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當王后:中國傳統文學中的「多元成家」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手搖杯女孩

前一陣子台北街頭的同志遊行活動熱鬧登場,不禁讓人想起500-600年前的明朝,面對同性戀與「男色」議題包容的態度。萬曆年間王驥德的《男王后》雜劇,寫美男子陳子高周旋在君王與公主之間的感情糾葛,劇中不僅出現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的情節,更有忽男忽女的「易性」與「變裝」橋段,可說是中國文學作品中的奇葩。

被視為亞洲最盛大的同志活動,在2015年10月31號的台北街頭熱鬧登場,不少演藝人員、同志社團與民眾都組隊參加遊行。不少人都做了精心打扮,或者揮舞著彩虹的旗子,讓活動更加活潑、熱鬧。今年同志遊行的主題定調為「年齡不設限─解放暗櫃─青春自主No Age Limit」,希望擺脫社會對年齡、性別的既定印象,並且主張同志婚姻的合法化。這不禁讓我想起500-600年前的明朝文人,面對同性之間情感,以及對「男色」議題的態度。

「男色」又稱作「男風」,就是男人以同性作為親密對象的行為,是中國歷史上屢見不鮮的現象,明代確實有繁盛之情形。明代帝王多好男風,英宗有嬖(ㄅㄧˋ)臣馬良,武宗也有大量的男寵;所謂上行下效,這股風氣也延伸到民間,被視為一種風流韻事或習尚,而得到發展的空間。

明代士大夫群體有明顯的斷袖之風,從「翰林風月」一詞的產生可見其端倪。明代有兩位因斷袖之癖而丟官的文人,萬曆十二年(1584)屠隆與宋小侯夫婦因縱欲行樂,而遭到彈劾。臧晉叔在屠隆事件隔年,也因情色事件謫歸故里,湯顯祖在送行詩中,有「一官難道減風流」句,湯氏對朋友的情色事件絲毫沒有責怪之意,反而將此視為名士風流瀟灑的表現。晚明張岱在其〈自為墓誌銘〉中,曾提到早年的生活情況:「少為紈袴子弟,極愛繁華,好精舍,好美婢,好孌童」「孌童」以現代用語來說,就是指十五、六歲以下的小男生,張岱早年的生活錦衣玉食,他表明自己不只喜歡美少女,也喜歡美少年!而這種「好孌童」的行為在當時被視為一種普遍的風氣,也是文人享樂的內容之一。

事實上,先秦即有男色的記載,到了明代更為可觀,不論是現實生活、場上的舞台表演,或閱讀的想像空間裏,「男色」可說是極為流行的現象,不只是小說中有屢見不鮮的男男戀,戲曲中也有不少關於男色、同性情誼的作品,顯示明代社會對男色多抱持感興趣態度。

明朝自中期以後國力達到顛峰,隨著社會環境與經濟的高度發展,人的思維觀念隨之丕變,明中後期的學術思潮也慢慢正視了情感與欲望的正當性。

男色與同性戀之發展有一特定社會思潮作為基礎,中國古代對於男色雖有道德譴責,卻未採取嚴厲禁止的方式,明代人看待男色,一方面出於娛樂需求,另一方面也被視為是天性之「癖」。雖然也有不少人對這種「顛倒陰陽」、混淆秩序的行為提出批評,但中期以後出現一股「重情」思潮,如李贄、湯顯祖與馮夢龍等人皆提出重「情」的言論,重新思考「天理」、「人欲」對立的命題,並主張提昇「情」的地位以「發名教之偽藥」,這種社會思潮對男男戀有不可忽視的影響力,有助於男色情欲在現實社會中立腳。

說在這裡,我們不能不提萬曆年間王驥德所寫的劇本《男王后》,本劇取材自描寫君臣戀情的《陳書・韓子高傳》與小說〈陳子高傳〉。故事描述身為男子的陳子高周旋在臨川王與玉華公主之間,發展出一段錯綜複雜的感情糾葛,不只描寫了同志情、異性戀,甚至出現了雙性戀情節,在中國文學作品中可謂奇葩。

韓子高
《陳書》紀載為韓子高,「容貌美麗,狀似婦人」,戲曲中改為陳子高。

故事發生在梁末侯景之亂,十六歲的陳子高被臨川王陳蒨的手下捉拿,臨川王見他「身雖男子,貌似婦人,唇紅齒白,目秀眉清」,非常惹人憐愛,於是讓子高改扮女裝,進入後宮服侍自己,成為王后!

有趣的是,陳子高被臨川王立為皇后後,頭簪釵、吊玉環以女裝打扮,一心期盼著「婦隨夫唱」,對於命運的如此安排 ,陳子高頗為得意:「只有漢董賢他曾將斷袖驕卿相,卻也不曾正位椒房。我如今受封冊在嬪妃上,這裙釵職掌,千載姓名揚」,他自比為董賢,更得意於自己所獲的寵愛勝於董賢之上。

與漢哀帝交情非比尋常的董賢,也是成語「斷袖之癖」的來源。

臨川王的妹妹玉華公主對新皇嫂的美色又驚又羨,在意外得知子高實為「正港男子漢」後,便動起了歪腦筋,軟硬兼施又加威脅利誘,硬逼陳子高與她私下苟合。這位忽男忽女的小鮮肉陳子高,先以美貌得到臨川王的寵幸,進入後宮成為「男王后」,後與玉華公主發展出曖昧情愫。更重要的是,公主毫不在意子高與兄長的關係,也不顧忌兩人的身分、地位,反而積極、大膽的向子高求歡,頗有橫刀奪愛的架式存在,這真的是比鄉土劇更鄉土劇啊!

天底下沒有永遠的秘密,子高與公主的姦情被好事的宮女揭發,臨川王本想將二人賜死,念及手足與舊情的情況下,乾脆成全他們的婚事,於是把美男子讓給了妹妹,促成一段由「皇后」到「駙馬」的佳話。

當陳子高被安排與玉華公主完婚時,仍是一身女妝打扮:「我做娘娘不見金蓮現,做駙馬還將繡帔穿。只恁的假裝喬真偽難分辨,就兩般姻眷,拚前後從人願」,此處暗示他既是臨川王的男王后,又是玉華公主駙馬的雙重身分,不難看出他對外貌的自信態度,從其言行舉止或心理特徵來看,他不僅具備雙性人格的特質傾向,這種忽男忽女的「性別轉換」與「變裝」的過程,撤換了原本社會加諸在個人身上的符號系統,以現代人眼光來看,陳子高可說是一等一的「變裝皇后」吧!

劇作家王驥德在最後安排皆大歡喜的結局,不僅反映明代社會對男色開放的態度,也肯定了情感相悅的價值。自古男色並非稀奇之事,明代文人卻能以理性的態度包容之,或許所謂的情愛不應只是男女之間的感情,從情欲自主的立場來看,同性、雙性之愛不應該視為異端,也可以被放在「情」的脈落中加以肯定吧。

作者介紹:手搖杯女孩,熱愛手搖杯、享受生活,且拒絕承認真實年齡的敗犬女子,因以為號焉。
玩出趣

玩出趣

時還讀我書,寫寫小文章,樂在其中矣!是以一群逢甲大學人文社會學院的老師籌組「玩出趣」社群,各依專業,以各自筆調,各言爾志,寫作人文學科的普及性文章,偶爾聚聚,有時閒聊做兒戲,有時佐一盞清茶切磋讀異書,期能邀同好加入,處處得幽賞,俯仰終宇宙,不樂復何如!
玩出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