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級又進擊的韓國咖啡文化

Print Friendly

韓國首爾生活大不易。

筆者曾經提過首爾街道三多,其中一多就是「咖啡廳」。幾乎走沒幾步,就可看到一間間大大小小咖啡廳。這也造成韓國人「白天喝咖啡提神加班,晚上喝酒排解壓力」的社會風氣。

韓國人喝咖啡的風氣日盛,連自己人也看不下去。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在於咖啡價格與日遽增。連同本地自營品牌,如 Hollys coffee、coffee bean 等,一杯基本的美式咖啡,也要 4000 韓圜(折合台幣約 120 元)起跳,更別提動則 6000、7000 韓圜的拿鐵與磨卡。

有時候,喝一杯咖啡都比吃一頓正餐貴呢。問起韓國咖啡為何賣這麼貴?

韓國人也都只能無奈地笑笑說,因為咖啡最初的定價是參考於 1990 年,在梨花大學正門口開設的第一間星巴克(Starbucks)的。全球咖啡之王星巴克,上個世紀就以一杯 4000、5000 韓圜起跳的高價咖啡,打入韓國市場。

有趣的是,星巴克昂貴的咖啡文化符碼,後來也被韓國人用來嘲笑貶低,月薪賺不了多的女性上班族,或靠男生金援的「꽃뱀」(花蛇),每天都要來上一杯星巴克咖啡,來「打腫臉充胖子」自認為有品味。這些女生也就被稱為「김치녀」(泡菜女)、「된장녀」(大醬女、調味醬女)[1]

在「間差社會」[2]內,韓國人為了提神工作,每天喝上五、六杯咖啡,不足為奇。除了上述提到有品牌咖啡之外,還有三合一即溶咖啡條,販賣機速食熱咖啡(約 500 韓圜,折合台幣約 12 元),或最近在街上興起外帶大容量(750cc.)的廉價咖啡(約 1500 到 2500 韓圜不等,折合台幣約 50—70 元)。但是,引起筆者注意的是,韓國咖啡冷飲市場興起了幾個進擊之現象。

首先,在內飲咖啡廳(如Hollys),特別是點美式咖啡品項時,職員都會親切的問客人:「請問您是要淡一點的美式,還是重口味的?」淡一點的口味指的是在冰水內,加上一杯從咖啡機磨豆出來的原汁(one shot),重口味則是加上兩杯(two shots)。同樣價格,顧客可以自由選擇咖啡口味之濃厚。

此外,內飲店的咖啡容量也漸漸增大。登門消費的顧客,憑著會員卡與折價券,可把原容量的咖啡,免費升級成大杯。續杯(大多為美式咖啡,或濃縮)的價格也越來越便宜,由 1500 韓圜(折合台幣約 45 元),到特惠專案 500 韓圜(折和台幣約 12 元)也有。

讓筆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就是當地的便利店,新推出史努比咖啡牛奶(約 2000 韓圜,折合台幣約 60 元)。這款咖啡可說是「進擊版」,因為一瓶史努比咖啡牛奶上,標示瓶裝的咖啡因含量竟高達 237mg,比星巴克現煮的美式咖啡(420cc, 209mg)高,且來到咖啡因含量「紅燈」警示區(200-300mg,或300mg)以上呢。

圖片 1

我們都知道,人體適當攝取咖啡因(caffeine)有助於健康。咖啡因能刺激人體中樞神經,使人們精神振奮、集中,還能夠幫助人體平滑肌的放鬆與收縮、增加腸胃道蠕動、刺激胃酸分泌、幫助排便等功用。運動員在比賽前1小時攝取 200 到 300mg 的咖啡因,比起未攝取者更能促進運動耐力,在運動過後,也能減少疲累感。

但若一個社會,這麼依賴,甚至過度攝取咖啡因,難道沒有問題嗎?

事實上,我們一般生活中常見的飲食也含有咖啡因,像可樂、巧克力或茶類等。若將史努比咖啡的咖啡因,對比常見飲食內所含的咖啡因,發現要吃上 7 到 47 塊的黑巧克力(30 克約為 5—35mg),才抵得上一瓶史努比咖啡。

可口可樂(360cc.)的咖啡因含量約為 46mg,等於要喝將近五瓶,才比得上一瓶史努比咖啡。手搖冷飲綠茶(約500cc.),咖啡因含量約 93mg,也等於要喝上三杯,才比得上一瓶史努比咖啡。[3]在韓國當地,還販賣著其他各式各樣的提神飲料,其中以富含維他命為噱頭,提神又養身,一瓶搞定的「紅牛」(Red Bull),瓶裝 250ml的 咖啡因含量也只有 62.5mg,也就是要喝四瓶韓國紅牛,才比得上一瓶史努比咖啡。

圖片 1
Red Bull

換句話說,在韓國社會,喝了一瓶史努比咖啡,可以抵上吃 7 到 47 塊不等的黑巧克力、5 瓶可口可樂、3 杯冷飲手搖綠茶、4 瓶提神飲料。你說韓國人為了趕緊提神,投入工作而興起的咖啡文化,急不急?快不快?狠不狠啊?

晉級又進擊的咖啡,出現在韓國社會,不知是好還是壞呢?

臺灣行政院衛生署,或者是英國食品標準機構(UK Food Standard Agency)都建議,每人每日咖啡因攝取量不應超過 300 毫克。但我想,韓國人一天咖啡因的攝取量應該遠遠超過。

在韓國首爾生活,連咖啡都要喝好、喝滿、喝多、喝猛啊,生活大不易啊。

當然,若要一天也要喝上四五杯美式咖啡的筆者,來不負責的評價這瓶史努比咖啡。真的,我也只能笑笑說,喝完這咖啡,有像吸大麻般的亢奮感啊!

[1] 筆者私想,泡菜與大醬為常見於韓國餐桌上之物,故用此兩語來諷刺「明明沒什麼,卻愛打臉充胖子。」更值得注意的是,韓國人連在辱罵他人,「食物」意向流竄在詞彙中,可見「食物」在韓國人心目中佔有重要地位。之後,我們也會繼續撰文,來探討被害意識發達的原因之一—食物缺乏。有關於韓語單詞語脈分析,請參閱筆者《韓語超短句—從「是」(네)開始》(統一出版社)、《韓半語—從「好啊」(콜)開始》(統一出版社)二書。

[2] 【再寫韓國】三緣,語言,鑄造韓國「間差社會」(上)

[3] 每天咖啡因攝取量不應超過300毫克….建議:咖啡500cc、茶飲料1500cc

陳慶德

陳慶德

陳慶德,南韓國立首爾大學,西洋哲學組博士候選人,主攻「現象學」,著有熱銷《背包韓語》(聯經出版社)、《韓語超短句》(統一出版社)等系列韓語學習書籍,目前在兩岸三地已計發表文字150萬字,近40本著作,目前沈溺於神話世界、翻譯理論分析,以及亞洲文化差異詮釋,當然,最愛的還是台灣
陳慶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