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音樂與藝術創作起舞的古柯鹼嘉年華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理查‧羅吉利(Richard Rudgley)

自從福爾摩斯大約在一九○○用古柯鹼加強他頭腦的敏銳度,以及可口可樂的原始配方含有一些古柯葉的萃取物以來,這是古柯鹼第一次被大批民眾如此熱切地接納。

自從LSD十年前橫掃流行市場以來,就沒有一種非法藥物被這樣大規模地使用。也從來沒有一種「硬性毒品」(通常專指鴉片衍生物)在當紅的歌曲和電影(和當初的LSD一樣影響服裝、俚語等等)、及在街頭被如此廣泛地購買和販賣。

一九七○年代初期,除了雙性戀、厚底高跟鞋和《深喉嚨》(Deep Throat)以外,吸食古柯鹼也變成一種時髦玩意兒,被某些次文化當成一種時尚,跨越世代差距,同樣方便而迅速地送到貝艾爾區的豪宅、哈林區的出租公寓、柏克萊的臨時住所和美國中西部的錯層式牧場建築。

蓋瑞.史特隆堡(Gary Stromberg)是滾石合唱團一九七二年在全美巡迴演出期間的公關經理,現在仍然固定陪著不同的樂團巡演,所以接觸到流行音樂市場的很大一部分,蓋瑞說過一個故事,

「你知不知道我看到多少古柯鹼湯匙,知不知道是誰把這些東西吊在脖子上?」他問。「十四歲的小鬼!在克里夫蘭,天啊。克里夫蘭和休士頓和雙子城。」

滾石合唱團(Source:wikipedia)
滾石合唱團(Source:wikipedia) 

蓋瑞說他起初嚇了一跳,因為凡是「好此道」的人都知道,吸食古柯鹼的人大多不會把用具帶在身上,因為每個警察都看得到。

更重要的是,在一九七四年,古柯鹼的價格是每盎司一千到兩千元,一「湯匙」(或公克)要五十到八十元—八十塊一公克的古柯鹼可以讓兩個人興奮半小時。

「那些小鬼不可能知道古柯鹼是什麼,」這位公關經理說。「但他們買的是那種形象,買的是那種象徵,他們買古柯鹼湯匙,而且和菸夾、十字架、大衛星一起掛在鏈子上。」

一位領有執照的藥劑師一聽到這個故事就忍不住吃吃笑。

他用一盎司二十二塊四毛的價格向聖路易的馬林克羅特化學公司買古柯鹼,或者可能向西德的莫克化學公司進貨。而且是純的,然而街頭上非法販賣的古柯鹼已經被類似維他命B12(在一九七四年很流行)、安非他命(普遍認為會產生不良反應)和(非常可靠,優點是沒有怪味)一種叫作「敏那特」的嬰兒輕瀉劑「稀釋」或摻假了不知道多少次。

更糟糕的是外面賣的很多古柯鹼根本不是真貨,而是普羅卡因和梅太德林的混合物—類似普羅卡因這種化合物應該算是麻醉劑,而非興奮劑:所以是和安非他命混合。

如果是古柯鹼,因為這種藥物在送到消費者手上之前有很多人經手,等你吸進鼻子裡,實際的古柯鹼可能只剩下百分之六到百分之三十。

為什麼會有人有人願意花標高百分之一萬的價格來買一個明知道被嚴重摻假的產品?

在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一九七○年代初,古柯鹼提供的不只是一種化學的欣快感—也讓你在生活中享有更高的身分。總而言之就是地位不同。在一個毒品導向的社會,古柯鹼成了美食之旅。

泰德是紐約數一數二的毒販。他二十四歲,是個黑人。「想想那些配件,」他說,「現在只要花兩塊九毛五,就能把一個很小的黃銅湯匙塞進點三○口徑的子彈裡,外加一塊錢買頸鏈,但如果真的是癮君子,就會喜歡精緻的配件。你不會把那麼貴的東西放在黃銅裡。你會放進一個小銀瓶,隨身攜帶—也許上頭還刻有交織的字母圖案。而且用銀湯匙吸。那是我的市場。

我已經不賣給音樂家了。從某方面來說,那個圈子很前衛,但品味高雅的音樂家寥寥可數,如果你懂我的意思的話。我的人必須有品味。現在我在公園大道做生意。」

儘管如此,不管是不是美食家毒品,七○年代初期的交易有不少是在低收入或零收入的嬉痞社區進行。起初或許令人感到困惑。後來就知道,和大麻市場一樣,許多重度吸食者販賣古柯鹼,只夠讓他們自己買古柯鹼吸。

古柯鹼 (Source:wikipedia)
古柯鹼
(Source:wikipedia)

「你看,」一個三腳貓的的毒販說,「我可以花一千五百塊買一盎司很乾淨的貨,稀釋之後可以賺雙倍的錢,或是在摻假之後把一半賣掉,把成本賺回來之後,還有半盎司給自己吸。」

他從褪色、繡花、補釘的牛仔褲口袋裡拿出一個小玻璃瓶裝的白色粉末,仔細在一面化妝鏡上撒出細細的兩排粉末,把一張二十塊的新鈔捲得很緊,把鈔票的一端挨著其中一排白粉,另一端塞進右鼻孔。把左鼻孔牢牢按住,然後很快地用右鼻孔一路把白粉吸得一乾二淨。吸。他用力吸氣,然後用另一個鼻孔對著另一排粉末重來一遍。吸。

(古柯鹼也可以丟進嘴裡,抹在牙床上,或是像栓劑一樣用塞的—雖然這些技術很少用到—還可以注射到體內,這種方法在黑人區的黑人及打針狂之間很盛行,而且一般來說,有地位的吸毒者不會這麼做。即便灑在傷口上,也會讓使用者興奮起來。古柯鹼就是這麼容易吸收。)

這個毒販的心跳幾乎立刻加速,體溫稍微升高,瞳孔放大,臉部稍微泛紅,鼻子麻木。不到幾分鐘,他就會變得囉哩囉唆、坐立不安、興奮莫名。他會覺得自信滿滿,不可一世。

「太棒了!」他高舉著小藥瓶說。「想嘗一點嗎?第一管算我的。」

這個毒販當然希望和他一起吸的同伴可以買一、兩公克。可是不代表他請你免費吸一鼻子,純粹是為了推銷產品。

人家請你吸古柯鹼可能是基於完全不同的理由。「有的人,」有一個洛杉磯的吸食者說,「甚至根本不是為了追求興奮。現在只是一種社交而已。就像是『我的錢很多,可以送一些給你。』」

能擁有一批追求地位的美食家級愛好者的毒品,自然不只是古柯鹼而已。

一八四○年代,巴黎最有名望的幾位醫師和藝術家和作家(包括戈蒂耶和波特萊爾)會像舉行儀式一般,分享剛從阿爾及利亞帶回來的戰利品:一種毒品;他們自稱為「哈希什人俱樂部」的成員。

後來發展出一套完整的大麻次文化,依據地理來源,對出身低下的大麻賦予一種具有地位意識的等級次序:例如,北美洲的巴拿馬紅、阿卡波科金和米卻肯,以及歐洲的非洲進口貨,德爾班毒藥、史瓦濟蘭黃金和馬拉威大麻;擁有這幾種大麻的毒販和吸食者,會得到某種菁英式的尊敬。

古柯鹼也有人懂得欣賞。

到了一八八○年—第一次用古柯葉蒸餾出古柯鹼的十八年後—美國的醫師普遍把它當作治療酒精中毒的處方,四年後,維也納的年輕醫師佛洛依德建議用它來治療從嗎啡成癮到消化不良和精神憂鬱等各種疾病。

到了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時候,形象逐漸改變,愛好者日益廣泛。

這時候,福爾摩斯成了通俗文學的第一個古柯鹼重度使用者……古柯菸、古柯鹼甜酒、「通寧水」(tonic water)和其他的專利藥—包括很受歡迎的「卡他詛咒」(catarrh curse)—都買得到……一家美國公司甚至在廣告裡保證這種萬靈丹可以「代替食品」,讓懦夫成為勇者,讓沉默的人滔滔不絕……」

福爾摩斯(Source:wikipedia)
福爾摩斯(Source:wikipedia)

「純淨食品與藥物法案(Pure Food and Drug Act)及哈里遜麻醉品法案(Harrison Narcotic Act)在一九○六年和一九一四年先後通過,任何人餽贈、銷售和持有古柯鹼,一律比照嗎啡和海洛因,要受到聯邦的嚴厲懲罰,從此古柯鹼風光不再。同時全美各州大多把古柯鹼誤認為麻醉品,而且其他地方也通過了類似的法律。這時古柯鹼開始地下化。

然而過了沒多久,這種毒品首度重現江湖。那是在一九二○和一九三○年代,極其有限的節奏藍調(或是「種族音樂」〔race〕)和鄉村及西部音樂市場的歌手,以及百老匯場景的異國時尚,同時使古柯鹼流行起來。

本文摘自商周出版之《最狂野的夢:從《金驢記》到《裸體午餐》,跨越兩千年的迷幻異域
最狂野的夢立體書封
靈魂神遊於現世與彼岸、
窺探深層意識、
追尋創作靈感……
藥物的誘惑千年不墜
  
垮世代理論教父威廉.布洛斯
以《裸體午餐》向世界宣告「意識是幅剪貼畫」,
將各異其趣的文本加以切割、剪貼、融合,
反映出我們感受到的世界,
來自於各個支離破碎的載體,
如同藥物加劇了人類意識的千變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