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大維告訴你如何成就大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羅振宇

 

凱撒指定的繼承人屋大維,後來的奧古斯都大帝

176570

圖片說明:19世紀畫家Carl Theodor von Piloty 筆下的凱撒遇刺圖。資料來源:http://goo.gl/cmvhGM

在凱撒的遺囑當中,除給百姓分錢這一條之外,還有一條讓大家都目瞪口呆。凱撒指定了一個繼承人,這個人叫屋大維。「讓屋大維繼任凱撒的職位?」沒有人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為屋大維當時還是個毛頭小子。我的同事李源先生總結了屋大維平生的六大恨:

第一大恨,年齡小。凱撒指定他為繼承人的時候,他才十九歲,誰會支持他?

第二大恨,沒有任何執政經驗。

第三大恨,長得矮,只有一百七十五公分,看起來就不像一個強權人物。他不像凱撒、龐培、蘇拉這些人,都是一百八十公分的大高個兒。

第四大恨,身體不好,一輩子都有腸胃病。他身體不好到什麼程度?在他執政的時候,元老院動不動就要到神那兒為他祈福,前後共祈福了五十五次。每次都是眼看著快不行了,但過幾天搖搖晃晃又活過來了。

第五大恨,出身不好。在古羅馬拉丁語當中,屋大維是「第八」的意思。那屋大維跟凱撒是什麼關係呢?他們倆在血緣上其實並不是很親,屋大維的母親是凱撒的侄女,所以屋大維算是凱撒的外甥孫。

第六大恨,沒有軍功,一生似乎只打過一次勝仗。

220px-Statue-Augustus

總而言之,屋大維這個黃口小兒,既沒有任何民意的支持,又得不到軍方巨頭的首肯,就搖搖晃晃的拿著這份遺囑,登上了凱撒留下的位子。在他的面前,前兩個問題仍然擺在那兒,一個是羅馬人和外省人的對立,一個是貧富分化。而且他的面前還多了一樣東西,就是凱撒的屍體。一個小孩子面對這個局面,該怎麼辦呢?

一個十九歲的黃口乳子,就這樣坐到了羅馬共和國最高執政官的位置上。但他的權力基礎是那樣的薄弱,他簡直就是個泥足巨人,這是他的起點。可是他的終點又是多麼輝煌

啊!屋大維不是別人,就是後來的奧古斯都大帝,是羅馬元首制的創始人,是事實上的第一任羅馬皇帝。

圖片說明:屋大維雕像。資料來源:http://bit.ly/1OceHvH

一次成功的政治體制改革

屋大維是怎麼完成這個轉化,推動這一次巨大的政治體制改革的?讓我們回到起點,看看屋大維到底做了些什麼。

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掉極左和極右勢力── 否則這個國家將永遠不得安生。在這裡我要提到一本書,是中國當代知識份子秦暉寫的《共同的底線》。這本書裡講了一個概念:「中國其實缺好的左派和好的右派。」

s25804628

圖片說明:秦暉《共同的底線》書影。資料來源:http://bit.ly/1Ocf1un

什麼叫好的左派和好的右派?就是雙方能夠按照共同認定的遊戲規則在一起博奕,別動不動就掀桌子,動不動就打翻狗食盆,讓大家都吃不成。唯有大家坐在一起,按照既定的遊戲規則商量好,是要更多的福利還是更多的自由?最後達成一個妥協,也叫「共同的底線」,這樣才會產生國家的長治久安。

屋大維當年也是這麼想的:「元老院和軍閥雙方殺來殺去,到哪年才能了結?這樣吧!我來操刀。」剁手行動就此開始。

他先是以「為凱撒報仇」為名,衝到元老院,將所有向凱撒動刀的人一個個誅殺。

元老院其他人就沒有嫌疑嗎?當然有,屋大維就陰森森的圍著元老院轉,看誰不順眼就剁誰。

據史料記載,屋大維看見一個法官腰裡別了個東西,覺得很可能是把劍,就把他宰了。後來證明這個法官其實什麼都沒有,當時屋大維在元老院製造了一點點對極右勢力的恐怖主義。

反過頭來,他又往極左這邊看。就是軍閥這一幫,他們總是替平民說話,跟元老院那幫貴族不是一夥的。領頭人是誰?安東尼,就是凱撒留下來輔佐屋大維的大將。但安東尼心裡不服:「我歲數大,輩分又高,卻要來輔佐你一個黃口乳子,扯什麼呢!你又不會打仗,又沒有軍功。」

屋大維確實不會打仗,前面我們說過,他一生就打過一次勝仗,而且據說有一次在打仗的時候,竟然因為睡著而忘記發命令了。後來安東尼一見到屋大維,就拿這件事來嘲笑他。

屋大維心裡暗暗憋了一股氣,透過十幾年的博奕,才終於把安東尼和埃及豔后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聯軍滅於亞克興角海戰之中,從此左派也老實了。

但這還不算完,因為軍閥不是單指哪一個人,它是一派勢力,只要土壤還在,隨時會滋生出來。下一個滋生出來的會是誰呢?屋大維盯上了一個人,這個人叫阿格里帕,也是凱撒留下來輔佐屋大維的,是一位戰無不勝的名將。從史料上看,屋大維對這個人好得不得了,儼然是一輩子的好基友。可是從史料的蛛絲馬跡當中也能看得出來,屋大維一直在防著他。

比如說,羅馬軍隊將領經常會歡呼「戰友們」云云,但是屋大維就不許阿格里帕這麼喊,他只能喊「戰士們」。

再比如說,屋大維和阿格里帕是同年,可是我們如今看到的羅馬塑像裡面,阿格里帕被雕刻成一個五十歲以上的老人,而屋大維則被雕刻成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可見他想向羅馬公民傳達出這樣一個資訊:「跟我走吧!我年輕。」其實他的身體遠遠不如阿格里帕健康。

他還硬生生逼阿格里帕離了婚,然後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他。其實阿格里帕的前妻也是來自屋大維家族的,那他為什麼這麼做呢?屋大維的意思是:「我現在是你的老丈人,你若生下兒子,那就是咱倆共同的繼承人,你也就不會惦記我的位置了。」就這樣,屋大維死死的把阿格里帕綁在自己的戰車上,從此消滅了軍閥對於執政官以及羅馬現行體制的威脅。

屋大維上臺之後,先打了這套組合拳,對極左、極右勢力一個都不饒,先剁了再說。說白了,這一步就是告訴大家:「要玩,就把桌子支起來好好玩,別動不動就掀桌子。」

第二步,咱們玩什麼?過去都是大老二,誰有錢、誰有權、誰有拳頭誰就贏,贏家通吃。現在咱們不能那麼玩,咱們得玩麻將。我打一張,才能吃一張;我吃一張,得打一張。跟元老院之間,得有進有退,好商好量,大家都覺得合適了才能玩得下去,最後誰胡牌呢?咱們慢慢湊,不著急。這就是屋大維主張的遊戲法則。

安東尼死了之後,屋大維就跑到元老院去,跟大家商量一件事──「恢復共和」。屋大維可不想像凱撒那樣最後被捅死。

元老院說:「被你們一家子欺負了這麼多年,你還想共和?那我們歡迎。不過咱們也得給你個東西。」三天之後,元老院封了屋大維一個「奧古斯都」的稱號。奧古斯都後來變成了皇帝的代名詞,但這時候是什麼意思呢?在拉丁文當中,大概就是一個厲害的人、神聖的人的意思。

但是屋大維不能退讓的是什麼?是軍權,「槍桿子裡出政權」。軍權雖然在手,但是怎麼才能讓別人心服口服,這就要動心思了。屋大維就說:「現在國內已經很安定了,但邊疆還是有戰亂,所以我們軍人就得去打仗。這樣好不好?咱們把所有的行省分成兩類,富庶、安定的地方歸元老院,你們派總督去管;所有邊疆地區,戰亂頻繁、刁民又多,這些地方歸我,我去征戰四方,為你們提供安全保障。」元老院說:「那太好了。」屋大維說:「行,我來保障大家的安全。」

羅馬當時有幾十個軍團,都是皇帝在管。這一管,就管出了一個確定無疑的軍事權力。邊疆你們不要,那歸我好了,邊疆也沒別的事,徵不上稅,又沒什麼財富可貪汙,只剩下打仗了,打仗我負責,給我軍隊就行。所以這一招就等於是屋大維給元老院錢和安定,元老院給屋大維軍權。就這樣,元老院心甘情願的把軍權交給了屋大維── 這就是麻將的打法:我給你個東西,你也給我個東西。

其實屋大維在這裡面還做了很多事情,下面要說第三步,是麻將怎麼打的問題。既然是打麻將,就要定規矩,是按北京打法還是四川打法?是血戰到底還是帶混兒?這得事先講清楚。

屋大維就開始了定規矩的過程,這其中就包括很多內容了,講一個簡單的,就是遺產稅。徵遺產稅是最不得人心的,人家剛死,親戚還在痛哭呢!你就上門要錢,好意思嗎?

所以這種稅是很難徵上來的。

屋大維說:「這樣吧!我們讓富人把錢交在明處,你不是在交遺產稅,而是在養常備軍,這下錢不就歸我了?而且你們錢不夠的時候可以找我要。」因為打下來埃及之後,是屋大維的私有領地,還有很多人給他捐贈,他變得很有錢,於是率先做出表率。

在屋大維執政的過程當中,很多事解決不了的時候,屋大維就動用私人財產來解決,搞得貴族也沒辦法,只能跟著掏。

總而言之,他所有博奕算法的基礎,就是「明確」,包括他在各個行省設稅務官,其實就是為了治理貪汙腐敗,讓富人心甘情願的掏出錢去養活這個國家,去養活所謂的常備軍和邊關的將士們。

除了定規矩,屋大維還做了一件事情,就是營造好氛圍。既然是打麻將,就得把張太太、李太太、趙太太請到家裡來,打的時候雖然暗藏機鋒,都是實實在在的錢的輸贏,但是檯面上大家家長里短都聊得很高興,打得晚了主人還得端上一碗熱湯麵來。

前期的屋大維和後期的屋大維,對於元老院的態度截然相反。前期凶橫得很,可是等到他真正執政了,對元老院卻溫順得像小綿羊似的,經常在元老院發表演講。他這個人口才不怎麼樣,元老院的人經常就跟他吵嚷起來,說要一條一條的反駁他,有時候把屋大維氣得拂袖而去。

屋大維的繼任者叫提貝里烏斯,是他的繼子。提貝里烏斯有一次寫信給屋大維說:「您怎麼能容忍這幫王八蛋呢?他們對您太無禮了!」屋大維說:「這個氛圍已經不錯了,他們只要不掏出劍來對著我,跟我劍拔弩張,我就知足了。」總之,屋大維把牌局的氛圍營造得很好。

Tiberius_NyCarlsberg01

圖片說明:提貝里烏斯半身像。資料來源:http://is.gd/8c6T7S

等把這四條都湊齊,元老院突然發現,本來贈送給屋大維的那些自以為不值錢的東西突然升值了,什麼東西?就是那些虛名。元老院本來覺得:「你反正是一個獨裁者,你還一點兒權力回來,我給你一點兒虛名。」什麼奧古斯都、第一公民,最後連「國父」這頂大帽子都給他了。可是等屋大維先把實地占好之後,元老院這幫精英們突然發現,原本給的高帽子現在全用上了!因為在羅馬的政治生態當中,只有屋大維一個人擁有人民的擁護和元老院的尊重,這些高帽子疊起來就是一面旗幟,所有人能夠看到的羅馬第一人就是屋大維。屋大維是道德表率,是經過元老院所有人認可的利益平衡點,是解決所有紛爭的最終仲裁者。

為什麼元首制後來會演化成帝制?就是因為屋大維用這種非常柔和的方式和一種尊重共和的姿態,拿到了所有實際的權力,又拿到了皇帝應有的聲望。而這聲望是誰給的?就是元老院原來三文不值二文的給他的,所以他就成了皇帝。

我們再復一下盤,看看屋大維前前後後都幹了些什麼事。

第一,把牌桌支好,大家不准掀桌子;第二,確定玩的內容,不玩大老二,而是玩麻將,打一張吃一張;第三,定規矩,是玩四川麻將還是北京麻將;第四,營造氛圍,大家融融洽洽,和氣一堂;第五,等你們把所有高帽子都給我戴上,每個人都願意到我家來打麻將的時候,對不起,我就要坐莊了,而且是連莊。我就可以把這個職位一代一代的往下傳了── 羅馬帝國就此建立。

本文收錄於天下文化出版之《羅輯思維:成大事者不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