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大奧、六義園:一段楓葉與文藝的故事

Print Friendly

DSC043061

東京的楓紅此時正在盛放,冬天來臨之前,染紅這個城市。

東京的楓葉勝地很多都是充滿歷史與文化的庭園,其中六義園雅致的造景背後,還有牽扯不完的後宮歷史故事、情慾糾葛和文士們的唱酬。

大奧

最近幾年後宮的戲碼在中國引起很大的歡迎,這股風潮也吹到台灣來,早在這波後宮戲引起注意之前,2003年6月日本的富士電視台就播出首部的《大奧》(時代設定在幕末)。

2005年的《大奧‧華之亂》和2012年所拍的《大奧‧永遠》(男女角色甚至逆轉)之中,故事的歷史背景設定在元祿時代(公元1688—1703年),為第五代將軍德川綱吉當政。大奧演出了後宮女人之間的鬥爭,但是,情況有時會更複雜,因為德川綱吉不只喜歡女色,尚且愛好男色,使得競爭情況更加錯綜複雜。

大奧
2005年的《大奧‧華之亂》

德川綱吉的將軍生涯中,被寵愛的男童就高達36人,側用人柳澤吉保深獲寵愛,由側役人作到大名,擔任過出羽守和美濃守。元祿元年,綱吉親政之後就讓吉保出任大名,並在元祿11年將自己名字中的「吉」賜與柳澤,改名「吉保」。

柳澤吉保畫像

吉保受到將軍的寵愛,被封為甲府藩15萬石,當時的甲府藩不封給德川家以外的人,可見他所受到的寵幸。柳澤吉保和德川將軍一樣是個雙插頭,既與將軍燕好,又娶妻生子,成家的方式可謂相當多元,將軍一死之後,意識到自己可能會被清算,急流勇退。

如果從倫理的角度看,柳澤吉保可能是個佞臣,既有男色、又有女色。以傳統中國歷史學家的角度來看,覺得道德風紀關乎國家治亂興衰,會說這是一個亂臣賊子出現的時代。

但是,如果從文藝史的角度來看,柳澤吉保無疑是江戶時代重要的文學家、藝術家和儒學家。

京都與江戶

當德川家康統一天下之後,定都江戶,希望營造萬世之都,當時的江戶是政治上的中心,但是說起文化的中心,大家心目中所想的還是天皇的京都,而將政治與文化的中心相結合是吉保的理想。

第五代將軍德川綱吉之所以和吉保如此地親近,或許除了情慾上的關係,還是相知相惜的夥伴,一同推動江戶的文化和藝術活動,將當時一流的文化人從京都請來江戶,附庸風雅、吟詩作對。

對於日本文人而言,傳統文學中的精神主要表現在《古今和歌集》和《源氏物語》之中,主要以京都為舞台所展現的文學經典,對於這兩本經典的研究、演繹和模仿,是他們一代一代文人對於經典的致敬。

柳澤吉保的元祿時代,天下太平、經濟富庶,為文化的復興提供了相當優渥的種子,文藝的新時代從研究文學經典開始,一個被文藝史家島內景二稱為「元祿文藝復興」(柳沢吉保と江戸の夢―元禄ルネッサンスの開幕)的時代。

ren
島內景二關於柳澤吉保的著作

然而,《古今和歌集》和《源氏物語》以京都為背景,當江戶的文人要想像這些古代的場景時,不能沒有一個新的地點、一個理想中的庭園寄情其中。

柳澤吉保的後半生隱居起來,不過問政事,寄情於庭園、藝術和學問,六義園就是將軍德川綱吉賜給柳澤吉保的庭園。元祿八年(1695),從舊加賀藩的手上得到這塊兩萬七千坪的土地,透過七年的時間整修,引進千川上水,並且依據庭園的需要堆築山丘或是挖掘池水,構築成回遊式庭園的景觀。

「六義園」的名稱源自《詩經》的分類方式:風、雅、頌和賦、比、興六義,《古今和歌集》也採用此六種形態,稱為「和歌的六義」和「和歌的六體」。

熟悉日文的朋友一定知道日文分為音讀和訓讀,前者為漢字傳入日本時的發音,後者則維持日文的音,但使用漢字表示,「六義」的訓讀是「むくさのその」,而音讀則是「りくぎ」,兩者的差別在哪呢?

在柳澤吉保的《六義園記》使用的是訓讀,強調「六義園」於和歌上的傳承,所強調的是日本文藝的傳統,而非借用中國文學的部分,從「六義園」的造景就可以看到這樣的傾向。

六義園
東京的六義園

在六義園之中的八十八景都是按照和歌中所造的景,像渡月橋、玉藻磯、宜春亭、枕流亭、吟花亭、千鳥橋等都有典故,且具詩意。

秋夜的風雅

從江戶到東京,時代的淘洗之中,很多名勝古蹟和日式庭園已經不復存在。然而,日本人懷舊的心態,使一些知名的庭園仍然存在東京的不同角落之中,不僅是「都市之肺」,提供休閒和生態上的遊憩功能,還有文化和歷史上的意涵,像是小石川後樂園、向島百花園和六義園等江戶時代留下來的庭園,讓現代人一睹以往文人的風雅。

除此之外,秋日的六義園還有欣賞夜楓的活動,「楓葉和大名庭園的點燈」(紅葉と大名庭園のライトアップ)已經成為近來東京兼具時尚和古典的活動。

DSC04450

深秋再度造訪東京,或許是城市較為溫暖的關係,東京的楓葉較日本其他地方來得晚,也可以維持到12月初。

從山手線的駒込車站下來,秋日晚上的微風吹來,走在東京的街角之上,沒有想到附近就是古意的「六義園」,門口已經排滿準備欣賞葉楓的人潮,似乎大部分都是情侶,賞楓本來就是浪漫的事,夜楓更令人醉心。

在加拿大已經五年的我,從這個楓葉之國來的我對於楓葉應該不覺得特別,但是日本的楓葉有種特殊的美,比起加拿大的楓葉,顯得秀麗、靈氣,展現出日式的楓情。

六義園的中心為大片的池水,池水中心的島為紀州(和歌山縣)「和歌の浦」之景,為《古今和歌集》和《萬葉集》所吟詠的勝景。

DSC04948

楓葉在初秋、中秋和深秋都有不同的美感,一天的不同時刻也有各自的美,但沒有想到日本人可以在夜中賞楓,透過燈光、池水,展現楓葉晚上的姿態。

而「六義園」的夜楓更具風雅,使得夜晚的東京不只燈紅酒綠,更是紅葉似錦,在古代文士的庭園之中,更可以感受到古今交錯。

 
胡 川安
Follow me

胡 川安

生於台灣,成長之後在巴黎、加拿大、美國居住過,也經常來往中國與日本之間,喜歡旅遊,也是個無可救藥的美食主義者。

大學雙修歷史與哲學、研究所於台灣大學雙修歷史與考古學,目前於加拿大麥基爾大學東亞系撰寫博士論文,嘗試以殖民主義的理論、結合考古學與歷史學,解構中國古代帝國。
胡 川安
Follo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