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中國收回香港,或者可以避免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這是筆者看完中方史料後,在腦中興起的念頭。當然歷史沒有如果,但後世人仍不免「事後孔明」一番,猜想若當年某一個重要人物做了另一個決定,歷史會否完全改寫?

最近,有線電視新聞部制作的《前途解密三十後》第一集,訪問了一位不願意出鏡的中共資深黨員,進一步證明早前筆者引用的中方官員回憶錄,所說明的情況──中共一直都不想收回香港,只因後來英方催促中國領導人表明對1997年後香港前途的立場,中共基於國家民族顏面,才決定收回香港。結果這個決定,造成了自1980年代初至今都未曾完滿解決的「香港問題」。

因此,中國決定在1997年收回香港,關鍵未必在於《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期滿,而是英方催促中方表明對九七後香港地位的立場。若是如此,我們就可以問,究竟英方這種催促,是否可以避免?

1984年12月,中英在北京正式簽署《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 (相片來源:中文版維基百科)

中方重默契,英方重明確承諾,所以走去問鄧小平

相信大家都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對香港的公開立場,一直都是不承認三條不平等條約,中方會在適當時候,以恰當方式解決香港問題。雖然在私底下,中方一直都把新界租約「當回事」(當然中方必定沒有英方那麼著緊),因為新界租約一日未到期,英國及中國都可以「拖住先」,不須即時決定香港前途。

其實,在1979年3月麥理浩訪問北京時,英方好像已知道中方無可能與英國明訂新約,確定英國在1997年後,仍可以繼續統治香港,所以麥理浩只是問鄧小平:可否讓新界地契上寫的1997年到期,改為「仍在英國管理下,契約仍然有效」1,結果為鄧小平拒絕,可是當時鄧小平仍未決定收回香港。

及至同年7月,英方再向中國外交部遞交《關於香港新界土地契約問題的備忘錄》,當中提及取消新界土地契約的「九七大限」。其實,當時英方已「醒目」,只是希望中方對此《備忘錄》不作答覆,然後讓港府隨後做本地立法,取消新界地契到1997年屆滿的規限,而英方會同時表明此舉只為解決本地法律上的問題,不會侵犯中國對香港的立場,而當有人問起英方中國對此舉的態度時,英方就準備回答:已就此事知會了中方。

到中方真的收到《備忘錄》後,根據李後的回憶,中方對英國有以下回覆:

「(此舉)是不必要的,也是不適當的,因此,中國政府奉勸英方不要採取所建議的行動,否則勢將引起對中英雙方都不利的反應。」2

及至1981年底,中共中央正式決定收回香港,之後的發展,大家都知道了。

根據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的回憶,當年中國外交部官員聽到麥理浩想向鄧小平提出九七問題時,已力勸他不要在鄧小平面前提起此事。而長年參與中共港澳工作的黃文放,也在回憶此段歷史時指出:

「我曾經跟英國人說:你們要懂得,愈是模糊的、原則的、抽象的、有默契的,往往會更好地解決問題,如果一定要講清楚,只會把中國逼上一條立即收回的道路」3

至於最近播出的《前途解密三十後》第一集,也指出中方有關部門,曾經詳細研究香港的政治、社會及經濟等方面的情況,最後中共港澳工委得出的結論是:「香港還是不收,好過收」。由此可見,中共對於收回香港,是何等的不情願。因此,若當年英方不就新界租約問題,主動詢問中國最高領導人,而是先授意港府進行本地立法,解決新界地契問題,然後再按形勢謀定而後動,歷史或會改寫。

麥理浩任職香港總督時的照片

先讓港府立法而不問中方,歷史或會改寫

若當年英方不先問鄧小平,而是先讓港府有技巧地修改法例,將新界土地契約上1997年到期的規定,改為「只要在英國管治下,契約依然有效」,這樣,既可以繞過九七大限,又不會違反中共對香港的基本立場──在「時機成熟」前維持現狀。

若有外國記者詢問港府:「中方是否同意此舉」,港府大可以回答:「此舉不違反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及政策,而香港的長期穩定繁榮,符合中國、英國、香港居民及各國投資者的利益。」就可以將這些提問打發走。

事後,當有外國人問起中方對港府此舉的意見時,就可以順理成章地重覆一貫的說法:「香港毫無疑問是中國領土,我們會在時機成熟時解決香港問題,但在此前,會維持香港現狀不變。」這樣,只要中國不改變對港澳政策,英國及葡萄牙就可以永遠統治香港及澳門。

1981年12月24日是香港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天

《前途解密三十後》第一集提到,中共中央是在1981年12月24日,正式決定於1997年收回香港,雖然片集並沒有說明從何得知此日期,但根據黃文放的回憶,中共中央書記處確是在1981年12月的會議上,「正式拍板」收回香港的。4

此日的決定,決定了香港後來的命運,亦造成了今日香港這個局面。

固然,歷史就是歷史,沒得返轉頭,可是,若這個假設性問題,可以促使我們了解當年中國收回香港的決策過程,我們就會更為明白今日香港問題的本質,並預測今後中國對香港政策的走向。還是老套一句:鑑古知今也。

  1. 李後:《百年屈辱史的終結:香港問题始末》,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7年,頁61
  2. 李後:《百年屈辱史的終結:香港問题始末》,頁62
  3. 黃文放:《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的決策歷程及執行》,香港:香港浸會大學林思齊東西學術交流研究所,1997年,頁9
  4. 黃文放:《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的決策歷程及執行》,頁13
毛來由

毛來由

香港史愛好者。曾研究戰後香港政治及社會史。希望一生都以歷史為業。
毛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