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檢證:伊斯蘭國在摩蘇爾博物館究竟破壞了什麼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Christopher Jones
譯者:王紫讓

昨日,伊斯蘭國釋出一部宣傳影片,自從去年夏天摩蘇爾陷落以來,恐懼擔憂的事情終於發生了:摧毀摩蘇爾博物館的古代收藏品。至今此影片已被全世界所知,並且所有主要新聞社皆有報導。本篇以及接續的文章將試圖確認毀壞的藏品以及評估損失。

如同伊斯蘭國先前的影片,此次影片中也有一位講者解釋毀壞藏品的動機。以下是《國際財經時報》提供的翻譯

古人崇拜我背後的殘蹟而非真主。這些古人,像是亞述人和阿卡德人還有其他民族,向他們信奉的戰神、農業神、雨神獻祭……先知穆罕默德進入麥加的時候,赤手空拳拆卸了這些偶像。我們奉先知之命來拆除並且把這些偶像摧毀,古代先知的同伴征服國家時也這麼做。

接著影片顯示一連串剪接片段,包括伊斯蘭國好戰份子推倒雕像,用大槌擊碎它們,以及使用手提電鑽將一些雕像的臉面化為粉末。

大部分毀壞的工藝品可以分為兩類:羅馬城市哈特拉的雕像,此城市位於摩蘇爾南方的沙漠;以及從尼尼微及摩蘇爾附近的考古遺址,像是Khorsabad和Balawat的亞述藏品。本篇文章討論亞述藏品,後文將會討論哈特拉的藏品。

內爾伽勒城門(The Nergal Gate)


此張照片中,敘述者站在內爾伽勒城門前,這是尼尼微北方的一座城門。兩尊人首公牛身雕像守衛城門入口,此雕像在阿卡德語中稱為lamassu【以下翻譯為守門神】。這座城門以及其守門神最早由奧斯丁‧亨利‧賴爾德爵士在1849年發掘,但是旋即重新埋回。左側的守門神,也就是伊斯蘭國敘述者後面的那尊,大約在1892年前重新出土,一位當地人付錢給鄂圖曼官員,索要雕像的上半部,將雕像切半並且火中毀壞,為的是取得雕像的石灰。右側的守門神則一直埋於土中,直到1941年的大雨沖蝕土壤使雕像裎露。內爾伽勒門之後便重新組建,並且公開展覽【原註一】。

這座城門造於辛那赫里布國王(Sennacherib)擴建尼尼微城之時,大約是西元前704到690年。影片以特寫停止於2分26秒,並且敘述「此城門與神祇內爾伽勒有關,其為瘟疫與冥界之神」。左側的守門神上半部早已失去,似乎不是毀壞的目標。然而右側的守門神被手提電鑽削去顏面,造成無法修復的傷害。

這張照片是城門損毀前的樣子,在此供作比較。沒有證據顯示重新建造的城門本體受到損傷,附圖是尼尼微城各大城門的位置【http://goo.gl/SjaHQT】。

在城門內還有兩尊額外的守門神,保存情況比外面的要差。裡面的兩尊嚴重殘缺,左邊這尊鼻部以上的頭已經消失,而右邊這尊除了頭之外全部都不見了。左邊的守門神被大槌打裂成碎塊,而右邊的守門神其頭顱被手提電鑽損毀。

上圖:2009年的內爾伽勒城門內部(來源:http://goo.gl/YyhCC8

  Balawat眾城門(The Balawat Gates

影片簡略地帶過Balaway【王註:原文如此,應是Balawat】青銅城門的殘片(鄰近現代的Qaraqosh)。此處發掘出三座城門,兩座由Hormuzd Rassam在1878年發掘,目前在大英博物館,另外一座則由Max Mallowan在1956年發掘,在摩蘇爾展覽。Rassam發掘的城門是在國王Ashurnasirpal二世統治期間(統治期間為西元前883到859年)以及Shalmaneser國王三世(西元前859到824年),Mallowan發掘的城門也是在在國王Ashurnasirpal二世治下。

這些青銅橫帶將城門的木頭束連結在一起,並且聯繫到柱子上,它們並由華麗的亞述軍事場景裝飾著。

上圖:影片中55秒處顯示展覽中的Balawat城門殘片

大約有三十片殘片在2003年的入侵之後,美軍到達保護摩蘇爾之前被洗劫,圖中的空隙就是被洗劫的殘片位置。

在影片中,沒有任何城門殘片被摧毀或損壞,由於它們易於搬運,因此可能轉移至古物黑市上販售。如果它們真的出現,為了便於辨識,我附上一張大英博物館的Balawat城門照片。

上圖:重建之後裝上木頭的Balawat城門,由原作者攝於大英博物館

上圖:大英博物館所藏Balawat城門典型的片段,圖樣上方是戰車的攻擊,下方則是國王收受納貢,由原作者拍攝

其他守門神(Other lamassu)

在影片1分10秒處,出現了兩尊額外的守門神,這些是早期的樣式,用了獅子身而非公牛身。在影片中並無摧毀它們的畫面,然而,影片將近結束時,所有無法搬動的雕像都被摧毀了,所以它們存留的機會也很渺茫。

浮雕(Relief Sculptures

在1分19秒辨認出部分重建的浮雕,判斷是Dur-Sharrukin(現今的Khorsabad)的物品。此座城市由國王薩爾恭二世建造,約在西元前716年左右,並在705年國王死亡之時廢棄。此種浮雕的主題通常是納貢者謁見國王,在此藏品中,其中一位請見者手持堡壘模型。

相似的景象可在其他博物館的收藏中見到,例如芝加哥大學的東方研究所。

另外一件摩蘇爾博物館的浮雕(1分26秒)則是國王跪於男女神祇之前,在近東藝術裡可見類似的景象包括漢摩拉比的石柱。

在1分28秒顯示一幅浮雕場景,一位士兵正在計算敵人頭顱數目,其他士兵則用攻城梯攻擊一座堡壘的牆。

這件浮雕似乎讓我覺得有點假,不論是其顏色或是細節的精密程度,如這面。一開始我相信這是其他地區收藏浮雕的石膏拓印複製品,只是我無法確認原件是甚麼。這一定是西元前9到10世紀的造型樣式,也許是複製品。

在1分42秒出現的浮雕上有隻瀕死的獅子,從赫赫有名的亞述巴尼拔(統治期間為西元前668到627年)獵獅浮雕。

這很明顯是大英博物館藏品的複製。

大英博物館的獵獅浮雕,由原作者拍攝

今日大英博物館發表聲明(http://goo.gl/Qf3bcb),聲稱「我們可以確認在影片中沒有任何藏品是本館的複製」,然而如上所示,至少有一件並非如此,因為至少有一件是大英博物館藏品的直接拓片,或更像是模仿其藏品所造的複製。

在1分43秒,攝影機移動至一件浮雕,上面是兩位弓箭手以及一台攻城衝車:

這是一件寧錄城浮雕的右半部複製品,原件在大英博物館。

國王Tiglath-Pileser三世中央宮殿的浮雕,取自寧錄城,大英博物館藏,大英博物館攝(http://goo.gl/ydPpsm

因此,我相信影片中大多數的亞述浮雕都不是真品。

薩爾恭國王的雕像(?)(Statue of Sargon (?)

在1分44秒處,出現一個被推倒且損壞的雕像,判斷是亞述國王薩爾恭二世(統治期間為西元前722到705年):

這個斷面清楚顯示這是石膏製的。此雕像的形狀及披肩的樣式近似於大英博物館的國王Ashurnasirpal二世雕像(http://goo.gl/jn5yyz),然而影像上的帽冕表示此並非該藏品的複製,而在鬍鬚上的小卷曲更相似於大英博物館的這尊雕像:

守門神樣式的雕像頭部,原作者攝於大英博物館

此雕像或許是原品的重建,與之類似的Nabu神祇雕像發現於Dur-Sharrukin,這應該不是國王薩爾恭二世的雕像,而僅是他統治期間的一尊雕像而已:

在Dur-Sharrukin之Nabu神廟的雕像,芝加哥東方研究所,由原作者拍攝

結論(Conclusions)

值得注意的是,在2003年大約有一千五百件藏品從摩蘇爾轉移到巴格達的伊拉克博物館(http://goo.gl/L4KqZN),以使這些藏品受到更好的保護。然而很多雕像因為太大或是太脆弱無法搬運,只能留在原地。關於亞述藏品,至今最慘重的損失是內爾伽勒門的守門神,因為右側的保存情況極為良好。這已是少數保存至今且在原處的守門神,如同在古代亞述,它招呼旅人一般,它也在此招呼前來尼尼微的訪客。至於博物館裡的藏品,許多是複製品,然而有些似乎仍然是真品。哈特拉的雕像損毀更為慘重,我會在接下來的文章簡略敘述。

原註(references):

[1]J.P.G. Finch, “The Winged Bulls at the Nergal Gate of Nineveh,” Iraq 10, No. 1 (Spring 1948): 9-18.

*原文連結:Assessing the Damage at the Mosul Museum, Part 1: The Assyrian Artifacts(本文翻譯已獲原作者同意)

作者簡介:Christopher Jones,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近東學系博士生
譯者簡介:王紫讓,台大醫學系二年級學生,課業之外對歷史與人文頗有興趣,以現代博學家自許,特別鍾情美索不達米亞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