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蠱之禍(四):酷吏江充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本回人物關係圖(標紅框者是征和二年衛太子發兵前已經去世的人物,標藍底者為本回登場人物)

征和二年(西元前 91 年),公孫賀父子與衛太子的兩個姊姊都牽涉到巫蠱被殺。不久後就有人察覺到太子已經失去羽翼,準備對太子下手了。

此人就是曾與衛太子結下樑子的江充。

江充出身於趙國的邯鄲,曾經是趙王劉彭祖的賓客。後來,江充得罪趙國的太子劉丹,劉丹殺害了江充的父兄。江充潛逃到京師,向漢武帝控告趙太子劉丹與姊妹及趙王的後宮通姦亂倫,並且還殺人搶劫、無所不為。漢武帝因此派遣官吏收捕劉丹,判了劉丹死罪。

趙王劉彭祖是漢武帝的哥哥,他上書請求率領趙國勇士從軍出擊匈奴,以幫自己的太子抵罪。漢武帝沒有批准。後來雖然劉丹遇赦被釋放,但漢武帝始終沒有讓他恢復趙國太子的身份。

看到這裡有些讀者可能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漢武帝那麼容易相信江充的告發?

漢代雖然主要是行郡縣制,但也有分封諸侯國,立宗室為王。西漢剛建立的時候,中央政府力量不夠,於是便分封幾個大諸侯國,讓他們有很大的自治權,自行統治一片區域。不久後,漢高祖便規定只有劉姓宗室可以封王,異姓功臣不行。

這種在地方上建立大諸侯國讓其自治的政策,從中央政府的角度來說自是權宜之計,沒有打算要長久維持的。漢武帝的祖父漢文帝與父親漢景帝,都苦於諸侯國尾大不掉。

終於在漢景帝即位初年,爆發了所謂的「七國之亂」,中央政府一舉擊潰數個諸侯國的聯軍,靠戰爭解決了大部份的問題。

從此以後雖然有諸侯國,但諸侯王幾乎是沒有權力治國,而受制於中央政府派來的官吏。漢朝對諸侯王的監視管制也很嚴苛,尤其一些諸侯王是當朝天子的兄弟,當皇帝突然出事或無子的時候,他們有即位的可能性。

由於漢朝皇帝一向猜忌諸侯王,我們很常看到西漢的諸侯王因為犯法被治罪,同時該諸侯國被廢除,改置為郡。諸侯王好色可以,但不能太荒淫殘暴,搞到犯法;喜歡法律或經術可以,但也不能太賢能英明、招攬天下賢才,名聲好到全天下都知道,以至於遭來皇帝猜忌。

諸侯王的處境艱難,可以說是動輒得咎。

江充的告發正符合漢朝廷的基本國策,不管趙國太子是否真有其事,反正漢武帝都會將他抓來治罪。

圖 1:襌衣與冠
襌衣是連身長衣,其中一片衣襟是斜的,往後捲將身體包起來(上圖)。江充穿的襌衣是以「交輸裁」的樣式製作,在衣服的後襟下露出兩個尖角(左下圖,不過這是個女俑)。冠原本是用來罩住髮髻的東西(下中圖)。身分太低微的人不能戴冠,身分不同的人也會戴不同種類的冠。江充見漢武帝時戴的「步搖冠」,可能是在冠上綴有首飾(右下圖)、走路時首飾會擺動的冠。

江充還因為告發趙太子犯罪,而得到漢武帝的召見。漢武帝第一次召見江充的時候,江充請求穿著自己日常穿的衣服覲見。江充穿著絲製的襌衣,衣襬的剪裁樣式像燕尾一樣垂到背後;用絲帶束著頭髮,戴上有著漂亮裝飾的步搖冠,冠上繫著飛翮之纓(可能是用羽毛製成的繫冠的帶子)。

江充本來就生得高大魁梧(可能有媽豆身材),容貌看起來很雄壯,又穿得光鮮亮麗。漢武帝遠遠看到就覺得他與眾不同,向隨侍在左右的人說:「燕、趙地區本來就多奇士。」江充到武帝面前,漢武帝與他聊當世政事,他的回答也讓武帝感到滿意。

就這樣靠著一場面試與口試,江充讓漢武帝留下深刻的印象。漢武帝的確是喜歡這款外貌好看、口齒便給的人,只能說武帝看人的眼光還真不差,那些靠外貌協會加分被提拔的人也確實都有某些方面的才能。

 

圖 2:西漢的風俗區域
《漢書‧地理志》將全國分成若干地域分野,又由於各個地域內部的風俗未必一致,在地域內部又能細分出幾個風俗區。上文漢武帝所說的「燕、趙地區」,指的是以戰國時代的國別區分的地域分野(上圖用紅線框起的區域)。燕、趙地區的北半部由於與外族接壤,所以都民風剽悍。漢武帝所謂的「奇士」,大概就是指這個地區多有雄壯威武的豪傑之士。但江充是出身於趙地區裡面的「趙中山風俗區」(上圖用藍線框起的區域),這個區域的風俗與趙地區的西部、北部不太一樣。此區地狹人稠、商業發達,人們熱衷於追求富貴,有不少憑藉外貌與歌舞技能謀生的人,是西漢著名的倡優、美女出產地。漢武帝最寵愛的李夫人就是中山人。江充平日的穿著華麗,也符合他的家鄉喜好修飾外貌的風俗。

在漢武帝眼中,江充辦事辦得不差。江充曾經自請出使匈奴,回來之後漢武帝應該對他的表現感到滿意,拜他為直指繡衣使者,讓他負責督察三輔的盜賊,並且查禁過度奢侈而踰越制度規定的行為。

所謂的「直指繡衣使者」,就是身穿繡衣的御史,是漢武帝派出去維持治安的特使,權力很大。「三輔」地區指的是京兆尹、左馮翊、右扶風這三個行政區劃,這裡是西漢的首都特別行政區,居民裡面有特別多的豪傑(如前面提到的京師大俠朱安世那種人)、皇親國戚、超級有錢人,治安特別難管理。

這些住在三輔的皇親國戚與皇帝的近臣多半過著奢侈放縱、僭越制度規定的生活,江充通通都不放過、一個個抓出來彈劾,還請求皇帝准許他沒收這些人的車馬、把這些人抓起來丟到軍隊裡叫他們準備去打匈奴。

漢武帝批准了江充的請求,搞到這些貴戚子弟全都嚇得半死,跑去跟皇帝磕頭求饒,表示希望能繳錢贖罪。漢武帝又通通都答應,讓他們掏錢給軍隊,共得到數千萬錢。這樣一來軍費立刻賺飽飽。江充就是有這種幫漢武帝生錢的才能。

江充不但外貌討漢武帝喜歡,行事作風也稱漢武帝的意。漢武帝認為江充執法不阿,公正無私,講的話也中聽。

就是因為有漢武帝在背後撐腰,沒多久江充就惹到衛太子頭上去了。

江充隨漢武帝去甘泉,在路上遇到太子家派出的使者乘車馬在馳道中行走。馳道在正常情況下只有皇帝的車隊能行走,江充於是把太子的使者連人帶車拘留下來交付給主管的官吏。

圖 3:漢代的車隊(圖為東漢時代的畫像石)

太子聽到這件事之後,派人向江充道歉求情,說:「我不是吝惜車馬,實在是不想要讓皇上知道這件事,因為我沒有好好地管教我的近臣。希望江君能寬恕他!」江充不鳥衛太子的求情,還是上報給漢武帝知道。

漢武帝得知這件事之後說道:「人臣就應當要如此。」武帝本來就特別賞識這種敢於拿豪強、貴戚、近臣開刀的官吏,於是江充大受武帝信任與重用,威震京師。

江充與衛太子結下樑子之後,他的官運也並不是一帆風順,過了幾年宦海浮沈的生活。

征和二年春季,公孫賀父子的獄案爆發,牽連到衛氏家族的其他人,甚至連公主都因而被誅殺。該年夏季,漢武帝移駕到長安城西北邊的甘泉宮去避暑。

此時江充似乎獲得隨漢武帝去甘泉宮的機會,他得知漢武帝當時正在生病。江充尋思著漢武帝已經年紀大了(當時 66 歲),自己又得罪了衛太子,萬一皇上駕崩、太子登基,自己就要小命不保了,於是他決定趁著衛氏家族正被清算的良機全力傾陷衛太子。

江充先上奏給漢武帝,說漢武帝會生病是因為有人在行巫蠱詛咒皇帝。前面提到過,漢武帝是非常相信這套、而且也害怕這套的人,於是漢武帝任命江充為使者,專門負責偵查「巫蠱犯罪」。

江充帶著胡人巫師到處挖地找偶人,逮補夜間舉行宗教儀式祝禱的人,又叫胡巫找出鬼魅的痕跡;蒐集這些莫須有的證據之後就捕捉當事人,指控他行巫蠱,用酷刑逼迫人認罪。

老百姓也有樣學樣地以巫蠱罪名互相誣陷,官吏每每在收到指控後以「大逆無道」的罪名彈劾這些人,這種罪名在漢代可以判處死刑、家屬還要連坐,牽連到這類案件而被處死的人前後達到數萬。

這時江充已經看透了漢武帝的疑心病,他知道漢武帝年紀大了,到處懷疑身邊的人都可能用巫蠱詛咒自己;而這種罪狀根本就無法證明真假,但也沒有人敢幫犯巫蠱罪名的人伸冤。

眼看著漢武帝放任巫蠱獄案橫流,江充又採取了進一步的行動。這次他的目標深入皇宮之中,更接近衛太子了。江充先向漢武帝報告,說皇宮中有「蠱氣」,表示有人在行巫蠱。接著江充試探性的以巫蠱罪名治了後宮不得寵的夫人的罪。

漢武帝沒有阻止江充。江充的膽子因此更壯了,接下來他的整治目標是衛皇后。

江充甚至搜查到深宮之中去,他進入到皇帝平時休息起居的區域(這種地方平常當然是只有皇帝親信與家人才能進去),破壞了皇帝的御座以挖地找尋偶人。

事態發展到這種地步,漢武帝不但不阻止江充,還派了按道侯韓說、御史章贛、黃門(皇帝近侍)蘇文等人去協助江充。江充得到皇帝派遣特使撐腰,於是便有膽到太子宮去調查巫蠱,在那裡掘地得到桐木人。

這是征和二年秋七月的事。當時漢武帝還在甘泉宮避暑,留下衛皇后與太子在長安城中。面對江充的行動,衛太子會怎麼做呢?

本回時間軸

圖片來源:

圖 1:上圖、左下圖出自孫機,〈深衣與楚服〉,收入《中國古輿服論叢(增訂本)》(北京:文物出版社,2001),頁 140、144。下中圖出自孫機,《漢代物質文化資料圖說》(北京:文物出版社,1991),頁 231。右下圖出自林巳奈夫編,《漢代の文物》(京都: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1976),圖版頁 31。

圖 2:雷虹霽,《秦漢歷史地理與文化分區研究:以《史記》、《漢書》、《方言》為中心》(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07),頁 127。

圖 3:中國美術全集編輯委員會編,《中國美術全集‧繪畫編》第十八冊‧畫像石畫像磚(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1988),頁 10。

小黃

小黃

一隻黃狗,或一根香蕉。雖然研究漢代,但是一點也不想穿越到漢代。
小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