日本當然會舉行婚禮,但是都是在自己的家中宴請客人,民俗、禮節和儀式也都是由家中長輩們或媒人負責。

http://ja.wikipedia.org/wiki/%E7%9B%AE%E9%BB%92%E9%9B%85%E5%8F%99%E5%9C%92
http://ja.wikipedia.org/wiki/%E7%9B%AE%E9%BB%92%E9%9B%85%E5%8F%99%E5%9C%92

目黑雅敘園在1930年代所提供的婚禮服務,已經有神道教的祭壇、新娘梳化、攝影室、接待室等服務,也可以選擇日式、西式和中式料理作為宴客的餐點,整套婚宴程序已經相當完整。

目黑雅敘園的經營者細川力藏,其成功與經營方式也是一個傳奇,本來出身於石川縣的農家,後來在東京經營大眾澡堂賺進不少的財富。

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時,雖然很多企業破產,但最壞的時代還是有人可以利用局勢,細川力藏以較低的金錢買入原本高價的土地,並且以較低的價錢聘用大量的工人和藝術家建造目黑雅敘園。

細川內藏出身民間,不僅是個成功的商人,還是帶點創意的夢想家,目黑雅敘園本來是餐廳,客層並非是上層階級,而是讓一般人也能攜家帶眷前來的用餐地點,想要以最好的設備提供庶民最好的服務,而所謂最好的服務是甚麼呢?

就是滿足庶民們的想像,而且可以花點錢就感受到奢華的經驗,讓吃飯與結婚的新人、賓客們能夠在婚禮時經歷一場奇幻的感受。奇幻的體驗往往是非日常的生活經驗,無法在生活當中見到的空間和事物。

作者自攝
作者自攝

細川力藏聘請當時最有名的雕刻工匠、畫家、漆匠、金工師等,為庶民們打造招來美夢的皇宮,有「昭和龍宮」之美譽的目黑雅敘園,沿著目黑的山勢而建,其中最有名的婚宴場地「百段階梯」是一棟有著一百階的木製樓房,《神隱少女》當中的湯屋就是以目黑雅敘園為藍本所繪製,以秋田杉作為天井,並繪製花草繪作為裝飾。

在「百段階梯」中共有六間婚禮會場,集合了當時最好的藝術家繪製牆面的裝飾,主題包含江戶時代流行的美人繪、歌舞伎角色、風景和花卉等主題。

其中的「清方莊」由當時的知名畫師鏑木清方執筆;「清之間」則由小早川清描繪江戶時代中期的出遊圖,而日式建築當中重要的螺鈿細工、組子、障子等傳統工藝都相當細緻。

目黑雅敘園以將近十三年的時間,分成七個階段加以進行,招集各方面的專家,竣工時有一百多個房間可供使用。

細川力藏所營造的目黑雅敘園全都是江戶時代上層階級們的藝術風格,像是東照宮的設計與雕梁畫棟,或是帶有中國風且金碧輝煌的宴會廳,從此可以看到當時庶民對於奢華的想像。

作者自攝
作者自攝

有趣的是,1930年代的東京已經是個現代化的城市,但是庶民對於奢華的想像仍然以江戶時代作為標準,而非西方式的白紗與歐式的建築。或許是江戶時代的傳統和中國風讓人感受到的是熟悉的豪華感。

參觀目黑雅敘園的「百段階梯」時,我特別注意到階梯旁的廁所,上面寫著:「僅供參觀。」以木質地板鋪設的空間大約一坪半,其中只有一座蹲式的馬桶,窗櫺的四角刻有扇形雕花,天花板上則貼有金箔亮片的雕花。

以一間廁所來說,這未免也太奢侈了吧!

根據廁所評論家齊藤政喜的說法,由於當時新娘的和式禮服穿脫不易,在這樣的木質地板中,新娘可以脫下自己的禮服,自在地解決內急的問題,可謂相當貼心的設計。

除此之外,目前中式餐桌上不可或缺的迴轉台,也是目黑雅敘園的中式餐廳所發明的。原本經營中式餐廳的細川力藏,發現在宴會的場合上,客人要起身夾菜非常不便,於是他就發想:「有沒有可能坐在原地就能夾取自己所需的食物,而食物又可以傳遞到下一個人呢?」

透過目黑雅敘園的木匠師傅酒井久五郎,搭配製作迴轉軸的五金商所完成的迴轉台,完成之後先在日本流行,二次戰後才由華僑帶到全世界的中餐迴轉台其實是日本人對中餐的貢獻之一呢!

由於二次大戰的原因,日本政府頒布禁奢令,目黑雅敘園成為避難的防空洞。雖然在大戰的空襲之中保存下來,戰後因為城市規劃,原本廣大的旅館只剩下一部份,當時所留來下的建築只剩「百段階梯」。現在的目黑雅敘園是戰後重新修築的,仍然是東京的重要婚宴場地。

雅敘園官方網站:https://www.megurogajoen.co.jp
雅敘園官方網站:https://www.megurogajoen.co.jp

對於結婚的人而言,婚禮不僅是人生重要的儀式,也是自我和文化、社會之間的對話。從目黑雅敘園的婚禮場地來看,一開始日本人脫離以往在家宴客的傳統,舉行現代式的婚宴,他們心目中對於婚禮的想像還是「日本式」的禮服、儀式與空間,連牆壁上的裝飾和壁畫也大部分是江戶時代的形象。

對於異國的想像主要以中國式的為主,並非如福澤諭吉所說的「脫亞入歐」,拋棄亞洲文化,接受西方式的文化,在婚禮這種文化場合,現代化初期的日本人仍然維持自身東方文化的認同。二次大戰之後,從日本、台灣到全球,對於「婚禮」與「美」的想像,逐漸地變成以西方為核心的觀看與消費方式。

胡 川安
Follow me

胡 川安

生於台灣,成長之後在巴黎、加拿大、美國居住過,也經常來往中國與日本之間,喜歡旅遊,也是個無可救藥的美食主義者。

大學雙修歷史與哲學、研究所於台灣大學雙修歷史與考古學,目前於加拿大麥基爾大學東亞系撰寫博士論文,嘗試以殖民主義的理論、結合考古學與歷史學,解構中國古代帝國。
胡 川安
Follo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