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虛幻境」的美麗與哀愁──1916年臺灣勸業共進會的故事

Print Friendly

1916 年(大正 5 年),日本統治下的臺灣,舉辦了一場「臺灣勸業共進會」。第二會場(設在今天的植物園一帶)正門外,有一棟建築物,上面寫著「太虛幻境」字樣,並像是菜單一樣羅列著「火中美人」、「井中美人」、「北港媽祖身」、「關帝君顯聖」、「空中美人」、「海底美人」,還有兩行英文字,寫著「THE MOST WONDERFUL SPECTACLE OF THE 20TH CENTURY」(二十世紀最棒的景象)。

1

這一棟「太虛幻境」,也被稱為「大秘密館」、「不思議館」。館內所進行的展示,是利用光影特效及穿著各式各樣服裝的女性,呈現出不同形象的「美人」,民眾就像是在探險、旅行一般,遵循著參觀路線,便可一路看到多種不同的「美人」及特效。

首先,幻境的入口處,設置了一個岩石洞窟,內有一女性身處烈火之中,即「火中美人」。接著,是在井底居住的「井中美人」。走過數步之後,則依序是在天空飛翔的「空中美人」、在海底游泳的「海底美人」、臉長六尺卻仍容顏秀麗的「馬面美人」、有頭卻無身體的「掩身美人」等。

參觀路線的終點,則有一漆黑舞台,最初顯現的是北港媽祖廟,並有一僧侶在廟前祭拜,而媽祖的身影在空中朦朧浮出。下一個畫面,則是轉換場景至關帝廟,廟中供奉的神像突然變身為騰雲駕霧的關帝君。接著,又變為春天賞花的「美人」翩翩起舞。當背景變為荒野時,「美人」也變成老嫗、變為白骨,最後則是轉生成臺灣少女的模樣然後落幕。

此類設施,最早是建於明治45年(1912)7 月 3 日開始營業的大阪 Luna Park(ルナパーク)遊樂園裡,當時稱為「美人探險館」。接著,大正3年(1914)的「東京大正博覽會」,也設置了「美人島旅行館」,館內所展示的「美人」有「蛇體美人」、「水中美人」、「馬頭美人」、「三面一體美人」、「美人島女王」、「幽靈美人」等。由於頗受好評,因此在「臺灣勸業共進會」籌畫之際,主辦單位參考了「美人島旅行館」的經驗並加以改造,再交由「玉井興業部」負責建設,讓美女如雲的景象得以在臺灣出現。

2

這種表演中的光影變幻,令人感到無比新奇,但最引人注目的,仍是女性們的各種「美人裝扮」。正如民眾投稿於《臺灣日日新報》的漢詩所說:「媽祖神騰雲臥霧,關帝爺自由在雨。不思議館珍奇多,赤裸美人最目附(「目附」為日文用法,意指最顯眼、最引人注目)」。

姑且不論在館內是否真的存在「赤裸美人」,在 1910 年代中後期的臺灣,要找到願意在大眾面前穿著奇異服裝表演的女性,或許仍不是太簡單的事情。這些表演者究竟是從何而來呢?在共進會舉辦的同一年,報紙上一則「偽造文書」的犯罪新聞,意外透露出這些「美人」們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名叫犀川梅,大阪人,家中靠動物表演維生。犀川梅為母親的私生子,從七、八歲起便跟著父母到日本全國各地進行演出。十四歲時,在橫濱的某間料亭,以 80 圓的借款成為了舞妓(尚未成為藝妓的見習生),因其容貌與聰明伶俐,在兩年內便出了名。十七歲時,她與一位名為平野重則的男子相識,並進而相約白頭偕老。為了雙親,也為了愛人,犀川梅在四年內借款竟累積至 650 圓,這使得她更無退路,只能在隔年成為真正的藝妓。

只是,不知何時,犀川梅和老闆的兒子竟發生了關係。平野重則只好帶著她,丟下借款,逃離原來的住所。二十歲時,兩人輾轉到了臺灣,在臺灣各地找尋工作來謀生。但兩人的生活仍然困苦,平野重則更在此時染上疾病。為了打破困境,兩人偽造了身分證明,犀川梅改名為「平野竹」,並在新竹獲得從事藝妓工作的執照,開始工作。

然而,地方巡查很快對他們的身分起了疑心,兩人因此又逃到了臺北,平野重則成為芳乃亭的辯士(為無聲電影旁白解說之人),犀川梅則應徵共進會中「太虛幻境」的工作,成為了「火中美人」。

共進會結束後,犀川梅仍在臺灣各地以「平野竹」之名找尋其他工作,一連下來共偽造了三封文書,最後被臺北廳警務課識破而遭到逮捕。

犀川梅的遭遇,不禁令人好奇「太虛幻境」中其他外表亮麗的「美人」們,背後又有怎樣的故事?這些女性表演者,是否都是在不情願的情形下參與演出?這一點恐怕難以斷定。但不能否認的是,這種不需要學歷、也無須擁有特殊技能或執照的工作,對於沒受過多少教育的女性而言,門檻較低,多少也能貼補家用。

只是,「太虛幻境」畢竟不是永久存在的光景,不管是觀眾,還是臺上表演的美人們,在落幕之後,終究得像犀川梅一樣,回到原來的生活,面對真實的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