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之性,前線之愛:ㄕ父的軍中樂園記憶

Print Friendly

話說自從老ㄕ成了網路作家,ㄕ父(也就是我爸),他這麼說:
「誒?那怎麼不寫寫你爸的故事啊?」
我回答:
「你有好故事,那我就寫出來。」
ㄕ父一邊說著:
「我的故事可多著哩!」
但是真等老ㄕ去問他有啥故事可說,ㄕ父一時之間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所以我本來就當作是他在抬槓,直到一個偶然的機會,竟真的讓老ㄕ聽到一段頗為曲折離奇的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

那時,我們一家四口上館子吃飯(成員包含ㄕ母,也就是我媽,以及ㄕ姐;話說當我家人聽到我在網路上給他們起了這些稱呼,他們當場臉上三條線)。

吃著吃著,我順口一句:

「聽說電影台最近要播放『軍中樂園』,我還蠻想看的。」

下載 (2)

圖片為:軍中樂園電影海報

ㄕ父不屑的說:
「哼,那一定是部爛片。」
老ㄕ:
「你又知道啦?」
ㄕ父:
「我雖然沒看過那部片的預告,可就覺得是部爛片;你老爸我可是真的經歷過那個時代,後邊的人沒經歷過那檔子事,再怎麼拍也拍不出那個味道。」
這時ㄕ姐問:
「什麼是軍中樂園啊?」
於是ㄕ父開始說起他當兵的往事,時間來到民國六十年代,地點是在馬祖的東引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下內容,以ㄕ父為第一人稱進行敘述)

你老爸我啊,小時候家裡窮,為了省學費,於是就被送到軍校。當時軍校的規矩,在校2年,出校要服役5年;你爸我是海軍,所以出軍校後,不太常待在臺灣,而是往返離島之間。

有一次,馬祖東引缺人,長官就說:

「ㄟ!就你啦!調去東引駐守。放心啦,你只要待例個月,而且我會盡快調你回來。」

X你娘!結果老子整整駐守了九個月,完全被坑了!

(老ㄕ:「那你駐守外島有加薪嗎?」)

加薪有啥用?你知道東引離敵軍前線有多近嗎?我出發去東引前,軍方還給了「安家費」,按我說,那根本是等敵軍打過來,給我們家人當白包使用。

(老ㄕ:「那你們島上駐軍多少?」)

五千人

(老ㄕ:「那不少啦!現今金門駐軍也不過三千。而以現在東引鄉人口不過一千兩百人來看,五千駐軍是很恐怖的比例ㄟ。」)

那有啥用?金門最高時期還有十萬大軍ㄟ!但只要人家認真打過來,一個小島五千駐軍,一下子就給人端掉了!

而且我說東引那地方真不是人住的。當地沒有自來水的,都要用井水,但那時我們東引島配給軍方的井不過兩口,所以大家是爭著搶水。我不搶水,為什麼?因為那水泥沙一大堆其實也不怎麼能用,我們每次丟明礬下去過濾,起碼都沉澱出四分之一以上的泥沙。

(ㄕ姐:「可是起碼過濾啦?」)

你不知道,明礬加得少,水不乾淨,可明礬加多了,水又會有苦味。那水啊,要用來洗澡、洗衣、刷牙,甚至煮飯炒菜都用那個!那你說說我們的伙食會是什麼德行?

另外東引又很潮濕,春天一到開始犯潮時,整個房間全都是積水,甚至超過腳踝!那根本無法走路,我們都是在地上墊好幾塊磚頭,踩在上頭走。

你爸我還是軍官,我住的是二樓房間都是這樣子,那你說說我們住地下坑道的弟兄又會是什麼樣子?別的不說,我們每一張床都被水氣搞得破破爛爛,而且平常睡覺屁股躺著的那一塊位子,更是特別容易碰一個大洞。濕氣還使蜈蚣特別容易生長,每天早上一起來,蚊帳上、鞋子裡,甚至是襪子裡邊都有可能出現蜈蚣,那蜈蚣比我食指還粗還長!

你說說這怎麼過?敵人說不定隨時打過來,島上生活又這麼惡劣,有些人就會去軍中樂園發洩。

(註:

由於以前的軍人不能在當兵期間結婚,也不能交往,這使得許多軍人的性需求無法排解。政府於是就從位於國防前線並有十萬大軍駐守的金門開始,成了「軍中特約茶室」。但是軍人更喜歡稱呼那裡為軍中樂園;或是以該單位在軍方的電話專線代碼八三一,俗稱為八三么。其實,茶室裡沒人喝茶,而是充滿了軍妓(或稱公娼、性工作者)的特種行業。

由於離島地區實在沒有太多的娛樂,許多生活苦悶的大兵往往一放假,就往特約茶室尋求慰藉,軍中樂園因此越開越多。除金門本島有七處,臺灣本島後來也有設立;巧合的是,ㄕ父身處的東引,由於位在國防位置最北端同時又極接近對岸,所以也設立特約茶室。只是東引島軍人不稱其為八三么,而是叫「第八大隊」。其命名原因,是因東引守備區駐有七個大隊,那軍中樂園就是大兵們時不時光顧的第八個單位了。)

11231323_1594755437455037_1478165589172243682_n

(圖片為:東引地區的軍中樂園入場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ㄕ:「爸,你不會也去過吧?」此時但見ㄕ娘臉色一沉,默默扒飯,但好像有股煙硝味……)

下載 (4)

(老ㄕ當時腦中浮現這個畫面)

沒!我沒去過!

(此時但見ㄕ娘臉色和緩,重新有了笑意)

但我很有機會可以去。

話說當時我跟島上的醫官關係很好,因為我屬於海軍體系,而海軍特別照顧我們這些留在路上駐守的弟兄,所以當每次補給船來到東引,我們相比陸軍都有特別高的待遇。

那時每位弟兄領到的補給物資,也不過就是餅乾一包、水果罐頭一盒

但對於一天到尾吃泥巴水煮成食物的人來說,已經很不錯啦!而且水果罐頭當時可是高級品,民間老百姓要吃到還不容易哩!

咱們海軍跟陸軍不同的是,陸軍只能拿一個餅乾還有罐頭,我們海軍卻能拿三包餅乾還有不同種類的罐頭。當人家陸軍永遠只有鳳梨罐頭時,我可以拿到:蘋果、水蜜桃、荔枝、龍眼、鳳梨……是要多少有多少。

不過我對水果罐頭不是那麼感興趣,所以我都會把多的水果罐頭送給醫官。

(老ㄕ:「你送給醫官幹嗎?」)

打好關係啊!

醫官很重要好不好,因為軍人生病就給他看,也是他配藥給你。那藥是有分好壞的,好的藥一吃就好,壞的藥則是怎麼吃都不會好。

問題是:好藥數量不多,醫官憑什麼給你?那當然就是要靠關係嘛!

所以我每次都把多餘物資送給醫官,醫官就跟我關係特好,等我每次看病,他一看是我,立刻拿最好的藥出來。

(有在軍中看過病的人,應該很了解軍醫看診的品質吧)

有一次,我去找他,他跟我說:

「ㄟ,看你平時那麼照顧我,今天給你好處,我等一下要去軍中樂園幫忙檢查(註:這是指性工作者必要的健康檢查)。你可以跟我去,免費的讓你看個夠!」

(老ㄕ:「我嚓!這好處是這樣給的啊?老爸你不會去了吧?」
此時ㄕ娘停止吃飯,感覺得出來……有殺氣!)

我說:「我沒興趣!」所以最後我沒去過軍中樂園。

(呼,好加在,ㄕ娘又開始笑著臉夾菜了)

不過我有一個同袍倒是真的跟軍中樂園鬧出些事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話說當時我們認識一個軍中樂園的女生,她本來在臺灣當私娼,結果被警察抓到了,警察問她:

「現在給你兩條路。一條是進監獄服刑,而且留下案底,以後出獄也難過;另一條是你『自願』去軍中樂園,這樣不用坐牢,案底我們也幫你消掉。」

所以那女人就這樣來到馬祖服務。

(老ㄕ:「還有這檔子事?」)

這事可多了,倒也見怪不怪,不過我、同袍、醫官看她可憐,所以有時開小灶打牙祭時,就請她過來吃一頓。我想也是因憐生愛吧?到最後,我那同袍竟對那女人有意思了。

(老ㄕ:「這事在軍中准許嗎?」)

當然不准!要是女的不在軍中服務,男的也退伍,那自然沒事;但若是真的在服兵役期間跟人發生感情,那是要送軍法槍斃的!

(註:
根據網友提供的說法,軍中若是開放交往,那將會出現不計其數的亂子,因為那很容易引起男性間的紛爭。

網友表示,他的同學是在小金門當末代831兼職醫官,那位醫官就看到有個小兵愛慕一個軍官的女人,結果被長官藉機惡搞,沒想到那名小兵氣不過,竟往長官寢室裡丟手榴彈!最後,長官完蛋、兵判軍法也完蛋、那女人也就此失蹤了……)

(註:前面提到小兵愛慕軍官的女人,會這麼說是因為831有分等級,兵和官是不同群的女人待召,然後服務軍官的侍應生,素質自然比較好。)

DSC00876DSC00877DSC00878DSC00879DSC00880DSC00881DSC00882DSC00883DSC00884

(從以上一系列組圖,我們可以看到軍官及小兵侍應生的價錢差別。同時也可以曉得,依照物價,去軍中樂園享受其實是挺燒錢的。)

(ㄕ姐:「他們不知道嚴重性嗎?」)

當然知道,但他們還是就這樣私底下越來越密切了。他們都知道,這是一條不歸路,而且這兩人真的能有好結果嗎?就算真的熬過了軍隊,出了社會,他們真能在一起(我想ㄕ父的意思是:家人的反對、社會觀感、還有情變之類的)?但他們還是這樣下去……

(老ㄕ:「後來呢?結果如何?」)

結果……
結果就是

.
.
.
.
.

我九個月的駐守時間到期了!我終於離開東引了!

(老ㄕ:「等一下!那你同袍的結局呢?就這樣沒啦?」)

誒,那時候軍隊調動頻繁,而且後來我的單位常要往返金門及臺灣兩地,根本沒法即時收到馬祖的訊息,與同袍的關係,也就這麼斷了,自然也就不知道那女人的事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語畢,餐後甜點上桌,我們一家四口沒有再繼續這話題,正如這段軍中樂園的往事沒有一個結局。

如此口述資料能有多少紀錄價值?只怕因可信度存疑而要大打折扣,這是田野調查及口述資料的限制,卻又因是當時人的說詞,顯得有其獨特的地位。

或許如同ㄕ父所說,我終究不是當事人,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因此聽完敘述,我雖有感悟,好像對昔日的社會有那麼些了解,但卻出現更多抓不準的隔閡感。作為一個歷史工作者,我也只能盡好本分,將這段資料紀錄,讓其他人也有機會知道那段過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後還是閒話幾句。

老ㄕ後來在電影台上收看了「軍中樂園」,然後我發現:ㄕ父所敘述的場景,竟大部分都有在電影中出現(包含:軍營環境、對峙的氛圍、圍繞軍中樂園間的愛恨情仇……等)。

電影好不好看,見仁見智,要我說我的感想就是……有意思,當真不錯。而電影作為一種娛樂媒介,竟也成為紀錄或呈現歷史的方式之一(只是如同口頭訪談,因為涉及刻意的劇情營造,電影的史料價值也是會被削減的)。

或許歷史就是如此,那是這一代人對上一代人的記錄及追憶,並等待下一代人從中找到他們對同一段歷史的解讀及建構。這過程有時不只是一門學科的運作,而是每一代人的精神展現吧?

金老ㄕ

金老ㄕ

一個到處流浪的代理教師的教學紀錄
金老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