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唐代千萬不要做的五種人(3):胡姬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時空旅行一定有風險,穿越有賺有賠,穿越前應詳閱各種說明書。
※國際時空穿越組織關心您※

現代人常常覺得唐代是個開放的時代,有一種流行的說法告訴大家,唐代的開放是因為「胡風」(也就是來自西域的文化)影響所致。這說法不能說錯,但是問題就出在現代人總是把「西域文化」聯想成「歐美文化」,於是,就產生了以下這個錯誤的聯想結果:

唐代=開放∵胡風=西域文化
∵西域來自西方∴西域文化≒美國文化(刻板印象)=性解放+穿很少+女權至上+歪國人都很nice….etc.
同理可證,唐代≒想像中的國度=好棒棒

這層推論雖然從來沒有被明確地寫出來,但是當你用孤狗搜尋唐代相關的文章時,總是會走向兩種極端,一種是站在了不起的儒家文化、傳統道德、高級得幾乎不用上廁所的聖人高度,一邊罵著髒唐臭漢、道德敗壞、都是因為胡風如何如何。另一種是抱著不切實際的浪漫與嚮往,認為唐代因為出了女皇和一些參政的公主與后妃,又有女性可以騎馬等等的圖像與文字,認定那是個對女性十分友善的時代,認為唐人就像刻板印象中的歐美人士一樣尊重女性……嗯,我無言了。

104_4671123_56aaa71b5ecd850
你們這樣讀書,你歷史老師知道嗎?

 

所謂的西域,並不代表當代的歐美,因為西域的位置距離歐美都很遙遠,在文化上並沒有非常直接的傳承。

所謂的西域尊重女性,只是一個相對性的說法,這是由於在遊牧文化與綠洲文化中,人力是非常匱乏的,尤其男人常常不在(放牧或者遠行做生意),家中的一切都由女性來打點,當然當男人回家後,遇到不知道狀況的事情總得問老婆(例如:欸?你什麼時候跟村口的花旦黃買了房子?),問個幾代下來,自然聽老婆話的習慣就成為文化。

但是這並不表示西域的婦女能夠像現代婦女一樣自由,她們的人身自由仍需接受父家與夫家的監護,財產亦然。因此,在西域雖然沒有「三從」的說法,但事實上仍有相當的限制。

而唐代婦女之所以可以參政,恐怕是繼承著漢魏到北朝的影響。別忘了,歷史上第一位臨朝稱制的「皇太后(春秋戰國的王太后們不算)」,就是漢高祖劉邦的妻子呂后,從西漢到東漢,總共出了八位代替兒孫執政的太后,北朝則有兩位,唐代也是兩位。

換言之,這種婦女參政或者母親掌握大權的情形,與胡風不胡風關係不大。

這道理很簡單,只要有小孩的地方,就會有擔心的媽媽,那小孩不小心是太子或者皇帝的話,媽媽就會想做一點什麼,要知道!「媽都是為你好」這句話在政治的場域上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有人要選出推動人類歷史的十句話,麻煩這句一定要入選!)

424510_10151572938374267_588076492_n
插畫家人二的作品,非常明確地點出了地表最強生物–媽媽這個物種的特性。

 

而因為「胡風」而導致唐代女性熱情奔放穿很少的說法,也是非常奇怪的,西域因為日曬非常強烈,不論男女都包得很緊,因為不包緊會曬掉一層皮。所以唐代的「胡服」其實是翻領長外套,而小露酥胸的衣服,恐怕是唐代婦女自己的原創時尚,或者是來自印度或南方的影響。

yatsenko3
S.A. Yatsenko博士在將中亞地區壁畫中的胡人女性服裝剪輯出來的整理圖,大家都包超緊的呀! 參見S.A. Yatsenko〈The Late Sogdian Costume (the 5th – 8th cc. AD)〉《Marshak Festschrift, Eran ud Aneran》 (Venice, 2006) )

那麼,胡風真正的影響是什麼呢?其實主要是唐人的生活,而且是經過浸潤、轉化變成了唐代文化的一部分。

讓我打個比方吧,就像麥當勞引進台灣之後,一開始被認為是好潮的美國漢堡跟薯條,賣著賣著,現在美又美也可以弄出香雞堡,而你家巷口的鹽酥雞也有賣薯條、甚至還有蕃薯版的蕃薯條。吃著漢堡薯條長大的世代,慢慢取代了吃粥配鹹蛋的上一代,但是漢堡也會變化成豆腐版漢堡或者米漢堡,逐漸變化成屬於在地文化的一部分。

吃漢堡配可樂、吃薯條配番茄醬,因為習慣了快速取得食物,所以漢堡世代的生活習慣也改變了,早餐在美又美吃個香雞堡、中午叫排骨便當、晚上如果早點下班就勤勞點在超市買通通備好料的半成品回家弄一弄,搞定!

一個漢堡的引進可以改變很多事情,唐代的「胡風」也是如此,透入唐人的生活之後,便成了唐帝國的一種風貌,但是這種「胡風」並不是唐帝國的主流、是一種次文化。

R200911122.0008.7[6b8483210141]
新疆阿斯塔那出土的唐代餅,跟新疆、中亞一帶常吃的「饢」很像。

唐代還有著一些鐵律,其實不算自由、也談不上奔放,在這些如棋盤一般的規範下,人可以憑著一部分的努力,讓自己獲得一點空間,但是有些東西並不是你努力就有回報,例如階級、例如性別、例如族群、例如地域。

我不是說中國史就是千年不變的壓迫與階級鬥爭(這種由馬克思主義衍生出來的史觀要小心),但是現代對於過去的過度憧憬而產生的浪漫幻想也是危險的。

有多危險呢?

在穿越的時候,這種過度樂觀的想法絕對會讓你的時空旅行蒙上陰影!

尤其許多女性穿越者總覺得,在熱情奔放、女性優先的唐代當一個高鼻深目、金髮藍眼睛的娃娃國王混血兒,一定可以在「胡風」的保護傘下過得很好。每一個良家婦女心中都過渴望閃亮耀眼的時候,因此,在穿越時也常常有人選擇穿越成歌伎舞伎或者伶人等看起來可能等於現代藝人的角色。

因此,穿越成一個西域來的「胡姬」乍看似乎是個還不錯的選項。根據老夫不精確的研究,有不少穿越者在一開始勾選屬性的時候,會勾成以下這個狀態:

外表:金髮碧眼、大眼睛(自體生成放大片與假睫毛)、高鼻子、櫻桃小口、長腿、細腰、豐胸(正所謂二D遮三醜)
特點:魅惑眾生(最好身有異香)
技能:能歌善舞、吟詩作對、預知未來(最好可以有個預言,說誰得了你、誰就得天下)
個性:前期天真爛漫、純良無心機,經過重大挫折後,開始學會耍心機,但不管你當了怎樣的賤人,心裡永遠開著一朵純潔無瑕、善良無私的聖母小白花

如果你也這麼想,那麼就別怪老夫要開始告訴妳,這個設定有多麼地危險!!!!!

64452b14c315ce43
以下打臉打得非常凶狠、慘絕人寰,不敢看的朋友趕快左轉出門!!!

設定一:高鼻深目?太太妳眼睛破了嗎?

在現代的審美觀中,輪廓很深是一種美麗,而亞洲人又普遍認為金髮碧眼也很美,但是這在唐代可是行不通的!

你一定想不到,課本上老是引唐太宗之言,說唐代是「華夷、胡漢一家」,這種說法致使穿越者以為唐代沒有種族歧視、而且崇尚胡人的相貌。

俗話說得好「童話裡都是騙人的」,因為人本來就是一種超級愛區別你我彼此的生物,大至一國一族,小至一里一家(要不然你以為台灣移民的械鬥時尚怎麼來的?),只要可以分的都會分。

不可以取笑不同族群、要尊重別人的文化什麼的,在近現代以前根本沒有出現過,大概從漢代以來,所謂以「華夏」自居的人群就以「漢化」別的族群為一種德政。這種心態直到今天依然存在,而且在台灣也滿嚴重的(舉例來說:「我把你們當人看」就是這種心態的標準體現,抱持這種想法的人往往沒發現,他們雖然活著,卻說著死人的話)。

當然,唐帝國幅員遼闊,為了統治方便,仍准許不同的族群有自治團體、保持他們的文化,但是這種自治並不是出於尊重,而是因為懶得管理。而且管理這些胡人的組織並非朝廷的核心,政府對於這些族群的政策並不一致,也不會特別發預算或者補助他們的活動,一旦胡人離開他們的胡人生活圈、進入唐人的社會後,仍以唐的律法為優先。

唐人們最愛嘲笑的就是「胡相」,也就是胡人的面孔,或者胡人不懂得所謂的「禮儀」、也沒有所謂的「傳統道德」(就像台灣人吃著泰國菜越南菜卻依然歧視新移民一樣)。迷戀於外來文化、甚至亟欲「胡化」的人,會被認為是有病的。

而高鼻深目的「胡相」會被認為是醜、非我族類,唐代的教坊記有個故事是這麼說的,長安城中有一位女藝人,生來就高鼻深目,但她一直靠著化妝讓自己的臉不那麼突出,所以一般人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她兒子死了,她傷心地大哭,淚水把妝給哭花了,露出她原本的面目,她的婢女嚇壞了,大叫說:「娘子眼破矣(翻譯:太太!!!妳的眼睛破洞了!)」

至於要怎麼畫,我覺得大概就像這篇報導說的作法一樣(看這裡)用顏料混合之後,把深邃的上下眼皮打亮、校色這樣。

還有另一個故事,是一個男子生了個兒子,一生下來就高鼻深目,男子當然馬上懷疑老婆討客兄,準備把小孩掐死,結果忽然想起自己家的深色馬匹曾經生出一匹白馬、這是因為深色馬匹的親代曾經有白馬的關係。於是男子才想到,自己家的祖宗曾經有胡人,那麼孩子可能不是客兄的種。

這個史書上最早發現隔代遺傳的案例,一方面顯示了有些胡人的家族刻意地掩飾自己的出身、與唐人通婚、逐漸洗去高鼻深目的外表。另一方面則顯示當時的唐人可能普遍是扁臉族,因此小孩子一旦高鼻深目馬上就被發現了。

所以,高鼻深目在唐代很難說是美,或許有人特別喜歡,但恐怕普遍不覺得是美。

 

設定二:魅惑眾生?妳知道男主人有多少是畜生嗎?

雖然唐帝國中有許多外來移民,但他們的處境並不像我們想像得那麼樂觀,這點要從他們對於政治的影響力說起。

在安史之亂前,胡人最多就是在軍隊中一刀一槍拼生命,很難觸碰真正的政治,因為政治的決策與執行都掌握在士族出身的官員手裡,不是士族出身的人是不可能真正進入帝國核心的。安史亂後,雖然在一些藩鎮中,出現了出身外族的軍閥,但他們依然不能成為帝國的決策者。

這種出身的不公平,造成胡人雖然可以有權、有錢,卻買不到士族的尊重。即便是進入漢地已久、也算晉身士族的某些外來姓氏,如白居易的白氏(來自龜茲)或者元稹的元氏(來自鮮卑),在其他人要嘲笑時還是會拿出來取笑。

總之,胡人雖然在理論上可以成為唐的國民,與他們生活相關的政策卻沒有他們的位置。甚至一些在胡人的生活圈中算是領袖人物的人,到了朝廷仍是魯蛇一枚,有一個非常有名的大胡商叫康謙,在唐玄宗末年,他巴結宰相而得到安南都護的位置,去替朝廷開發南方的資源,安史亂中,他又率先捐錢資助朝廷,但是當朝廷缺錢時,又以他女婿在安史亂軍中的罪名,把他下獄、沒收他所有的財產,把他折磨得不成人形才放出來,最後在貧困中死去。

至於一般的平民或者士人,雖然也會去胡人開的酒店吃飯聽歌跳舞,這些地方為了要增添異國風情,會有許多胡人面孔的女子陪酒或者表演,一般稱之為「胡姬」,是唐帝國中的一道風景。

不過,唐人對這些胡姬並沒有太多尊重可言,原因很簡單,她們大多是被拐賣到唐帝國的,經過層層轉手從邊疆送往唐帝國的內地,但她們是奴隸,有明確的賣身契,而且唐政府准許她們的主人可以打罵她們。那麼,性騷擾或者性侵呢?政府才不管咧!唐帝國的政府只管士人或者良民不能娶未婚奴隸為妻。

說的粗一點,男主人就愛怎麼睡怎麼睡,要不要讓奴隸當妾完全看他高興。而且女奴不可以反擊主人,否則反而會被判罪。

所以,如果以為穿越成一個胡姬就可以魅惑眾生,那麼在真正「見客」之前恐怕要遭受數不盡的折磨。

然後,有些看了還珠格格二的朋友,對「香妃」充滿幻想,覺得一個身帶異香的異國佳麗一定可以得到皇帝的賞識。

欸都…….如果你穿越成唐代的胡姬,你可能會很尷尬地發現,所謂的「異香」在唐代可能會被笑說是「胡臭」…….是的,唐人、或者更早的魏晉人就認為胡人都有胡臭,而且還臭得出各種風味。

如果你有這種困擾,穿越前記得去開個刀,或者帶點不含鋁鹽的止汗劑,以免唱唱跳跳之後發現所有人都跑光了……..

 

設定三:穿越者愛唱歌,但是你為什麼要唱菊花臺呢?

 

要穿成一個胡姬,不能沒有點技能。但是我常常覺得很奇怪,穿越者總是不肯在小時候就花個三五年學國樂(不過你千萬不要學揚琴、柳琴跟三十六簧鍵笙,這三種在唐代還沒有)、花個十年學毛筆字學水墨畫學民族舞……等等,總是認為自己一穿越一定什麼都會了。

你當學音樂學藝術學舞蹈的都是死人就對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的好嗎!!!!

然後呢,穿越者還有一個毛病,就是認為遇到這種需要展現才華的時候,只要把「中國風」歌曲拿出來唱一唱、把唐代還沒出現的詩詞拿出來用、拿出幾條破緞帶跳個彩帶舞,古代人就會覺得你了不起得要死……..

r345813498i56olo56i56.com_sc_133950193194hd_b
算老夫求你了,穿越千萬不要以為來幾首方文山的詞就可以過關,那基本上不符合唐代語法的句子只會讓人覺得你是大草包啊!

你當唐代那些從三歲就開始學寫字、八歲學古文、十歲學寫詩的才子才女都他媽的是死人就對了…….你當唐代那些從小就被逼著要靠技藝維生的樂師、舞者、歌手都他媽的是廢物就對了…….

唱一個周杰倫就可以扭轉乾坤、傾倒眾生,你們這些穿越者到底是有多愛方文山啦!(然後我還要順便表一下中國的穿越者,媽的男女老少人人都要剽竊老毛的沁園春是怎樣?)

f_10768656_1
毛澤東的沁園春一詞是他的得意之作,平心而論確實寫得很不錯。其中「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更被林青霞版的東方不敗拿來用過……

 

事實上,以現在復原的唐代樂舞看來,可能比較接近日本的雅樂,節奏是很緩慢的,而且看似重複、實際上卻有細緻變化的動作,如果不是長年的訓練就會顯得不上不下很尷尬。

至於來自西域的胡旋舞或者胡騰舞,則是以旋轉快速聞名,白居易曾經描寫過胡旋舞女的姿態,整個是專業的呀!

胡旋女,胡旋女。心應弦,手應鼓。
弦鼓一聲雙袖舉, 回雪飄颻轉蓬舞。
左旋右轉不知疲,千匝萬周無已時。

rb040525007
胡旋舞或胡騰舞都是男女皆可跳的舞蹈,既可獨舞、也可對舞。 畫中的這位男子就是一位唐代的男dancer

 

中亞當地到現在還是流行跳一種一直轉圈圈的舞,看起來很簡單,但是沒有受過訓練的人真的很難把關節鬆成那樣…….不信的話,你就練練看啊!太難的我也不要求了,以下這個基礎入門版就練練看吧!

練得成的話,好啦,你如果不幸穿越成胡姬的話,可能還可以有點救吧。

 

餘論

總之,在唐代要當一個閃亮耀眼的胡姬,是非常不容易的。

但是有沒有胡姬可以爬到唐帝國的高層呢?一定要說的話,倒是有一個,就是唐玄宗的妃子曹野那姬,曹氏有可能來自於中亞的曹國,而野那是粟特語,意思是「最喜歡的人」,姬應該是她的稱號,也就是說,她可能是沒有名份的姬人,而且侍奉玄宗時,玄宗可能已經快七十歲了。

即便如此,她替玄宗生了一個小女兒,玄宗雖然兒女成群,但是對這個小女兒特別憐愛,可能怕太疼愛而使女兒夭折,故意取了個低賤的小名。在玄宗晚年時,這個小女兒還沒出嫁,年近八十的老爹很擔心女兒的未來,特別將小女兒託付給當時的太子(玄宗的孫子),希望孫子以後即位可以善待這個小姑姑。

為什麼唐玄宗不把女兒託付給當時的皇帝?原因不得而知,或許是孩子太小,也或許是這孩子的母親是胡人、而且是造成安史之亂的粟特人,在安史亂後強烈的排胡情緒下,不好給這孩子一個名分吧?

但是史書上只記載了曹野那姬的女兒,對於這個唐史上唯一的胡人妃子,並無其它的記載。她有可能在安史亂中流落民間,也有可能死於難產或者死於亂中,不管是哪種結局,在安史亂後的幾年,唐帝國對胡人採取了極端的打壓、報復與屠殺。

在安史之亂根本沒波及的揚州,迎合上意的官員封起城門,縱容兵丁屠殺胡人,那麼他們怎麼辨認胡人呢?

高鼻深目、不像漢人的就是胡人,那一天,揚州城殺了數千胡人。

一個人可以冷靜理性,但是一群人就很容易衝動愚蠢,存了分別彼此、分別你我、分別族群的心時,什麼胡漢一家、華夷同堂都只是好看的那一面而已。

說了這麼多,就是要告訴大家,穿越唐代,除了不要穿到太子、太子妃這兩個高級屎缺之外,也不要自以為是女神而去當個胡姬,所有的風光都要付出代價的,穿越者不可不慎哪!
謝金魚

謝金魚

原是唐國京兆府萬年縣青龍坊一尾迷途胖金魚,而後出了玉門關就回不來了,目前正在中亞世界野放中。

自認是不入流歷史學家、三流小說家、二流美食家與一流吐槽家。
謝金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