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襲福爾摩沙:二戰盟軍飛機攻擊台灣紀實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前衛出版《空襲福爾摩沙》

作者:張維斌

本書所記載的空襲,是美國為首的同盟國飛機在太平洋戰爭期間,對日本統治下的台灣與澎湖發動的空中攻擊行動。除了由轟炸機群或掛載炸彈的戰鬥機所執行的轟炸(Bombing)任務之外,各型飛機在掃蕩(Sweep)、打擊(Strike)、目標區空中戰鬥巡邏(Target Combat Air Patrol)、夜間騷擾(Heckling)、佈雷 (Mine-laying)、武裝氣象觀測(Armed Weather Reconnaissance)、武裝偵巡(Armed Search and Reconnaissance)等任務中攻擊台澎地區陸上目標與港口船隻的行動,皆屬於本書涵蓋的範圍。美軍飛機在海上搜索截擊日本航運的任務原則上不在此列,在空襲任務中與日軍飛機交戰的細節也不多作著墨。

雖然援助中華民國的蘇聯空軍志願隊(俄員隊)曾於1938(昭和13)年2月23日跨海轟炸位於松山的台北飛行場及新竹州竹東街,但是這次空襲行動與後來同盟國的空襲有不同的時空背景,且彼此並無關連,故從本書略去。

空襲台灣

從美國陸軍第14航空隊(14th Air Force)於1943(昭和18)年11月25日首次轟炸新竹飛行場開始,到1944(昭和19)年8月底為止,美軍對台灣的空襲相當零星。1944年10月的台灣沖航空戰期間,美國海軍第38特遣艦隊(Task Force 38)雖然出動大批艦載機密集攻擊台灣各地,第20航空隊(20th Air Force)的B-29轟炸機也配合實施轟炸,但是在10月17日之後,美軍的對台空襲行動又再度停頓。對於前述兩個階段,本書僅針對空襲發生的日期作記述。

不過從1945(昭和20)年1月3日第38特遣艦隊再度以艦載機大舉攻擊台灣開始,美軍飛機就幾乎天天空襲台灣。其間第5航空隊(5th Air Force)從1月中旬開始逐步成為空襲台灣的主力,另有美國海軍的陸基型飛機在經常性的武裝偵巡任務中,對沿途發現的目標發動攻擊。第5航空隊在7月下旬從菲律賓移防到沖繩,因此暫停空襲台灣。第13航空隊(13th Air Force)於8月初接手空襲任務,直到日本在8月15日宣布投降為止。〔……〕

比較不為人所知的是,當時空襲台灣的飛機不限於美軍,澳洲皇家空軍、英國皇家海軍的飛機都曾零星的參與,編入第5航空隊的墨西哥空軍戰鬥機中隊亦曾出動飛機到台灣執行任務。因此本書也取得澳洲、英國的相關戰爭檔案,還原這一頁鮮為人知的歷史。

以往有關台灣空襲的記載或回憶,甚少提及在夜間進行的部分。事實上,第5航空隊是以夜間騷擾轟炸展開空襲台灣的序幕,即使後來都集中在日間攻擊台灣,夜間轟炸任務依然持續進行。甚至在日間空襲受天候影響而取消的當天夜裡,執行夜間騷擾轟炸的飛機有時仍會出動,讓日軍與台灣民眾整夜不得安眠。台灣總督府統計各地空襲受災狀況的《台灣空襲狀況集記》在昭和20年1月及2月尚有晝、夜分開記載的空襲統計,從3月起即無夜間空襲的記錄。〔……〕

由B-25低飛拍攝,遭到炸彈與燒夷彈轟炸過的嘉義驛前市區滿目瘡痍,房屋建築幾乎全被燒毀
由B-25低飛拍攝,遭到炸彈與燒夷彈轟炸過的嘉義驛前市區滿目瘡痍,房屋建築幾乎全被燒毀

空襲目標及使用武器

美軍在空襲台灣前通常會事先規劃當次任務預定要攻擊的主要目標(Primary Target),但由於任務中可能受到天候、故障、敵軍反擊等因素的影響而無法攻擊主要目標,所以往往還會指定第二順位的次要目標(Secondary Target),有時候甚至連第三順位或第四順位目標都會事先規劃好。部分任務僅指定主要目標,並未規劃第二順位及其後的預備目標,而是由執行任務的機員伺機選擇攻擊所謂的機會目標(Target of Opportunity)。特別的是,有少數台灣空襲任務的目的就是攻擊機會目標,所以連主要目標都沒有指定。

在台灣沖航空戰之前,第14航空隊對台灣的零星空襲以騷擾的性質居多,目標以飛行場與港口為主,但是對日軍造成的損害不大。

第38特遣艦隊在1944年10月及1945年1月兩度以艦載機大舉攻台,目的在阻斷日軍從台灣增援菲律賓,因此以飛行場、飛機、港口、船舶為主要攻擊目標。不過由於台灣在1月間的天氣不佳,所以常見改炸機會目標、甚至取消任務返航的情況。第20航空隊的B-29在這兩段期間的對台轟炸任務跟第38特遣艦隊的目的相同,主要也是轟炸飛行場與港口。雖然B-29經常在耆老的回憶口述中出現,事實上B-29用於轟炸台灣的時期非常短暫,次數也不多,但可能是因為投彈量大、破壞力驚人,而讓長輩們印象深刻。

第5航空隊負責空襲台灣的期間長達六個多月,出動的飛機最多、投彈量最大。所以第5航空隊在戰爭結束後,對於在台灣地區出擊的飛機機型與架次、投下的炸彈型式與數量,根據空襲目標的類型按月作了非常詳盡的統計分析。

飛行場在前面四個月內都是第5航空隊最主要的空襲目標,不論是以出擊的飛機架次或以投下的炸彈噸位統計都是最高。這是因為美軍計畫於4月1日登陸沖繩,必須在登陸行動前先摧毀日後可能用來增援的日機和出動的基地。待登陸作戰發起後,又因日軍自殺飛機屢次攻擊美軍艦隊,所以再加強轟炸可能佈署這些飛機的台灣飛行場。

美軍在初期多以通用(General Purpose)炸彈轟炸飛行場,目的在摧毀棚廠與維修設施。但這些設施很快就遭破壞殆盡,所以後來破片殺傷彈(Fragmentation Bomb)成為最普遍用來對付飛行場的彈藥,透過密集的彈幕提高擊中日軍於周圍藏匿之飛機的機率。

房屋建築在1945年3月躍升為僅次於飛行場的主要空襲目標,到5月和6月更成為第5航空隊出動飛機架次最多、投彈噸位最高的空襲對象。美軍轟炸一般房屋建築的目的除了摧毀深入各地的小型軍事或工業目標,同時藉此削弱台灣從事生產的人力,並瓦解民眾的信心與意志。因為當時台灣有許多房屋為木造,第5航空隊在台灣所投下的燒夷彈(Incendiary Bomb)與汽油彈(Napalm Bomb)中,有半數以上用於轟炸房屋建築。但如以絕對數量來計算,用於轟炸房屋建築的彈種仍以通用炸彈為最多。

高雄-屏東阿緱製糖所-下方有兩個小孩躲避空襲
高雄-屏東阿緱製糖所-下方有兩個小孩躲避空襲

以第5航空隊出動的飛機架次或投彈噸位來論,台灣的工業生產設施是僅次於飛行場和房屋建築的第三位。美國海軍艦載機於台灣沖航空戰期間即曾轟炸工業設施,但僅限於規模較大者。在各種工業生產設施中,製糖所由於可利用製程的副產品糖蜜生產酒精,作為燃料之用,因此製糖所及其附屬的酒精工場遂成為第5航空隊負責空襲台灣期間持續轟炸的工業目標,並發展出獨特的B-25雙機打擊戰術。以數量而言,用於轟炸工業生產設施的彈藥主要為通用炸彈及傘降破壞彈(Parachute Demolition Bomb,或Parademo)兩種。

第5航空隊對港口設施的攻擊強度僅略低於工業生產設施。第38特遣艦隊在1945年1月攻擊台灣的行動中,多次聯合數艘航艦的艦載機密集轟炸高雄港,基隆港則因北部的天候持續不佳而倖免。第5航空隊開始空襲台灣之初,仍不時以高雄港為轟炸目標。

而由於高雄港位於美軍轟炸機返回菲律賓的必經之路,因故障而提前折返或完成任務後仍有炸彈卡在彈架上的轟炸機,經常在返航途中在此投下炸彈。估計在4月下旬左右,高雄港已失去大部分的船運功能。及至6月中旬,美軍研判基隆港已取代高雄港的運輸功能,因此連續數日猛烈轟炸基隆港。用於轟炸港口設施的彈藥中,以通用炸彈的數量最多。

第5航空隊在台灣的其他空襲目標包括鐵路運輸、防空陣地、煉油設施、補給設施等,但是攻擊的強度在整體上不如其他類型的目標。

新營市街遭爆擊畫面,右下方有台灣農人的象徵水牛
新營市街遭爆擊畫面,右下方有台灣農人的象徵水牛

在第5航空隊用於空襲台灣的各型飛機中,不管以出動的架次或投彈的總重來統計,B-24重型轟炸機都名列第一。在台灣戰場上,B-24主要是從高空轟炸大面積的目標,例如港口、飛行場、城市等。由於少數的B-24上加裝了H2X雷達,所以B-24也負責執行夜間騷擾轟炸。

B-25中型轟炸機出動空襲台灣的架次僅次於B-24,主要任務是在超低空對城鎮的房屋建築、工業生產設施、飛行場的飛機掩體、鐵路運輸設施進行轟炸及掃射。不過因為B-25的載彈量較小,所以對台灣投下炸彈的總重還不如只短暫出現在台灣戰場的B-29。

P-38、P-47、P-51等戰鬥機除了為轟炸機護航和執行掃蕩任務,有時也會掛載炸彈轟炸地面目標。如果與後期才加入台灣戰場的P-61夜間戰鬥機合併計算,這些戰鬥機執行轟炸任務的架次略少於B-25,主要轟炸的目標是房屋建築與飛行場。不過由於戰鬥機的載彈量很小,所以投彈的總重量不到B-25的三分之一。

第5航空隊在台灣還使用過A-20輕型轟炸攻擊機,負責在超低空轟炸與掃射獨立的工業設施。A-20的後續機種A-26在戰爭結束前也加入台灣戰場,但出擊次數極少。

值得注意的是,第5航空隊在後期已經取得完全空優之後,也利用台灣作為測試新武器的場所。當時最新銳的B-32極重型轟炸機,即利用台灣進行大部分的實戰測試。造成羅東地區死傷最慘重的一次空襲,就是B-32實戰測試的最後一次任務。由於B-32的載彈量可媲美B-29,在台灣出動的架次雖然不到A-20的十分之一,投下的炸彈噸位卻直逼A-20。

第13航空隊的B-24在8月初接下空襲台灣的任務後,飛行場再度成為主要轟炸的對象。然而在短短兩周內,日本即宣告投降。

檔案文件 vs. 個人記憶

「躲空襲」是許多經歷過太平洋戰爭的台灣老一輩共同的記憶。以往記述台灣空襲的文字,也大多是基於耆老們的個人回憶。而過去因為不易取得戰爭史料,依據歷史檔案寫成的台灣空襲書籍非常稀少,從今天來看,這些書籍所呈現的樣貌也略嫌破碎、殘缺。人的記憶會隨著歲月的逝去而日漸模糊,殘缺的客觀記述則容易有想像的空間。於是我們看到的台灣空襲夾雜著無意與有意的錯誤,爭議開始出現,以訛傳訛的情況履見不鮮。

本書選擇從空襲發生當時的戰爭檔案為起點,逐日、逐次的完整呈現空襲任務的細節,也許文字看來會較為冰冷,但應該可以據此建立起大家未來討論台灣空襲的基礎架構。從這個客觀架構出發,就比較容易釐清過去因資訊不足而產生的誤解,長輩們的個人記憶也可以找到其時空的位置,讓台灣空襲呈現出更為正確、豐富的樣貌。

嘉義的日人居住區
嘉義的日人居住區

舉例來說,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及新竹市文化局的官方網站均有「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新竹地區的落彈量排行全台灣第一名」的說明文字(於2015年7月10日瀏覽的結果)。但根據第5航空隊的統計,在新竹市的投彈噸位還不到高雄市的一半。如果再加上第5航空隊接手空襲台灣之前第14航空隊、第38特遣艦隊、第20航空隊的投彈量,以及之後的第13航空隊投彈量,高雄市的落彈量更遠遠超過新竹市。其實讀者只要從頭到尾看完本書,即使不用紙筆作精確的統計,也自然會對前述官方網站上的說法起疑。

網路上對於美軍是否曾經刻意以台灣民眾居住的城鎮為空襲目標有熱烈的討論。以往對台灣空襲的記載比較屬於概括的性質,很難用於釐清這個問題。但如果從每次任務的角度來看,就比較容易解決。當時的科技的確不易做到精確轟炸,炸彈因為投彈時的偏差而落到民眾居住的地區確實經常發生。然而美軍的任務報告也清楚顯示,有些任務就是把城鎮的建築列為主要目標,有時候則是因故無法轟炸列為主要目標的軍事或工業設施,而將民屋當作機會目標投下炸彈。

空襲任務出動的機種和掛載的炸彈類型也是重要的線索。如果聽到長輩回憶起B-29空襲台北的往事,或是B-24低飛下來掃射,我們就可以理解這其中的錯誤訊息是因為他們並非軍事專家所造成的無心之過。當耆老們提起美軍飛機以燒夷彈轟炸麻豆,市場的人逃進旁邊的水溝卻被流進水溝的燒油燒死,我們也可以透過本書知道這確實曾經發生過。

謹以此書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七十週年。

作者簡介

張維斌

在苗栗縣卓蘭鎮出生與成長。1990年代前往美國,先後獲得威斯康辛大學電機工程系碩士、博士。對蒐集、整理、分析大量資料有獨特的興趣,並經常樂在其中。著有《無人飛機祕密檔案》、《快刀計畫揭密:黑貓中隊與台美高空偵察合作內幕》。TaiwanAirBlog部落格:http://blog.TaiwanAirPower.org

本文收錄於前衛出版《空襲福爾摩沙》,圖片由前衛出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