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戀愛史】男人歌,唱給誰來聽?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電影《夜宴》被中國知名的網路劇評家老濕列為「大排場、全特效、全明星陣容,但是劇情稀爛」的大片之一,實是名不虛傳。

這部號稱是以莎翁名著《哈姆雷特》為本、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就是很彆扭的電影,在種種吐槽都不足以形容之後,使得電影的插曲〈越人歌〉成為男主角吳彥祖那冷豔卻又陽剛的美貌之外,唯一的亮點而受到矚目。

吳彥祖

作為故事中可謂『苦逼中的戰鬥機』的女配角青女(對應著哈姆雷特的奧菲莉亞)的主題曲,詞中哀婉之意也確實是很適合這個角色,雖然聽周迅唱歌讓我覺得我也要命的糾結了一把。我總覺得這首歌會紅起來,可能不是周迅唱得好,而是太多人(包括我在內)都想對著吳彥祖唱這首歌,於是它就紅了。

可是,〈越人歌〉為什麼會作為青女的主題曲呢?讓我們來看看著名的詩人席慕蓉女士的詩作《在黑暗的河流上》與她的註解吧!

燈火燦爛 是怎樣的美麗夜晚
你微笑前來緩緩指引我渡向彼岸

(今夕何夕兮 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 與王子同舟)

那滿漲的潮汐 是我胸中滿漲起來的愛意
怎樣美麗而又慌亂的夜晚啊 請原諒我不得不用歌聲
向俯視著我的星空輕輕呼喚
星群聚集的天空 總不如 坐在船首的你光華奪目
我幾乎要錯認也可以擁有靠近的幸福
從卑微的角落遠遠仰望 水波蕩漾 無人能解我的悲傷

(蒙羞被好兮 不訾詬恥 心幾煩而不絕兮 得知王子)

所有的生命在陷身之前 不是不知道應該閃避應該逃離
可是在這樣美麗的夜晚裏啊
藏著一種渴望卻決不容許
只求 只求能得到你目光流轉處
一瞬間的愛憐 從心到肌膚 我是飛蛾奔向炙熱的火焰
燃燒之後 必成灰燼 但是如果不肯燃燒 往後
我又能剩下些什麼呢? 除了一顆 逐漸粗糙 逐漸碎裂
逐漸在塵埃中失去了光輝的心
我於是奔向烈火 撲向命運在暗處布下的誘惑
用我清越的歌 用我真摯的詩 用一個自小溫順羞怯的女子
一生中所能為你準備的極致
在傳說裏他們喜歡加上美滿的結局
只有我才知道 隔著露濕的蘆葦 我是怎樣目送著你漸漸離去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悅君兮君不知)

當燈火逐盞熄滅 歌聲停歇
在黑暗的河流上被你所遺落了的一切
終於 只能成為 星空下被多少人靜靜傳誦著的
你的昔日 我的昨夜

我們可以發現,席女士將這個故事詮釋為『越女』對於『鄂君』的暗戀之歌,必須說,在詩句與詩中的情意上確實婉轉動人,不過這真的是 『越女』的歌嗎?

※※※

《越人歌》的典故始出於東漢劉向的《說苑》,有人說這是中國史上第一首翻譯詩,故事是雙重的,第一層故事是楚襄成君與大夫莊辛的故事,事情是這樣的:

楚國的貴族襄成君受封當天,穿著一襲華美的服裝,風儀甚美,他站在水邊正準備渡河,此時,另一個大臣高聲說:「是誰可以送王子過去呢?」

這時,另一位大夫莊辛看見襄成君,覺得他真的是帥得令人一臉血,連忙說:「我我我!!!選我選我!!!」,這原本也沒什麼,但莊辛不知道哪根神經斷了,他竟然說:「我可以托著王子的手送王子上船,克以嗎?」

「呃…….是有必要牽手嗎?我跟你很熟嗎?」似乎是握手這件事並不是很有禮貌,因此襄成君生氣了,但是美男子就算生悶氣也絕對不會跟老夫一樣挫幹譙,他只是憤憤地不說話。

當你很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他就算皺個眉頭你都會自我審查,所以,莊辛恭敬地疊起手,對襄成君說:「安安你好,你聽過x麗嗎……王子殿下你難道沒聽說過鄂君子皙的故事嗎?…….」

全場顯然沒幾個人聽過,於是,莊辛不慌不忙地用楚國人一貫囉嗦的兮兮 style ,說了一個很長、但是又很美的故事。

那一年,楚王之子、楚國的令尹、鄂國的國君子皙在河上泛舟,他坐著一艘豪華遊艇,遊艇上還有氣派華麗的傘蓋,兩旁還奏著音樂,這比金城武還帥氣的華麗出場,讓替他划船的越人不由自主地唱了一首歌。

越人的歌,是用越語唱的,在楚國人聽來也不可解,於是他們用楚語的文字記了下來,就變成了以下的歌詞:

濫兮抃草濫(夜晚哎、歡樂相會的夜晚)

予昌枑澤、予昌州 (我好害羞,我善搖船)

州〈食甚〉州焉乎、秦胥胥搖船渡越、搖船悠悠啊,高興喜歡!)

縵予乎、昭澶秦踰(鄙陋的我啊、王子殿下竟高興結識)

滲惿隨河湖 (隱藏心裏在不斷思戀哪!)

(括號中是中國的音韻學家鄭張尚芳的翻譯,鄭張先生以泰語的發音來考慮真正的意義,這時由於古越語可能屬於侗台語系,而泰語是這個語系中一個發音比較統一的語言。其中的原委與正確的對音,請參見鄭張先生的 Blog ,由於古越語的發音和現代漢語的發音完全不同,所以這些字就不標註漢語的發音了)

這種感覺,大概就像大家今天去威尼斯坐船聽船夫唱歌一樣,雖然一句都聽不懂,但是滿好聽的。只是鄂君是好野人又是王子,雖然他不懂越語,但是他馬上就說:「我聽不懂越語,你們用楚語給我翻譯翻譯。」

接著,當然馬上有人找來了翻譯,就成為了《越人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說(悅)君兮君不知。

如果參照著上面的越語翻譯,不難發現這位翻譯雖然亂譯,卻譯得很高雅,而最後那兩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說君兮君不知」雖然跟原文一點關係都沒有,卻譯出了一種比喻的美感和暗戀的心情,不知是翻譯理解越人心意後、代替他告白?還是翻譯本人的告白……

不管怎樣,子皙在聽懂這首歌後,很感動地上前擁抱這位粉絲,然後將身上的繡被脫下來給粉絲,真是非常現代偶像的作風呀!

當然,我們也別忘了講述這個故事的莊辛。

他說完了這個故事,不急不徐地說:「鄂君是楚國的王族跟宰相,都能跟一個划船的船夫這樣真情流露地擁抱了,王子您的身分哪裡高貴得過鄂君、而我莊辛的身分又難道比船夫來得卑賤嗎?那麼,我想托著您的手,又有何不可呢?」

襄成君聽完,把手伸給莊辛說:「我年輕的時候,也曾經被長輩說我很帥,我也沒有羞辱對方,從今以後,我願意像年輕時候那樣,坦然地接受大家對我的愛(!)。」

※※※

如此看來,整個故事有四個角色,第一組是襄成君 & 莊辛,第二組則是鄂君子皙 & 越人,第一組都是男性,第二組的越人雖然性別不明,但是既然是越”人”而不是越”女”、又被莊辛拉出來當前例,恐怕是男性的機率比女性高得多。

很多越人歌的愛好者無法接受,認為這不可能是古人同志戀情,但是,這真的是「同志戀情」嗎?

楚國是個愛美的國家,楚地的風土人文,孕育出了瑰麗奇詭、充滿想像的楚辭,那些在深山野林、在雲海湖水邊的低吟,與詩經代表的中原地區截然不同。如果仔細地閱讀楚辭,不難發現那些詭譎難明的自然美景對楚國貴族的吸引力,我想,這種對美的感受,也投射在他們對人的感情上。

莊辛是不是愛上了襄成君、越人是不是愛上了鄂君,在現有的文本裡都無法推論,但是莊辛和越人都很誠實地表達了他們對於美的欣賞。

俊美的男人,為什麼不能被另一個男人欣賞呢?

「我喜歡你,哪怕只是見了一面,我就是喜歡你,你很美、你是個令人喜歡的人。但是你喜不喜歡我、你知不知道我喜歡你,那不是我的事。」我總覺得,越人歌、這首號稱中國史上第一首的翻譯情歌,唱出了介於「欣賞」與「戀愛」之間的幽微心意,既卑微,也崇高。

莊辛也好、越人也好,眼中所見為美,或許就沒有性別,我覺得楚國的貴族們、甚至是一個划船的越人船夫,在這部份的造詣還真是頗高的~~~

男人歌,未必就得唱給女人聽。

※※※

原文:

襄成君始封之日,衣翠衣,帶玉劍,履縞舄(音同細,鞋子),立於游水之上,大夫擁鐘錘,縣令執桴(音同福,感謝網友指正是船槳的意思)號令,呼:「誰能渡王者於是也?」

楚大夫莊辛,過而說(音同悅,喜悅的意思)之,遂造托而拜謁,起立曰:「臣願把君之手,其可乎?」襄成君忿作色而不言。

莊辛遷延遝(音同踏,在這裡是疊起來的意思)手而稱曰:「君獨不聞夫鄂君子皙之泛舟於新波之中也?乘青翰之舟,極(音同必,指遮蔽),張翠蓋而犀尾,班麗褂衽,會鐘鼓之音,畢榜枻(音同易,船槳)越人擁楫而歌,歌辭曰:『濫兮抃草濫予昌枑澤予昌州州。州焉乎秦胥胥縵予乎昭澶秦踰滲惿隨河湖。』

鄂君子皙曰:『吾不知越歌,子試為我楚說之。』於是乃召越譯,乃楚說之曰:『今夕何夕兮,搴(音同千,拔取,可能指撐船的動作)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音同資,計量)詬恥,心幾頑而不絕兮,知得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說君兮君不知。』

於是鄂君子皙乃修袂,行而擁之,舉繡被而覆之。

鄂君子皙,親楚王母弟也。官為令尹,爵為執圭,一榜枻越人猶得交歡盡意焉。今君何以踰于鄂君子皙,臣何以獨不若榜枻之人,願把君之 手,其不可何也?」

襄成君乃奉手而進之,曰:「吾少之時,亦嘗以色稱於長者矣。未嘗過僇(音同陸,侮辱)如此之卒也。自今以後,願以壯少之禮謹受命。」

 
 
 
 
 
 
 
 
謝金魚

謝金魚

原是唐國京兆府萬年縣青龍坊一尾迷途胖金魚,而後出了玉門關就回不來了,目前正在中亞世界野放中。

自認是不入流歷史學家、三流小說家、二流美食家與一流吐槽家。
謝金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