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是生活的暗影──讀《一瞬之光》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日文版《一瞬之光》封面,圖片來源:https://goo.gl/xjD3U1。
日文版《一瞬之光》封面,圖片來源:https://goo.gl/xjD3U1。

作者:雲想

主題簡介:

也許是在深夜裡,猛然之間從一片深深海底中驚醒,不管如何奮力地想發出聲音,卻只能吐出一個又一個的泡泡,傳遞不到心心念念的人耳裡。也許是在熱鬧的人群裡,被許多聲響及話語簇擁著,卻沒有一句進到心裡,那一瞬間感覺到沒有任何人可以真的懂得自己。也許是在久別重逢的午後,曾經如此親密相依的人,如今已像是陌生人般遙遠,那是一句好久不見也修補不了的時間斷層。在這些孤獨的時刻,是一本又一本日本小說,溫柔地撫慰了我們。日本人似乎特別擅長於捕捉那些孤單寂寞的幽微情感,沒有酗酒的張狂,也沒有失聲的痛哭,在小說、日劇、電影裡,這樣的日式孤寂總能觸碰到觀者的心底深處。

1420045864-1398750336
白石一文訪問照片,圖片來源:http://goo.gl/reoaal。

在「日式孤寂」這個主題中,我選了三個日本孤寂派代表作家,白石一文、吉田修一及村上春樹,第一本即是白石一文的出道作品《一瞬之光》。雖然是處女作,卻沒有一般菜鳥作家的生澀感,這或許要歸功於白石一文原本任職於文藝春秋出版社的社會經驗,而他直到四十歲以後才轉而投身寫作,讓他的小說中有著相當扎實的職場敘述,探討的主題也往往圍繞著人生意義這類沈重的議題打轉,相較於年輕作家的第一本小說,多了一份成熟及穩重。

我非常害怕寂寞,害怕到說起來自己都有些害臊,不過這寂寞的情緒驅使我主動向外尋求協助,也才可以和其他人發展出深刻的情誼。所以或許可以說寂寞是一把鑰匙,開啟的那扇門扉,帶我們通往冒險犯難的人生。(註一)

在白石一文的作品裡,幾乎都能找到孤獨與救贖這兩個關鍵字,對他來說,正因為人活在世上無法排解孤獨或寂寞的情緒,所以我們才會去尋找與他人的連結,不管是透過親情、愛情或者是友情。但是他筆下那些孤獨的都會男女,卻也並不滿足於只要有人陪伴在自己身旁,對於他們來說,如何說服自己身旁這個人就是命中註定的伴侶,似乎更為重要,儘管在小說家所創造的命運下,他們無論怎麼選擇,似乎都無可避免的走向擦身而過的結局。

關於我的命運
日劇「關於我的命運」女主角,由永作博美飾演,圖片來源:http://goo.gl/PKTvPB。

也因此,命運與選擇亦是他作品中很重要的主題。在曾改編成同名日劇的《關於我的命運》裡,白石一文刻劃了女主角冬木亞紀十餘年的人生,對於女性來說,29歲到40歲的歲月裡,每一個關於婚姻的抉擇,都會對未來造成深遠的影響,是否該與眼前這個人攜手走下去,共度未來,都讓每一次的選擇如同命運般重要。看著書中人物一步步走向命定的殘酷結局,他們沒有逃離的可能,因為他們不知道在自己人生中的下一頁會遇到什麼,但是他們仍然勇敢地做出選擇,勇敢的去愛人,也坦然的接受他人的愛,這或許是為什麼白石一文的小說,即使在充滿遺憾的結局裡,也會讓人感受到些許希望的暖光吧。

粗淺來說,《一瞬之光》的劇情大綱就像是普通的肥皂劇一樣,男主角橋田浩介雖然事業有成但私生活卻相當空虛,兩位女主角則是有著截然不同的個性以及出身,中平香折因為自小承受家暴的回憶而總是活在恐懼中,藤山瑠衣則是浩介上司的姪女、銜著金湯匙出身的她還有著姣好的外貌跟出眾的能力。浩介與瑠衣交往的同時,卻也牽掛著時常處於不安情緒中的香折,兩人之間的曖昧關係,若是在韓劇裡可能就這樣寫成擦槍走火的狗血劇情,但是白石一文卻將簡單的愛情選擇題,延伸為人生意義的追尋。是要麻痺自己的良心,繼續待在那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裡,一步步踩著別人的犧牲往上爬;還是選擇放棄自己原有的一切,離開充滿算計的世界,與眼前這個脆弱卻能洞悉他心事的女孩,攜手走向未來?

photo5836
新版一瞬之光封面,由聶永真設計,圖片來源:http://goo.gl/8ux6Mx。

我想要珍惜妳。對我而言,珍惜你就等於珍惜我自己。不愛自己就無法愛別人。但是唯有愛對方比愛自己多,人才能夠真正愛自己。我希望捨棄自己,在妳身上完成真正的自我。

遭遇情人背叛的橋田,將自己的心冰封起來,認為再也不可能遇見像前女友那樣可以填補他空虛的心,直到遇見香折,這個全身是傷、滿口防備謊言的女孩,儘管背負著殘酷的人生重量,卻仍然盡她所能的付出關懷與體諒,「我忽然體會到她的溫暖,長久以來封存在我內心深處的情感,慢慢地從心的縫隙滲透出來。」在外人看來,是浩介一直在救助香折,他們之間是上對下、強對弱的關係,但實際上,真正被救贖更多的,或許是橋田也說不定。

不是只有愛人需要勇氣,學著去接受他人給予的愛,或許更需要勇敢地揭開自己的心房,承認自己的脆弱,賭上可能遭到背叛的危險去依賴別人。直到此時,橋田才明白,真正的孤獨不是沒有人陪伴在身邊,而是當你在險惡的人海中溺水時,你能不能伸手去攀住求生的浮木,那是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能讓你想要活下來一起度過明天的人。

孤獨是生活的暗影,在光鮮的人生背面、或許是無人可以一同分享的孤單,有人在不知不覺間,被那暗影擴大而成的黑洞給吞噬,但總也有人,在拖著那長長的影子生活時,遇見了另一個背負著沈重人生的人,在付出與獲得之間,在愛與被愛的過程裡,內心的空洞因逐漸被治癒與填補。那與你擁有多少、爬上多高的位子都無關,而是當你接受了無論是再怎麼有能力的人,都有著依靠某個人而活的需要,都有著被愛的渴望,那麼即使走進了冷酷異境,那與某個人曾經交會的一瞬之光,將永遠的照亮這片黑暗。


註一:出自皇冠文化對白石一文的專訪,「白石一文:我怕寂寞,怕到說起來都有些害臊」

glen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