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美國不再是夢,世界該何去何從?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生於 1971 年聖誕節的賈斯汀‧杜魯道(Justin Trudeau),上個月宣誓就職成為加拿大總理。對於國際左派來說,他是政治彌賽亞——種種時髦的左派理想,他都支持 :他打算提高稅率,增訂環保法規,大麻合法化。關於大麻,他不只支持除罪化與合法化,他自己也抽,而且不光在大學裡抽,還在當議員的時候。

網路上流傳著種種有關於他的趣聞軼事。例如,他曾在一個慈善晚會上表演脫衣舞。他是左撇子、擅長左勾拳,曾經跟一位保守黨參議員單挑,而且擊敗了他。他的父親也是加拿大總理。母親曾經跟美國演員傑克‧尼克森、參議員「泰德」‧甘迺迪(Ted Kennedy)約會。但對我來說,最有趣的事,是他兩三年前曾經說過的一些話。別人問他,他最欣賞哪一個國家,他回答:「中國。」原因?他表示:「他們那種基本的獨裁制度,讓他們有辦法在很短的時間裡把經濟搞起來。」

杜魯道的競選策略無疑很成功,讓長期在野的自由黨從民調第三名,一躍成為國會中的多數黨,這也許會令他對於民主制度的信心稍有恢復。但西方世界一位高層政治人物居然對於獨裁國家表達這樣的崇敬,實在令人吃驚——尤有甚者,他不是唯一的一位。假如你現在旅行到後共產主義的東歐,就會發現這裡對自由民主制度的信念與堅持,已經大不如前。

12314093_666649720142082_1842366987461922281_n

不久前,我在布達佩斯,與匈牙利總理維克多‧奧班(Viktor Orbán)的代表晤面。奧班先生的政治思考與杜魯道先生大不相同,但對於西方政治模式的思考,也達成與杜魯道先生類似的結論。他自稱是「不支持個人與言論自由」(illiberal)的人物,他表示:「今日的顯學,是了解為什麼非西方、不支持個人與言論自由、非民主自由的國家,還是可以成功。」他曾說:「國際分析家心目中的熠熠明星,乃是新加坡、中國、印度、俄羅斯、土耳其。」他說的這些「明星」也許不再耀眼,但是世界不再以美國為中心的這個想法,或者更重要的,美國的生活方式不再吸引人的看法,明顯在許多國家流行。

奧班與他的支持者對美國十分藐視。我當時剛好站在匈牙利國會的雷根肖像前,一位總理助理對我表示,雷根是美國最後一位像話的總統。他提醒我,美國戰勝蘇聯,解放科威特,已經是三十年的事情。從那以後,世界經歷了金融海嘯(破壞了美國在經濟上的威信)、伊拉克戰爭、敍利亞、烏克蘭(破壞了美國在地緣戰略上的領導地位);國會山莊兩大政黨彼此扞格、互不相讓(破壞了美國政治模式的公信力)。助理高聲對我說,美國人現在想選出唐納德‧川普當總統。他手指著美國大使館:「現在美國大使只對於我國政府高層是否有人想要參加布達佩斯的同性戀遊行感興趣。」他說,美國根本是個笑話。

12342335_666649743475413_3137366705067742324_n

我不認為美國是個笑話。美國在許多科技領域上仍然領先群倫。世界上最聰明的天才、最優秀的人材仍然想到美國去發展。美國的大學仍然在世上屬一屬二。如果我不幸在地球某個法治蕩然的角落被匪徒挾持,英軍又不能救我時(在撙節政策之後,英國戰力已經大不如前),我能期待來救我的,是美國大兵。但毫無疑問的是,世界上有許多人像杜魯道與奧班一樣,對於美國模式的信念已大不如前。

在最近一份 Legatum 智庫所做的民調裡,50% 的印度人認為下一代會比上一代更聰明、更安全、更健康。這種樂觀的態度,到泰國降低為 42%,到印尼成為 39%,在巴西是 29%,英國是 19%,德國是 15%,而最低的是美國,只有 14%。美國夢的國度已經不再做夢。

美國夢的恢復,不只是恢復美國的經濟競爭力而已,更是要恢復美國、其他熱愛自由盟友在世界上的地位。如果盎格魯撒克森、歐洲與日本的資本主義繼續呈現出相對的衰落跡象,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繼續趁勢崛起,受損害的,將不只是西方的繁榮與富庶。擁抱民主、法治、人權原則的國家,必須富與強,才能激發發展中新興國家仿效。

徒手殺豬、親手灌香腸的奧班先生,不再相信美國。不怕骯髒的他,跟俄羅斯、中國、沙烏地阿拉伯做生意,以促進匈牙利的利益。世界的未來,美國也許仍然扮演一定的角色,但在許多國家心中,它已經不再是關鍵、翹楚。世界依然需要新的領袖。一位新總統也許會讓美國再度成為值得模仿的對象。誰能夠說服三分之二的美國公民,走錯路可以重來?未來一年,我將前往美國採訪總統大選,尋找那一位可以改變世界、改變美國的領袖人物。我沒有期待,只能希望。

本文作者為Tim Montgomerie(泰晤士報),原文參照:http://www.thetimes.co.uk/tto/opinion/columnists/article4604886.ece
觀念座標

觀念座標

觀念不只是認同表態,也是價值的確立,理性分析的抉擇:透過資訊瞭解世界,我們追尋觀念的理路,試圖描繪知性的座標。
觀念座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