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極左極右兩大獨裁者的惡魔條約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二次世界大戰前的 1939 年,納粹德國和蘇聯祕密簽訂《德蘇互不侵犯條約》,這個條約也以當時兩國外長為名稱作《莫洛托夫-里賓特洛甫條約》(Molotow-Ribbentrop-Pakt)、或是《希特勒-史達林條約》(Hitler-Stalin-Pakt)。即使這個條約對於歐洲歷史的發展,是一枚震憾彈,其相關的備忘錄內容卻「軼失」、或是被視為「不存在」長達 50 年。直到 1992 年 10 月才重新被挖出。這個條約的影響,大致決定了冷戰時期蘇俄在東歐的勢力版圖。至今 75 年了,世人仍能感受到其所造成的結果。在這個條約中,希特勒希望史達林可以對於即將要發生的事情──1939 年 9 月 1 日德軍入侵波蘭──保持沉默。當時希特勒發起戰爭的野心人盡皆知,他打算以波蘭作為起點。1939 年 3 月,德軍已經入侵了捷克,原先打算拉攏波蘭,卻遭到波蘭拒絕──自此波蘭成為納粹的頭號目標。

會讓史達林上談判桌的因素有很多──其中之一至少包括今日俄羅斯解釋當年這段歷史的理由:政治光譜極左的史達林,為何會諷剌地和極右的希特勒結盟,都以「為了國家安全,當時沒有其他的選擇」為解釋帶過。

當時的時空背景,比較大的事件是 1938 年 9 月,德國和法國、英格蘭、義大利簽署的《慕尼黑協定》(Münchner Abkommen)犧牲了捷克斯洛伐克的蘇台德地區。在這項協定參與之中,蘇聯被晾在一旁。

史達林對於這樣的結果,當然不滿意。於是他撤換當時力主和英、法結盟的外交部長李維諾夫(Maxim Litwinow),取而代之的是莫諾托夫(Wjatscheslaw Molotow)。這個人事調動,自然引起了德國、法國和英國的注意。法國和英國自 1939 年 8 月 10 日,開始和蘇俄進行交涉、談判──卻只是半真心:他們僅派出了低階、沒有決定權力的代表前往莫斯科。這讓希特勒有了機會。

希特勒以最短的時間擬定了計劃──當英法的代表還在路上時,史達林已經準備要接受「不攻擊協定」。據說,這個消息是由蘇聯外交人員和保加利亞方面的人所透露。史達林清楚地意識到,希特勒不惜一切拿下波蘭。史達林要求雙方建立備忘錄(Protokoll),只有在這份備忘錄存在的情況下,他才會答應對希特勒進軍波蘭的行動保持沉默。

圖為 1939 年 8 月 23 日在莫斯科的簽約儀式,右二為史達林。
圖為 1939 年 8 月 23 日在莫斯科的簽約儀式,右二為史達林。

僅管條約的內容一開始已經擬定,從雙方接觸開始,一直都存在一份備忘錄,其中載明的利益區域,包括東歐地區。希特勒同意讓蘇俄擴張勢力範圍,其中包括巴爾幹半島、芬蘭、當然還有波蘭。

1939 年 8 月 21 日,納粹德國決定加快步。希特勒執意出兵波蘭的態勢愈來愈明顯,德國保衛隊早在數月前就開始對全面進攻波蘭進行準備。希特勒要求里賓特洛甫 23 日抵達莫斯科,簽署條約、以及對於史達林所要求的備忘錄內容,進行同意簽署。史達林原先希望可以拖到 8 月 26、或是 27 日。

但是這個時間太晚了。因為全面進攻的時程表,至少還需要一個星期。德國的態度,讓史達林在談判上有了更好的機會。

8 月 23 日,里賓特洛甫抵達克林姆林宮。為了維持出兵計劃,希特勒授權給里賓特洛甫──提供任何條件、也接受任何要求。於是 23 日晚間、至 24 日凌晨,協議簽署完成。蘇維埃方面由外長莫洛托夫負責簽署。

隔日,這個消息震撼了整個歐洲,沒有人預料到,反共產的第三帝國會和反法西斯的蘇維埃結盟。

從倫敦到巴黎、再到華沙,不需要知道有備忘錄的存在,大家都意識到,這個合約是為了戰爭而做的準備。事實上,簽約雙方也都有意讓這份備忘錄祕而不宣。備忘錄的簽訂是在同年 9 月 28 日完成。這份備忘錄,將使得蘇維埃政府獲得大片的土地──近乎 1914 年之前的俄羅斯帝國。

一位德國外交人員,曾對美國外交人員鉅細靡遺地轉述備忘錄內容。不過一直至 1945 年之後,這份備忘錄仍沒有公開。僅管在戰後的紐倫堡大審中,曾提及這些祕密協定,但在判決中,並沒有提及。

1990 至 1991 年在巴爾幹國家的抗議下──他們要求蘇維埃和德國承認自己在歷史上所犯的錯誤,於是要求找出這份文件。1992 年原件被找到。

史達林在整個備忘錄的形成過程,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是否如俄國官方說法,他處在一個沒有選擇的情勢之中?

德國歷史學家揚.李彬斯基(Jan Lipinsky)認為:史達林在談判過程中,不停地拉高自己的要求。史達林利用這份備忘錄,1939 年進軍巴爾幹,同時硬時將其圈在蘇維埃的勢力範圍之中。

至今,俄羅斯的標準說法,仍是為了「國家安全」而簽下這份合約。至於進軍巴爾幹,2002 年俄國的 9 年級學生,所讀到的版本是「捲入他國內政」,卻隻字不提關於監禁、運送猶太人、催毀的片段。2007 年,普丁要求對國家歷史的教科書,應該有清楚的解釋,但是擔心各種不同的解釋會混淆學生,於是僅以附加說明:2009 年的教師手冊中,提及 1939 年紅軍出兵東波蘭──前俄羅斯帝國的領域,視其為「解放故有領土」,這完全是史達林式的說法。

2009 年 4 月,歐洲議會將 8 月 23 日訂為「紀念史達林和納粹受難者的歐洲日」。此舉在俄羅斯眼中,完全不可理喻。哪來的史達林受害者?還和納粹並列?他們對於歐洲議會表示抗議,而此舉所顯示的,是他們對於歷史詮釋的父權(patriotisch)思想,以及短期內他們的態度都不會有所改變。

http://www.zeit.de/2014/35/zweiter-weltkrieg-hitler-stalin-pakt/
http://www.welt.de/geschichte/zweiter-weltkrieg/article131461550/Zwei-Diktatoren-verbuenden-sich-auf-Kosten-Polens.html

 

 

觀念座標

觀念座標

觀念不只是認同表態,也是價值的確立,理性分析的抉擇:透過資訊瞭解世界,我們追尋觀念的理路,試圖描繪知性的座標。
觀念座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