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果亞的「嬉皮之路」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當你在旅遊書上讀到以下這段敘述時:

印度的果阿邦是歐美人士旅遊時很喜歡去的地方。因為那裡物價便宜,又有大麻可以抽。

你腦中所出現的景象是什麼?

一個地理名詞的簡介?一個髒亂、毒蟲競出的第三世界?一個渡假勝地?或是一則具有「國際觀」的訊息?

果阿邦,大家比較熟悉的翻譯應該是「果亞」。 對,就是「果亞假期」(Holiday in Goa)的果亞。由於果亞本身就是一個旅遊勝地,再加上葡萄牙的統治背景,增添了此地的異國情調,以及獨樹一幟的風貌,成為印度人,或甚至是歐美人喜歡前來遊玩、忘記煩憂的地方。

至於為什麼歐美人喜歡到這裡旅遊呢?事情要從 1960 年代的嬉皮開始說起。嬉皮們除了廣為人知的對於愛與和平的追求之外,還有另一個也同樣十分重要的特點,就是極度強烈地著迷於東方文化:喜歡諸如老莊、禪宗、印度教等事物,為其朦朧而神秘的美感所蠱惑(當然是因為當時的風氣所導致,他們致力於尋求快樂、追求所謂的「天人合一」狀態,所以呼應的是陷溺於吸食 LSD 啊、大麻啊等的毒品,而進入精神恍惚、迷幻的狀態);此外,再加上嬉皮年代的精神導師,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的作家群們如 Ginsberg 對於印度的著迷,因而多次前往印度並寫下了許多與這個「神秘」的國家相關的文章,還有 Kerouac 算是嬉皮年代經典指南的那本一氣呵成的《在路上》(On The Road),講述著他們一行男女在穿越美國到墨西哥邊境的那幾週,邊談論著東方思想,邊吸食毒品、喝酒,邊做愛的故事(這本書除了影響了嬉皮運動之外,更與公路旅行/電影、背包客旅遊的出現有所關聯,或可直接說是濫觴)。

果亞如今還是嬉皮們一個重要的聚集地。

由於 Ginsberg 和 Kerouac 作品中的這種思想與生活形式的影響與催化,印度成為了這代青年們精神上的鄉愁,也因此興起了一種新型態的旅遊模式──「背囊革命」。簡單說,就類似現今背包客的概念,但是事情才沒那麼簡單,由於當時這種旅行盛行於嬉皮間,所以想當然爾,他們的旅行目的地就是神秘的印度,而果亞通常又是名單中很重要的一個。而這條通往果亞的路,也就被稱作「嬉皮之路」(Hippie trail)囉。

這條路線多是從荷蘭啟程,穿越土耳其的伊斯坦堡、德黑蘭、喀布爾,然後在夏天到克什米爾或加德滿都,而冬天到有美麗海灘的果亞。這趟旅程標榜長時間、少花費,因此行程都是自助,途中多半藉由搭便車或大眾交通工具來進行,並且重視與地方的互動,入境隨俗。

嬉皮之路的路線。從西歐出發,一路經過亞洲許多重要的城市,而果亞是其中一條線的終點。

然而,為什麼會有這條路線的出現呢?

經過的地點是一個線索,再給個提示,當時這些沿途經過的國家多半受到西方控制,並多半維持他們「過往的農業型態」,而且這條路上的嬉皮們總喜歡以一種說法來代稱這趟旅程:「去印度」(going to India)。

這個過往所指的,當然不是幾千幾百年前的農業,而是近十年來在西方統治之下所肇致的農業類型。所以,你猜到了嗎?

答案就是:大麻。

這趟旅程真的有如一開始說的那麼有意義嗎?想要追求心靈上的富足、掙脫僵化的生活外出冒險等?雖然有一部分的理由是為了這些,可是更大的原因或許就只是為了享樂罷了,響應六零年代的社會氛圍。

那讓我們再次回到 Kerouac 那本影響了一代人的書──《在路上》。這本書是突然出現的嗎?是 Kerouac 他一時興起的外出旅行?還是它有其背後的文化脈絡?

Wandervögel 運動的標誌。

這就要從十九世紀末的德國說起,是由一個學生團體所發起的,一個對主流的保守、禁慾的資本主義社會的反動,以漂泊的「漂鳥」(Wandervögel)形象做為他們的行動號召與理念形式,被視為與童子軍一樣重要的三大青年運動(Jugendbewegung)之一。靈感一說是採用了德國詩人 Otto Roquetto 作品中的「漂鳥」用法與意義,而後來的活動內涵則是受到歌德的《威廉.麥斯特》、尼采的《查拉圖是特拉如是說》、赫塞的《流浪者之歌》啟發,這三本書的共同點是三者都可以廣義地算是成長小說,為了尋求生命的意義而出走,具有流浪的特質。

此外,後兩者是具有東方色彩的,尼采的書的主角是祆教的創始人,而赫塞的書則是刻畫佛教的創始者悉達多悟道的故事。而這個運動主張自我的責任與冒險叛逆的精神,強調徒步旅行以及故鄉的旅遊,楊南郡更將其形容為「在漫遊中追尋生活的真理,在自然中歷練生活的能力,創造屬於青年的新文化。」要求回歸自然、以及個人的自由,進而達到自我的探索及發展的目標。

後來,其中一些人因為各種因素(如希特勒與納粹的擴張)而移居到了美國,因此也將這種漂鳥的精神帶入了美國社會,這些移民的思想及習慣在年輕一代身上產生了影響,間接地促成了 1950 年代的「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與後來嬉皮的出現,以及「那條旅途」的出現。

Wandervögel 運動的宣傳海報。

然而,這個 Wandervogel 又是怎麼出現的呢?

有人說是根植於歐洲在十六、十七世紀興起的「大旅行」(Grand Tour,或譯為「壯遊」)傳統。這批受文藝復興奶水滋長的年輕人除了熟讀古代的西賽羅、亞里斯多德,以及今人如但丁、佩脫拉克之外,又因為當時的氛圍崇古,所以在教育上他們又重新提煉出古希臘的「博雅教育」。但又擴充其內涵,除了要求學識上的表現,還要求「坐而言,不如起而行」的精神,所以才有了 Grand Tour 的出現。他們一成年,就迫不及待地出門遊歷,這種成年禮性質的活動帶有極強烈的流浪性質,一方面是多接觸文化遺產及藝術作品,另一方面則是多方探索這個世界,增拓自己的眼界,並從這個世界中學習。時至今日,這個傳統未曾消失,依然存在,成為了西方青年長大必經的一個過程。

因此,當我們知道「果亞」,知道它是「印度的一個地方」,知道它是「是歐美人士旅遊時很喜歡去的地方。那裡物價便宜,又有大麻可以抽」,然後呢?

當然對於理解西方人喜歡去果亞玩的這件事情,我們或許可以簡單理解成因為它的便宜價格與可以吸食大麻的寬鬆法規,然而也不只是如此。

徐祥弼

徐祥弼

在台南出生長大,得過文學獎若干。現就讀政治大學。
徐祥弼

Latest posts by 徐祥弼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