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與馬爾孔以前,沒有所謂龐克:龐克教母薇薇安・魏斯伍德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 薇薇安‧魏斯伍德(Vivienne Westwood)、伊恩‧凱利(Ian Kelly

p32 _ 255_GoldLabel_SS14_UgoCamera_142

在我與馬爾孔以前,沒有所謂龐克。關於龐克另一件你要知道的事:它好玩得不得了──薇薇安‧魏斯伍德。

「龐克」——薇薇安口裡吐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因為口音的緣故,讓這個字的母音更添了幾分份量:

龐克對我和馬爾孔來說就是一切,很多人都覺得我應該更常把龐克掛在嘴邊,但現在我不那麼常提龐克了,不是因為我覺得羞恥,也不是因為我覺得龐克已經過時,只是我對現在手邊的事比較感興趣,但我得說的是,我現在在做的還是龐克,我還是在為不公義發聲,即使讓人不舒服,我還是要讓人們思考,就這個意義而言,我永遠都是龐克。對我和馬爾孔來說,在我們的那間店裡,龐克成為了一種拼裝藝術,一種思想以及人群蒐集。

薇薇安嘆了口氣,同時調了調頭上寫著「混亂」的頭帶。她深吸一口氣,接著啜飲了一口花草茶。

有些事過去了,卻永遠也逃不開。馬爾孔之後,我不斷在逃避,但現在我對我自己身為龐克的角色感到非常驕傲,因為我覺得,這改變了今天許多年輕人的想法,他們再也不相信政府了。氣候革命是龐克,我在殘障奧運上做的事也是龐克,龐克在今天仍然存在,它還是抱持著一樣的態度,只是背後的思想更加純熟而穩固,當然我希望這一回合的龐克比起上一回合,更能改變這個世界。

販售搖滾商品的想法,是馬爾孔想到的。

一開始的時候,我們要賣的只有唱片,」薇薇安表示。「那時候一個叫哈洛德的泰迪男孩也在,他在國王路的服飾店『自由先生』工作,屬於第二波泰迪男孩的一員。那時候應該是一九七○年的秋天,馬爾孔在當時還是雜誌形式的英國易物平台『二手交流廣告欄』找貨,進一些像賴瑞‧威廉斯等人的唱片,然後一切就這麼開始了。

當時的倫敦潮流人士,因為六○年代嬉皮運動的幻滅(馬爾孔戲稱當時的嬉皮為河馬),紛紛轉向首波搖滾復興中的復古潮流運動。

根據馬爾孔指出,兩人原本的概念與其說是市集攤位,不如說更像是裝置藝術,重點在於藉由販售「古董垃圾」、播放音樂,還有拒絕賣出店內的好貨等方式,對資本主義體制提出批判。

這個計畫沒有前提也沒有目的,更沒什麼錢,但在薇薇安、馬爾孔、音樂、還有騷亂之中,卻有什麼東西對準對齊了,因而有了後來的發展。

p412 _ 106_vivdog
在薇薇安、馬爾孔、音樂、還有騷亂之中,卻有什麼東西對準對齊了,因而有了後來的發展。

「一開始真的與衣服無關,馬爾孔受到派翠克‧凱西的影響很深,他開始購入迷你專輯還有每分鐘七十八轉的老唱片,他的想法就是在店裡賣我們蒐集的唱片,但是我們接著就認識了像是湯米.羅勃茲這樣在自由先生工作的第二波搖滾樂手,湯米建議我們在西邊找攤位,也許可以回波多貝路找找看。

我向來是逛波多貝路市集的常客,但當時真的跟衣服無關,我自然喜歡我在市集上買到的東西,穿著絲絨製的豹紋長褲,再配上印有黑桃跟紅心的中古吟唱詩人上衣,或是套上星星花紋的T恤裙,再搭配伍爾沃斯買來、銀蔥紗製的頭巾與紫色唇膏,我覺得我就好像是個外太空來的公主一樣!一開始的確和衣服沒有關係,但我自然很有興趣。

服裝這條線的發展其實很簡單,一開始馬爾孔只是從裁縫師席德‧葛林那裡買了幾件泰迪男孩風格的外套,再由我客製化,譬如說加上不同頻色的絲絨領子;後來派翠克又進了一件腋下縫上蝙蝠翼的單條紋古董拉鍊外套,我後來也做了幾件女生的條紋T恤,不過這是比較後來的事了,那時候我們已經不只有一個攤位。」

「我想確切來說,服裝和我之間,應該是一九七一年正式開始的。

當時溫布利體育館舉辦搖滾演唱會,請到了查克‧貝瑞、小理查還有蓋瑞‧格利特,現場都是第二代的泰迪男孩,沒想到他們一點也不喜歡蓋瑞‧格利特,搞得現場一團混亂,觀眾不斷朝站在台上的蓋瑞丟啤酒罐,可是T恤我們都已經做了,賣不出去,真是一團糟,但也正因為賣不出去,我們就開始拿來改造,在上面開洞、改造成別的衣服。

一開始我先把T恤改成女用外穿短內褲,一開始沒賣出幾件,不過後來加了鉚釘就賣出去了。這些褲子幾乎是黑色的,但上頭有白色的圖片,寫著 搖滾吧 幾個字,然後我再隨機在褲子的正面或背面放上小理查的照片,至於白色的版本則是開了洞。

褲子之外,我也把T恤的袖子捲起來縫好,結果就開啟了一陣跟風,當時不少T恤都跟著把袖子捲得高高短短的。講起來,感覺零零碎碎的很多裝飾,不過這的確就是我的風格。」

p182
感覺零零碎碎的很多裝飾,不過這的確就是我的風格。

「另外,我們也拿海報女郎的照片發揮,把她們也放到T恤上,非常的五○年代,那時候海報女郎都長得像拉蔻兒‧薇芝,場景都是發生船難或是被困在海灘上的感覺,或者說白點,感覺像是剛受人侵犯的樣子。

我們把這些女郎融入到T恤的設計裡,有點像是當時常見的香菸卡一樣,在T恤上縫成一塊塑膠口袋。反正我們就是T恤上開洞,然後買些塑膠料,有時候是買彩色的塑膠,先做成口袋,然後再從書裡剪下海報女郎的圖放上去。

除此之外,那時候還會在衣服印上情境主義的口號,我當時很喜歡那些句子,我還記得有一句是『路磚之下是海灘』,這句話很好,就寫在這些夾胸撅臀的海報女郎上頭,然後再開洞,接著用縫紉機把洞用彩色的線補起來,或是把袖子捲高縫好,看起來又緊又短的,這些都是我五○年代的作品的特色。」

「這一方面算是泰迪女孩的風格,另一方面則是龐克的濫觴,而我當時就是在搞這些,那當然我做的衣服自己也會穿,像是無袖的挖領有扣襯衫一類的衣服,不過再一次,時代正在轉變,所以我們不得不重新思考、重新製造,人們當時已經開始厭倦五○年代風格太過強烈的東西,紛紛轉向七○年代的風格,或者至少開始用新的角度來看我們的作品,所以我記得我們就開始改造緊身的女裝襯衫,把它們全變成像五○年代海報女郎的風格,說起來是五○年代,但場照卻是在荒島或什麼的,看起來已經被人給強取豪奪。」

© Robert Pinnock
我做的衣服自己也會穿© Robert Pinnock

「另外我們還把瓶蓋縫到T恤上,就是當年那種邊邊都是鉅齒的蓋子,最後甚至還把一整面布料全部都縫上瓶蓋。接著我們又用菸在衣服上燒出洞來,或者用剪刀剪,這種衣服再搭配七分長的緊身褲子,整個人看上去,就好像是荒島上的海邊拾荒者。」

「然後從這裡就發展出了我最早的街頭胸罩。

我沒去過波多黎各,對波多黎各一點也不了解,但我不知道在哪裡看過波多黎各人穿胸罩上街的畫面,也看過波多黎各人就只穿著胸罩、短褲,頭上還捲著可口可樂罐當髮捲,就這麼上街買東西。

這麼一來,這樣的造型就不再只是海邊的拾荒者或者是剛被人侵犯過後的樣子,也是一種貧窮的感覺,但除此之外,這樣的造型也讓我想起我十五歲的時候有一個二十四歲的朋友叫做瑪喬麗‧奈勒,她在棉花工廠裡做紡織工,成天都戴著髮捲,晚上如果有出去玩的話才拿下來。

從這看來,龐克內含的元素非常多元,概念上就是要穿過大或過小的衣服,像是接收別人衣服的感覺,這都是龐克造型的一部分。另外還有破敗風格的衣著,以及些生活比我們困苦、更峰迴路轉的人。

我是這麼想的:窮人也有地位,這個地位從擁有比我們更多經驗而來,因此他們穿的衣服,有著一薄層尊榮,他們具有英雄性質;一切都還是回歸到故事。」

薇薇安與馬爾孔兩人早年的合作關係在創作上相當多產,也正是這幾年的努力讓一種服裝上的新語言應運而生,最終昇華成為龐克。這樣的服裝語彙包含了撕破的T恤與牛仔褲、復古風格的選取與混搭、標語、貼花以及手作拼裝(即模仿當代藝術手法,在衣服上搭貼物品),其思想及概念之新穎,在早先的時尚中根本難以想像。

本文摘自平安文化之《龐克教母:薇薇安‧魏斯伍德
《龐克教母 薇薇安‧魏斯伍德》立體書封
時尚西太后薇薇安‧魏斯伍德
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正式授權傳記!

從小學老師到時尚大師,
從淳樸少女到叛逆女王,
她用她的一生見證,
什麼是顛覆的力量!

75歲生日
紀念出版

你改變了人生,就改變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