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之都──長安城(上)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原載於《典藏‧讀天下》雜誌三月號

七到九世紀的世界上,可能沒有一個城市像長安一樣擁有那麼多的故事。

作為唐帝國的首都,長安除了本地居民之外,更聚集了來自帝國各地的商旅、士人、軍人、官員與他們的家眷,多達百萬的住民,他們的悲歡離合與長安的命運連結,使長安城不只是他們人生的舞台、更成為故事中的重要角色。

長安城中的故事不能盡述,但是關於愛情,卻是人人都喜歡聽的,所以我們試著從這些故事來一探長安!
※※※

長安是一個從漢代就存在的地名,沿用了數百年。當隋統一南北朝後,有必要審慎選擇新帝國的首都,而漢長安城屢遭兵禍、土地鹽化,加上隋篡奪了北周,城中不時傳出北周皇族鬼魂作祟的傳說,迫使隋在漢長安城的南邊重新規劃了新的都城,命名為大興城,唐代更名為長安。

唐長安城大致上沿用了隋代的設計,只更改了一些坊名,從空中鳥瞰,長安城的北面是政府機關所在的皇城、皇城的北方則是皇帝所在的太極宮。太極是宇宙萬物生成之始,這樣的結構,顯示了時人的宇宙觀—長安城不只是人間的國都,也是宇宙運轉的中心。

長安城平面圖

雖然長安有著崇高神聖的意義,但是在城中生活的人卻非神仙,大多數人仍要為生活勞 碌,不過長安人卻以一種悠閒的姿態,等待著四季變化時代來的樂趣。

那個時代沒有手機,所以他們很習慣耐心等待,等待花開、等待夏夜、等待秋天烤熟的栗子、 等待冬季不太常見的大雪。除此之外,還要等待每年正月解除夜晚宵禁舉國同歡、等待三月曲江邊上全城戲水玩耍的日子、等待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送來的書信、等待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的親友,甚至等待倉皇逃離的皇帝再次歸來……因此,長安的故事裡,也有許多是關於等待與錯過的。

※※※

長安之春──人面桃花

春天是長安最美的季節,這個時節,正是科舉放榜的時候,城中穿梭來去的人,有不少來自外地的讀書人,不論是失意或是得志,都要趁著花開的時候,折下一枝東風,翩然而過。

有 一個故事是這樣說的,一名落第的才子崔護在春天踏青獨行,來到一棵盛開的桃樹下。那一日,桃花紛飛,樹下有一戶人家,才子便去求水,一個少女從門縫中與他 問答,才知道他是博陵崔家的人,那是一個延續長達數百年的名門、一個百姓不可能高攀的家族。才子與她攀談,而少女只是深深凝望不語,最後才子只得離去。

隔 年,才子又在桃花時節前去,只見門扉深鎖,於是才子留下一首詩『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幾日後,才子又去, 一個老翁出來,指責他害死了獨生女,才子大驚,問起緣故,才知道原來少女幾天前看見詩後,因為絕望、絕食而死。才子聞言,請求入內致哀,少女容色如生,彷 彿剛睡著一般,才子抱起少女的屍身,放在腿上,抱著她的頭大哭說:「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在才子的呼喚下,少女復活,最後嫁給了夢中情人。這個美好的結局,從唐代社會的現實面來看,不大可能成真,但或許也是長安的春天不適合太多離別。

興教寺↑現代的長安城南

※※※

夏日錯戀──〈霍小玉傳〉

唐 代的長安城四周有許多樹林,曾經號稱『綠海』,夏天不像現在那麼熱,不過對於養尊處優的貴族而言,還是很不舒服。加上南高北低的地勢使得夏季的暴雨常常灌 入皇城與太極宮,在氣候與水患的壓力下,初唐的皇帝們便在長安東北的龍首原上興建了大明宮,在盛唐時代,大明宮取代原先的太極宮,成為唐帝國的政治中心, 也是許多士人與官員夢想中的世界。

大明宮含元殿想像圖↑ 大明宮含元殿想像圖,盛唐以後的國家大典都在此舉行

中唐時代的一個故事,就發生在夏日的長安,一個剛考上科舉的青年李益在六月時來到長安,預備參加制科考試,考取之後可以得到很好的官職。擁有這樣大好前程的 男子,總不乏有人介紹妻室,此時,有人向他介紹了一位美女,名叫霍小玉,她原是一位親王的女兒,因為母親出身低賤而被兄弟趕出王宅,不得已淪落為妓女。

歷史豆知識:
親王的女兒淪落風塵,這對現代人來說是無法想像的。
但是在唐玄宗時,曾頒佈一個命令,明定宗室(皇族)成員在外所生的子女,
如果不由生父領回家入籍的話,就不能享有宗室的身分。
這個規定顯示了當時的宗室男性有不少「外室」,也就是情婦。
情婦所生的女兒,若沒有被生父入籍的話,就只是一般人。

才 子佳人,年貌相當,自然是山盟海誓、難分難捨,兩年之後,李益果然考取制科(一種特殊考試,考取後可直接任官)、分發到關東為官。臨行之際,霍小玉殷殷囑咐,李益也再三保證安頓好了之後必來 迎娶,兩人就此分別。沒想到李益剛到關東,其母就已經為他訂了婚約,他不敢抗拒母命、也不想妥善地安置霍小玉,於是以逃避的方式想令霍小玉斷了念想。

癡情的霍小玉仍在長安城中等待,耗去了青春、也耗盡了家財,貧病交加中,不得不質當了父親給她的禮物紫玉釵來維持生活,玉釵被宮廷玉匠瞄見、認出是親王從前命他所作,因而將此事稟報給一位公主,公主感嘆之下資助了霍小玉的生活,卻不過是延長了這場愛情悲劇的時間。

圖四↑ 女子頭上插的就是玉釵

而後,霍小玉病重,亟欲見李益一面,但是婚期將近的李益雖然又回到長安,卻沒有勇氣面對被他拋棄的霍小玉。最後,一個俠士聽聞此事後,半騙半擄地將李益帶到霍小玉面前。

面 對這個負心人,霍小玉的愛與恨一樣深重,她不惜使自己化作厲鬼來詛咒李益永遠無法得到幸福的婚姻。

此後,李益成為一個嫉妒的男人,他無法忍受任何男人接近 他的妻妾,故事的最後,以一種懸疑的手法鋪陳了李益病態的佔有慾,究竟是霍小玉的詛咒成真?或者這段愛情已成李益永遠的心魔?

繼續閱讀:戀愛之都──長安城(下)

謝金魚

謝金魚

原是唐國京兆府萬年縣青龍坊一尾迷途胖金魚,而後出了玉門關就回不來了,目前正在中亞世界野放中。

自認是不入流歷史學家、三流小說家、二流美食家與一流吐槽家。
謝金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