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車不搶快,安全跟著來:中國歷史上最早的車禍記錄

Print Friendly
jia
圖片來源:中國國家博物館官方網站

甲午日早晨,天氣清朗,商王武丁大概是帶了一支親隨車隊在王城郊外打獵,為了追逐一隻正在瘋狂亂竄的聖水牛,武丁命人駕著馬車高速奔馳,隨從小臣贊也旋即駕車緊跟在後。接著不知怎麼地,小臣贊的馬車失速撞上前方的商王座車,兩輛車交疊傾軋,而王車上的貴族子央,承受不住撞擊的力道,從車上飛了出去。

石火電光之間,子央腦海裡浮現了許多念頭:這是他第一次與父王同車出外打獵吧?母親聽到這個消息還開心了好些日子,早晨特地捧著尊彝要他盥洗完再出門,原本還想著就要打一隻大兕回來,好好向母親與妻子們炫耀一番,但現在卻是怎麼了呢?他會死嗎?要是就這麼沒了,母親該有多傷心?對了,父王呢?他還好嗎?是否也受了傷呢……

《甲骨文合集》第10405號甲骨中,有一段卜辭這麼說:

甲午,王往逐兕。小臣贊車馬硪迫王車,子央亦墜。

這是目前所見最早的一則車禍紀錄,甲骨上除了契刻這樁事件以外,前後還有一些不相干的占卜。但是令人好奇的是,車禍的結果只記錄了子央從車上摔下來,那麼商王武丁呢?他沒事嗎?那位闖了禍的小臣贊,也受傷了嗎?如果沒事,那他又將面臨什麼樣的下場呢?

首先我們來關心一下商王武丁的情形。這段刻辭裡面沒有記載遭遇車禍的商王到底怎麼了,是身亡呢?受傷了?還是根本沒事?表面上,我們沒有明確的證據可以進行判斷,但還是可以從一些用語的蛛絲馬跡看到事情真相。

這段刻辭有一處很不自然的句子,就是最後的「子央亦墜」,白話文講就是「子央也摔下來了」,這不是很奇怪嗎?明明刻辭紀錄裡,只有子央從車上摔下來,怎麼會講「也摔下來」呢?這絕對不是刻手中文能力太差而寫錯了,其實是表示除了子央,還有別人從車上摔下來,這個別人是誰?自然就是那不能說的「那個人」-高高在上的商王武丁。

商王從車上摔下來了,這麼嚴重的事情怎麼刻手反而沒有記錄在上頭呢?是武丁覺得實在太糗了,所以不讓寫嗎?當然不是,這是古代一種書寫常有的習慣,叫做「為尊者諱」。《春秋公羊傳》就有提到「為尊者諱恥,為賢者諱過,為親者諱疾」,意思就是說,一個富含同理心的歷史書寫者應該為上位者、賢能者以及雙親隱晦不好的事情。

這也是孔子撰寫《春秋》謹守的原則,他的學生子貢就曾經針對《春秋》裡的一句話感到困惑,這句話說「天王狩於河陽」,但子貢覺得很奇怪,明明當時的天下霸主晉文公重耳召見了周襄王,兩人在河陽之地會面,怎麼會說天王到河陽巡狩呢?孔子就說,晉文公以臣子身分召見君王,這是不對的,作為史家不能說出來,只能寫晉文公率領諸侯侍奉天子而已。雖然當時晉文公意氣風發,剛剛打敗楚國,又平定王城內亂,使得周襄王再不願意也只能乖乖被召喚,而重視君臣之分的孔老夫子自然是無法接受晉文公這種逾越的舉止,所以特地隱晦了這件讓周襄王非常沒有面子的會面。

過去我們總認為孔老夫子這種「為尊者諱」的寫作手法,是包含著他個人對時局的看法與價值判斷,不過若從「子央亦墜」的紀錄來看,就可以發現這大概是源自商代就有的一種紀錄習慣,而孔老夫子只是將它延續下來了。

既然我們已經知道在這場車禍中商王武丁顯然也是摔了車,那麼這位粗心大意的小臣贊恐怕是個死罪難逃了(淚),根據傳世文獻記載,古代有五種最令人驚恐的刑罰,分別是在臉上刺青的黥刑、割去鼻子的劓刑、砍掉一條腿的刖刑、割去生殖器的宮刑以及死刑,目前有四種刑罰的甲骨文已被學者考證出來,也就是說,小臣贊至少得面臨其中一種懲罰,那麼我們就來看看他有可能面臨什麼樣的命運呢?

第一種是割去鼻子的劓刑。劓,這個字在甲骨文中寫作从自从刀,「自」是鼻子的象形字,在商朝就是指鼻子的意思。刀與鼻子擺在一起,象徵用刀割下鼻子,也就是「劓」最原初的寫法,更證明商代已經存在這種刑罰。

劓
劓刑

第二種是砍掉一條腿的刖刑。這個字在甲骨文表現方式先寫一個缺了條腿的人,接著在下方畫一把裝柄的鋸子,而接近鋸子那方的腿都會比較短,毫無疑問是表現用鋸子把腿砍斷或鋸斷的意思。《漢書.刑法志》就提到「中刑用刀鋸」,顏師古在注解「鋸」字時就說這是「刖刑」,可見漢朝所施行的刖刑也是用刀鋸砍斷一條腿,而這個古老的刑罰也是前承商代而來。

刖刑
刖刑

第三種則是割去生殖器的宮刑。由於偉大的史學家司馬遷先生受過這個刑罰,所以想必大家都不陌生,而宮刑在甲骨文的表現也非常直接,就是畫了一個男性生殖器,旁邊再加上一把刀刃,很容易就讓人明白這是什麼殘酷的刑罰。但是什麼樣的人才會遭遇這種刑罰呢?在甲骨卜辭中,有一條卜問就是商王詢問被處以宮刑的羌人會不會死掉。為什麼要對羌人處以宮刑呢?學者推斷可能是要讓他們看守王宮,看來這些羌人就算沒被抓去當人牲,也難逃悲慘命運。

宮刑
宮刑

最後一種當然就是死刑了,商代的死刑用一個很常見的字表達,就是「伐」。「伐」這個字在甲骨文就是表示用戈把人頭砍下來,而砍頭也是商代最常見的死刑執行方式。甲骨文中有很多關於「伐」的卜辭,表示商王也經常砍殺俘虜或奴隸來祭祀鬼神,就是我們說過的「人牲」,而許多商代墓葬中也都能看到身首異處的骨架,那些都是被伐者的遺骸。當然,犯了罪的人,「伐」自然也是相當常用的刑罰之一。

死刑
死刑

這樣看來,小臣贊好像不管被處以什麼刑罰都是頗為慘烈的下場,我們也只能在心裡默默祝福他。這位三千年前的小臣贊,用自己的血跟淚告訴後人「這秒當阿飆,下秒當阿飄」啊!看來唯有小心駕駛,遵守交通規則,快快樂樂地出門,平平安安的回家才是王道。

參考文獻
中國社會科學院:《甲骨文合集》(北京:中華書局,1978-1982年),頁1532。

【清】朱彬:《禮記訓纂》(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

裘錫圭:〈甲骨文中所見的商代五刑〉,《裘錫圭學術文集.甲骨文卷》(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頁1-6。

雷煥彰:〈兕試釋〉,《中國文字》新八期(台北:藝文印書館,1983年),頁84-110。

野蠻小邦周

野蠻小邦周

傳說商周之際,五星會聚,周文王因此受命,推翻殷商。殊不知這五顆倒楣的星星在匯聚的時候居然遇上了蟲洞,先後穿越到臺北盆地,因未受周朝禮樂化成,故稱之為「野蠻小邦周」。因為穿越的力道太強,此五星已經失去大部分記憶,只記得以前最喜歡飲酒漿配烤牛腿,但現在囊中空空,只能喝可樂配炸雞。目前正蹲踞在結界內苦逼地研讀上古史,希望可以找出回到周代的方法。
野蠻小邦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