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球逸話】漫談戰時日本棒球(一):除夕夜的決斷

Print Friendly

1943 年元旦,日本職業棒球聯盟(現 NPB 日本棒球機構前身,1936 年創立)關西分部長小島善平,與由關西職業選手組成的聯隊,從大阪準備前往廣島縣吳市,與吳市海軍工廠隊進行一場勞軍慰問賽。

吳市海軍工廠當時是日本最大的海軍兵工廠,戰艦「大和」便是誕生於此。工廠棒球部鼎盛時期即有高達十一支球隊的人數,在戰前曾培養出包括被譽為「日本首位下勾投手」的阪急怪投重松通雄在內的數名職業好手。陣中以廣島當地的廣陵高校、吳港高校,以及鄰近的豐國高校(北九州市)與島根工(附註)等高校勁旅畢業生為班底,也是前一年才代表廣島參戰全日本都市對抗賽的強隊。

戰艦大和於吳市海軍工廠建造圖。(圖片來源)
戰艦大和於吳市海軍工廠建造圖。(圖片來源

而職業聯隊方稱為「職業野球選拔軍」,但事實上隨著中日戰爭到太平洋戰爭的局勢惡化,職業選手被徵召入伍後,戰死於前線的消息日漸增多。

小島部長與聯隊搭乘元旦下午兩點五分大阪發的急行列車,於晚上九點五十八分抵達吳市車站,隔日上午十點三十分,於吳市二和公園球場進行這次的「職業大野球戰──吳工廠軍對職業野球選拔軍」慰問賽。此次慰問賽也受到每日新聞社吳市分局的大力支持,除了接送聯隊於下榻的宿舍「紅葉館」,元旦當天的大每新聞報廣島版,也在當時有限的報紙篇幅中硬是刊登了一則免費的比賽廣告。

主辦與協辦的努力,以及棒球在廣島的高人氣,讓慰問賽吸引了超過上萬人至現場觀戰,其中當然有許多任職於工廠的「產業戰士」。看著戰時少有娛樂的工廠勤務者從球賽中找回活力,小島非常感動:「球員的拼勁帶給大家最大的滿足,就是這次慰問賽的目的。」從 1936 年日本職業棒球聯盟初創即加入,歷經了戰時與戰後重建期,乃至兩聯盟分裂初期的日職亂世,作為關西分部負責人的小島始終堅守著崗位。

出發至廣島的前晚,也就是 1942 年的除夕,小島的日記這樣寫著:「回想這多災多難的一年,迎來的新年或許也是苦難在即。但我們不會害怕,大決戰之下的新年更具有深刻意義,也讓我們相信勝利終會到手。」在中途島戰役後,日軍開始面對更嚴峻的情勢,而此時希望以棒球激勵軍民的小島並不知道在這新的一年,除了戰況真正逆轉,就連他熱愛的棒球也受到了不小的波及。

就在小島善平以棒球期許新年的 1942 年除夕,日軍與天皇在宮中的御前會議作出了一個決定:從瓜達康納爾島(以下稱瓜島)撤退。當然,這個意味著日軍戰略位置由優轉劣的決定,此時是不會讓民眾知道的極機密。

瓜島位於索羅門群島這個作為美國與紐、澳之間補給線的重要戰略位置,因而自日軍在 1942 年六月下旬於瓜島建造機場開始至撤退為止,以美軍為主的盟軍發動了逆轉戰局的「瓜達康納爾島戰役」。在盟軍陸海空聯合兵力的壓倒性攻勢下,日軍在 1942 年除夕的御前會議決定棄守瓜島,並在 1943 年二月一日開始進行撤退行動,一週後撤出兵力約 13,000 人。

二月九日,日軍大本營向國民以「轉進」這樣迂迴的字眼發表撤退消息。自戰役展開至撤出瓜島,日軍戰死與病死者約 31,000 人,38 艘艦艇沈沒,以及約 900 架戰機遭到擊落。瓜島戰役不僅是前一年中途島戰役後日軍的更大挫敗,同時是盟軍反攻的重要轉捩點。

兩個月後,為瓜島失守而前往南太平洋視察,以鼓舞士氣的聯合艦隊司令官山本五十六搭乘座機遭擊落陣亡,而自戰事吃緊以來持續報喜不報憂的日軍,掩瞞一個月後才公布山本的死訊,民眾聞後不僅受到重大打擊,也對長期捏造捷報的政府產生動搖。只是,一如歷史中我們所熟知的戰時政府,此刻面對重大信心危機的文部省,也選擇了更極端的軍事化教育路線。

瓜島撤退後的三月二十九日,文部省公布了戰時學校體育優先項目,包括戰場訓練、行軍、滑翔等戰技為主,女學生則要求練習射箭,而球類運動僅僅只有由橄欖球修改而來的「鬥球」一項,一切都是為了徵召後稍作正規軍事訓練,便能盡快將學生送上戰場。四月一日,文部省再將國高中與大學的修業年限減少一年,同時陸軍方面讓少年兵的志願入伍年限降低一歲(十四歲可入伍),明顯看出日軍迫切需要兵源。六月二十五日,內閣再決議「戰時動員體制」,讓學生在一年內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需前往工場、農村協助後勤,甚至是直接參與國土防衛以及軍事訓練。

急需兵源下的另一個徵兵規定修改,則是原本二十六歲以前的大學在學生被徵召時可暫時婉拒,政府卻於九月二十二日突然公佈除了理工科系學生外,一律須直接入伍。許多大學生無預警地面對生死未定的將來,當中也包括了早稻田與慶應兩所名校的棒球隊隊員。

十月十六日,兩支校隊於早大的戶塚球場為接到兵單的隊友們舉行餞別賽,史稱「出陣學徒壯行早慶戰」或「最後的早慶戰」,在日本棒球史上寫下令人不捨的一頁。受徵召的隊員於兩個月後入營報到,在當天登錄球員中,最後有五人因戰事喪生。

最後的早慶戰。(圖片來源)
「最後的早慶戰」。(圖片來源

當時仍努力維持運作的日本職業棒球,同樣面臨戰況吃緊、選手短缺的局面:入伍的現役選手不僅歸期未定,回不回得來都是問號;想要放眼未來鎖定高中或大學的好手,但此刻種種政策都讓學生棒球已是實質上停擺。球界人士憂心忡忡,但苦難卻尚未結束。

(待續)

──

附註:現島根縣立松江工業高等學校,1930~1940 年間以島根工名義參賽,1946 年改為松江工至今。

野球逸話

野球逸話

輔大歷史系肄業後,在十多年的音樂工作中,反而透過棒球再度與史料相遇,因而懷著感謝的心情,在此分享日本棒球的故事。
野球逸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