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日本帝國作戰的臺灣鄉民──1902 年 5 月 30 日,後壁林慘案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副總統丘逢甲:「我不能死在這啊我要早點回去!拔麻會擔心的!」
霧峰林朝棟:「衝也沒獎品、回家睡也沒人會講話,我幹嘛打啊?」
大將軍劉永福先生:「省省吧只有臺灣鄉民才會想抗戰啦(菸)。」(註)

什麼?難道這幾位就是那些說著「與臺共存亡」、「守土拒倭」的臺灣民主國官員和仕紳們嗎?沒錯,就這樣,煙花一瞬的臺灣民主國,在經歷搞笑般的國祚 150 天後,就收工領 500 去。

剩下就是臺灣鄉民的事了。

10373139_1588357358084795_8952545383101608441_o

從 1895 年 11 月 18 日那天起(前情提要:日軍攻下民主國的最後據點臺南,臺灣民主國 vs. 日本的乙未戰爭正式結束),樺山資紀昭告天下「全島悉予平定」開始,鄉民們依然繼續契而不捨的這樣抗了又抗的戰了 8 年,直到 1902 年的「後壁林慘案」,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才又宣布「全島治安完全回復」(?)

咦?「平定」和「治安回復」不一樣嗎?

「平定」宣示著臺灣主權已經交割清楚,只要把剩下的反抗勢力都誣陷為「土匪」,原本的戰爭狀態瞬間就很便宜的被降級成國內的治安問題。BUT!日本長官怎麼會知道臺灣人的韌性,以為「平定」了之後,這群土匪竟然一剿又剿了四任總督,到了 1902 年 5 月 30 日,林少貓在後壁林的家中戰死,日人才算徹底的把清領範圍穩穩收進口袋。

被稱為抗日三猛之一的林少貓,原本在阿緱經營碾米廠。總督府編纂的《警察沿革志》記載他「不害良民,蓋以屠戮日本文武官員為旨。」

1895 至 1898 的數年間,千餘人的林少貓集團出沒在鳳山、東港、潮州、阿緱一帶,聲東擊西四處攻擊憲兵屯駐所、警察署、辦務署等單位,而日軍手忙腳亂,甚至連頭目就在阿緱街上開碾米廠都搞不清楚。

1896 年 9 月 21 日,與義軍首領鄭吉生率數百人襲擊阿緱街憲兵屯所;1897 年 4 月 25 日,圍攻東港日軍營房、東港辦務署;同日又襲擊潮州憲兵屯所;9 月 13 日,又攻阿緱憲兵屯所;10 月攻打鳳山未成;11 月襲擊內埔辦務署及警察署,擊斃警察數人;1898 年 12 月 28 日,攻占潮州城,並舉行日人向臺灣投降儀式;打死辦務署長,焚燒辦務署及憲兵屯所,31 日日軍增援後不敵退出。1898 年 12 月 29 日,千餘人圍攻恆春城,日軍退守城內,後海軍增援解圍。

(不及備載,上面那段落落長應該也是懶得看直接被 end 吧)(心寒)

看起來威風八面,但其實1899年後全島情勢已大致底定,地方抗爭武力僅能盤據一方,無法造成大規模影響。無奈之下,少貓在 1899 年 5 月向日本提出十大要求,由高屏仕紳陳中和等人勸說歸降,在後壁林一帶擁兵自成一國。

然而,一旦獲得歸順之果,歸順條件自成空文。

明治 35 年 5 月底,總督府藉口「處理傳染病」,調動軍隊至後壁林,對林少貓住宅展開圍攻。經過一整天砲擊後攻入住處,林少貓全家連同婦孺共 70 餘人戰死。接下來的幾天,軍警在後壁林一帶清掃「殘餘份子」,處死 320 人,而被「臨時處分」者不計其數。

江湖傳說中,少貓遺體上還帶著當年在歸順式上拿到的「十大要求准許書」。

而林少貓戰死的這一天,1902 年 5 月 30 日,總督府終於可以宣稱「治安完全回復」,兒玉對日本國內也有了交代,一億元把臺灣賣給法國什麼的,也就到此為止了。

而臺灣,也自此窩屈在另外一個宗主國的淫威下,度過接下來的數十年。

(什麼皇民?你以為我願意啊)(翻桌)

*註:

丘逢甲:「此地非我葬身之地也,須變計早去,父母在世,應求自己平安…」
林朝棟:「我戰朝廷不我賞,我避而日本不我仇,我為何乎?」
劉永福:「欲想抗戰唯有臺灣人耳」

五花鹽 BaconPress
Follow us

五花鹽 BaconPress

記錄或記仇,總要記下這三層肉
在煙硝與鹽水中擠壓成培根的故事。
BaconPress,臺灣 - 獨立 - 出版。
五花鹽 BaconPress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