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臺灣沒有雲林市?

Print Friendly

作者:陳昱仁(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碩士生)

不知道各位朋友是不是跟我一樣一直很困惑,為什麼全台灣的縣幾乎都有同名的市。單單就只有雲林縣沒有雲林市?雲林市究竟是改名了,還是藏在哪裡?

先說答案,其實台灣還真有一個小小小的雲林小聚落,但匪夷所思的是,這個小小小的雲林村並不在雲林縣裡,而是在南投縣竹山鎮的市中心,目前叫做雲林里,這是個過去稱作雲林坪的小村落,裡頭還有一座雲林國小證明它的出身。

雲林縣行政區圖。
雲林縣行政區圖。

怎麼雲林跑去南投竹山了呢?

其實不是雲林落跑了,而是起初大清國在嘉義縣與彰化縣之間設置新縣時,把縣治設置於沙連堡林圯埔(今日竹山)近郊的九十九崁雲林坪上,據說因此就以那個仙霧裊裊的小山丘命名,將這個新成立的縣,命名為雲林縣。只是後來因巡撫邵友濂,認為縣城的位置太靠近內山,所以雲林設縣六年後,縣治便移到斗六,直到今日,雲林的縣治都一直是斗六市。

那問題又來了,靠內山有甚麼不好?為什麼要搬家?

孩子,那可是19世紀末的台灣內山呀!

別說深山,當時的中部淺山地帶以及平原上,都散居著包括拍瀑拉、洪雅、巴宰等平埔族部落,更別說南投山區裡猛如虎的原住民好朋友。

當時,台灣西部的淺山地帶,都設有防禦「生蕃」出草的隘寮/望高寮,以及「漢番」界碑,土牛溝等官府設立的「生蕃出沒,漢人勿近」警告標示。當時的原漢雙方不小心落單相見歡,可是會把對方的人頭帶回家作賓客的。

淡水石牌的漢番界碑 (來源:文化部文化資產局)
淡水石牌的漢番界碑
(來源:文化部文化資產局)

那問題又來了,既然內山那麼危險,為什麼大清國在雲林設縣的時候,不像其他鄰近的彰化、諸羅(嘉義),將縣治設在比較平原的地方,沒事設在這麼危險的內山邊上幹嘛呢?

話要說到這兒,又不得不提到我們台灣的那條最長的母親河了,說到那條黃河,喔……不是,是黑金的發亮的濁水溪(古稱螺溪)。

200年前的濁水溪,可不是像如今弱弱病懨懨,河道被盜採砂石挖的一個個疙瘩的小便溪,而是一條很有個性、充滿活力又很難搞的巨無霸大河,無時無刻夾帶著巨量的黑色鐵板砂,浩浩蕩蕩地從竹山/二水奔出內山後,就放射狀的分成四股水路,即最北側的舊濁水溪、現在本流的西螺溪、南邊的新虎尾溪和北港溪上游虎尾溪。

而從這四條主溪流,隨著地勢平緩又在下游分為成百條支流。這些主幹支流,又會三不五時的因為泥沙淤積,或颱風大水而改道,肆虐村民,沖毀良田。

更重要的是,使得大清官員們南北往返的官路中斷。

300多年前,打算從台南往台北採硫磺的大清官員郁永河,在他的《裨海紀遊》中就記載著渡過台灣西部各個溪流的困難。以及可憐的十餘名平埔族男性,涉水拖著牛車,還差點淹死在大水之中,協助他渡河的艱辛。

這種河口三角洲放射狀的緣故,越往河口就有越多支流需要度過。因此,將雲林縣治設在河道最窄,也沒有分支的竹山雲林坪,也就成為官員設治、方便與當時的台灣政經中心台南府連繫、公文往返的首選。

即便是六年後,其實也只是將縣治稍微往平地移動一點點,越過一條清水溪,與一座小丘陵,搬到隔壁的斗六門(今日斗六市)而已,(兩地相隔約20公里),依然是選在濁水溪中上游設治。

至此,斗六成了雲林縣首府。而雲林坪則逐漸消失在人們的記憶之中。

附註:文中「生蕃」為歷史用語,並無對原住民貶抑之詞意。
讀者來鴻

讀者來鴻

這一頁屬於你!你也有故事想說嗎?你對別人說的故事有意見嗎?歡迎來信:[email protected]
讀者來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