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者能帶給當下世界什麼樣的啟示?──哈拉瑞《21世紀的21堂課》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著,林俊宏譯,《21世紀的21堂課》,臺北:天下文化,2018。

以色列希伯來大學歷史系教授哈拉瑞的新作《21世紀的21堂課》剛出版,即獲得全球的關注。哈拉瑞過去的兩本暢銷書《人類大歷史》和《人類大命運》著眼於過去和未來,新書則立基於當下,從現代世界所遭遇的問題,還有未來數十年我們會往哪去,提供了 21 堂別出心裁的論述。

哈拉瑞是個焦慮的人,新書前言中就可以知道他巨大的焦慮和緊張,世界局勢的紛擾、美國總統川普的倒行逆施、自由民主的崩壞、恐怖主義、世界大戰的危機、全球暖化、移民、資訊與生物科技的雙重革命到個人內心世界的掙扎、人生的意義,哈拉瑞以一本書處理如此繁雜的議題,宛如是個思想家。

每個時代都有思想的先行者,1999 年慶祝柏林圍牆倒塌十周年時,英國廣播公司 BBC 曾經做了民意調查,選出了千年來最偉大的思想家,第一名是馬克思,物理學家愛因斯坦、牛頓、達爾文分別佔據第二、第三和第四名,從這幾位思想上的巨擘,分別可以看到幾個世紀來的社會、科技和生物的發展,屬於 21 世紀的思想指標會是哪個學問的呢?

哈拉瑞在牛津大學取得博士,本來專門研究中世紀的歷史和軍事史,出版了《人類大歷史》和《人類大命運》後,書籍翻譯成 23 種語文,頓時成為全球的重要思想推手,歷史學者如何成為新時代的思想家?歷史學最基礎的工作就是在大量的材料當中尋求解釋,並且得出一套自己的看法。「在一個資訊滿滿卻多半無用的世界上,清楚易懂的見解,就成了一種力量。」哈拉瑞的這句話也是歷史學的核心,在大量的材料中,以自身的洞見組織材料,並且提出解釋,進而成為一種說服人的觀點。歷史知識是建立在「人」的基礎上,以往我們只想到歷史是建構過去的學問,透過分析當代的材料,並且加以比較和解釋,哈拉瑞提供了一個當代的世界地圖和未來的預想圖。

21 世紀的問題主要從上個世紀延續而來,1990 年代的時候我們相信歷史會走向終結,也就是 1992 年日裔美籍學者法蘭西斯‧福山出版專書《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一人》所說的,他指出人類最後的歷史將會是西方式的民主,以後「自由」、「民主」的理念將成為每個社會的基礎被世人所採納。但後來的歷史與福山預期的不同,本來以為全球各大國都攜手的走向自由秩序,但他們在 2010 年之後又往不同的方向走去,崛起的中國經濟大幅成長,GDP 超過日本,成為全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但政治仍然維持極權主義;本來歐洲國家極為樂觀地朝向歐盟的理想前進,但 2016 年英國卻以公投的方式決定脫歐;蘇聯的共產主義崩潰之後,重掌大權的總統普丁害怕經濟改革和政治的自由化會削弱自己的權力,團結俄羅斯國內的傳統力量,與美國勢力抗衡。

世界趨同的力量減緩,自由主義在一些國家和地區行不通,除此之外,哈拉瑞舉出 21 世紀更重要的問題,也是以往人文學者所沒有想到的層面,隨著資訊科技和生物科技的雙重革命,讓人類這個物種產生相當大的挑戰。哈拉瑞擔心未來可能會沒有工作,因為科技能夠取代大量現行的工作,導致數十億人的失業;而且,大數據演算法所造成的數位獨裁有可能讓權力和財富都集中在更少數的跨國菁英手上。

由於大數據和演算法的關係,哈拉瑞也深入地探討我們的自由意志和個人生存的意義,在資訊科技快速發展下,我們在網路上的一舉一動都被記錄著,而網路的足跡也再度地用來決定我們觀看的內容和生活的體驗,人類真的有自由意志可以選擇嗎?或是我們所理解的「真相」是由 google 和相關的社群媒體所決定的嗎?因此在未來,真相或是權力將由掌握數據的人來決定嗎?

我自己並不是如此的悲觀,我本身也是個歷史學者,從大量的史料中辨別出歷史的發展,並且給予以往的歷史一套解釋,而且會依據自身所在的立場加以思考過去的歷史與現在發生的關係。按照世界的局勢,從現在開始,世界注定是不斷變動的,科技、價值、生活方式和世界觀都會與過去所熟悉的完全不同。面對未來,我們唯一相信的東西就是「變」,過去按照工作所分類的科系、教育已經無法面對將來的世界了,但在變動的世界中,幸好歷史學就是「變」的學問,我們在不斷變化中尋求解釋,並且找到在新時代安頓身心的方式。

除了能從歷史本身找到一些適應世界的方法,或許我們也可以從一些傳統的文化和思想中尋求智慧。哈拉瑞新書中所討論的例子,大致都是以歐美為中心的觀點,也反映出本書的侷限,中國的例子或是東亞世界的發展,在新書中都相當的零星,如果從世界文明的發展來看,東亞世界對於神、世俗主義、教育、意義和冥想的方法都與西方不同,所以原有的傳統文化也部分決定了東亞世界在使用網路、數據和社群媒介上的行為。在資訊如此複雜的世界中,我們並不完全的依賴網路所接觸到的資訊來決定人生的選擇與價值,也依靠傳統的文化、智慧和生活習慣決定我們的生活意義。

2050 年的世界會是怎麼樣的情況?我們不知道,哈拉瑞給了我們一些想法,有可能是錯的,也有可能部分是對的,但我們不能對於未來沒有思考,哈拉瑞所提供的意見中,雖然沒有給我們難題的解答,或是該如何行動的指南,但給了我們一些值得思考的問題,讓我們可以更加深刻的理解現在與未來。

本文轉載自天下文化〈歷史學者能給當下的世界甚麼樣的啟示?
胡 川安
Follow me

胡 川安

生於台灣,成長之後在巴黎、加拿大、美國居住過,也經常來往中國與日本之間,喜歡旅遊,也是個無可救藥的美食主義者。

大學雙修歷史與哲學、研究所於台灣大學雙修歷史與考古學,目前於加拿大麥基爾大學東亞系撰寫博士論文,嘗試以殖民主義的理論、結合考古學與歷史學,解構中國古代帝國。
胡 川安
Follo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