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虛弱的早產兒,人類什麼時候開始有能力扭轉他們的命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從什麼時候開始,人們才有機會挽救早產兒呢?

歷史上一直都有早產兒,但一直要到近 200 年左右的時候,人類才有能力扭轉這些小小生命鬥士的命運。在命運的安排下,美國的伊迪絲・麥琳恩(Edith Eleanor McLean)成為全世界最早被放進嬰兒保溫箱的早產兒。

1888 年,伊迪絲的媽媽突然在預產期前感到疼痛,被緊急送往紐約東河的移民醫院。相較於正常 3000 公克的體重,伊迪絲出生時體重只有 1106 公克,雖然醫院擁有當時最先進的醫療技術和衛生環境,但是情況仍然很險峻,因為當時的醫療還沒有辦法治療早產兒。然而,當時負責的醫生威廉・戴明德博士(William Champion Deming)卻決定使用一個全國還未有人使用過的方法──

30 年前,法國為了因應拿破崙戰爭造成了人口損失,千方百計想要提高法國的人口出生率,為此研發出一種特殊的嬰兒保溫箱,好讓早產的嬰兒得以存活。

戴明德博士正好就是第一個嘗試改進保溫箱的美國醫生。

1888 年 9 月 7 日,伊迪絲成為歷史上第一個放進保溫箱的嬰兒,而那個保溫箱其實不過就是個用大量溫水不斷循環加熱的箱子。可惜的是,當時沒有留下任何紀錄,我們現在也無從得知伊迪絲後來是否安然存活下來。

早期的嬰兒保溫箱

母親的日記本

即使是在近 80 年後,醫學發展已經有明顯成長的 1965 年,早產兒仍然面臨著許多風險。在一本母親留下的日記本裡,現年 50 歲的西格麗德(Sigrid Ziegler)終於知道自己的出生是一個活生生的奇蹟。一般懷胎長達 40 週,而體重約為 3000 公克,而在醫學認定上少於 2500 公克就稱為低體重,出生體重少於 1500 公克則稱為極低體重。

西格麗德卻在第 27 週的時候就已經出世,而當時她的體重只有 840 公克。

小小的西格麗德沒有生命跡象,她出生後的現場氣氛悲傷而凝重,醫護人員準備將她送入太平間、和其他死屍放在一起,但就在這時,一旁的護士轉頭看了看西格麗德,驚訝的發現小嬰兒的手指動了一下。

「她還活著!」聽到護士的叫喊,所有人轉過頭。於是,西格麗德的救援行動開始了──

西格麗德的呼吸不但微弱且相當困難,但是在那個年代還沒有早產兒專屬的呼吸器。兒童醫院主治醫師沃夫岡・波爾估計,西格麗德很有可能沒有辦法存活下來。然而在醫學上,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早產病例存活下來,好像每一個都是獨特的案例一樣。

西格麗德立刻被送進嬰兒保溫箱──當然那時的保溫箱跟今日比起來相當陽春簡陋。有些地方的「保溫箱」是用熱水加溫,或是床底下裝個白熾燈,然後在燈與嬰兒中間放一塊防火版。

隨著時間的分秒流逝,西格麗德的狀況越來越不樂觀。雖然已經插上了餵食管,但是她的體重仍然持續下降到 700 公克。而西格麗德的母親也不被允許見自己的女兒,只能在一定距離外遙遙相望。她母親就在這段時間裡,將這一切都記在一本小小的日記本中。

多年以後,這本日記解開了 50 歲的西格麗德心中長年的疑惑:「為什麼我沒有兄弟姐妹?」原來,西格麗德的母親再也不願重新經歷一次自己孩子出生的苦難與折磨。西格麗德也終於知道自己的誕生是一個奇蹟。除了深度近視外,西格麗德沒有其他健康問題。如今的西格麗德也有兩個小孩,兩個都不是早產兒。

生命的小鬥士

今日,醫學每天都在突破自身的侷限。

根據現今的醫學準則,小於 23 週的早產兒生存機會極低,但是這樣的判斷並不是絕對的── 2017年,英國的弗林・帕里(Flynn Parry)在 23 週時提早誕生。他出生時,醫生告訴他的父母:「在這種時候出生,嬰兒的倖存率只有 17%。」

他一出生立刻接受新生兒重症監護,醫院用特殊的呼吸器幫助他呼吸,並且使用一種特殊的泡沫強褓包裹,用來複製母體裡的溫暖保護。他在看護期間患上了敗血症、出現兩次腦溢血、視網模病變、疝氣,甚至被懷疑可能得到壞死性小腸結腸炎(NEC)──那是一種早產嬰兒的常見疾病,嚴重時甚至會危及生命。

剛出生不久的弗林就接受了各種大大小小的手術,他在醫院度過了整整18個星期。弗林的媽媽永遠都不會忘記,醫生是這樣敘述她的兒子:「醫生告訴我,他是個鬥士,所有早產兒都是。」

最終他成功了──這名英國最小的早產兒現在已經 1 歲多,喜歡火車和披薩,而且沒有任何發育遲緩。唯一早產造成的問題是他的眼睛受到了一些傷害,未來可能得戴眼鏡。

弗林・帕里是英國最早的早產兒,但這卻不是世界上最早的紀錄 ──1987 年出生於加拿大渥太華的詹姆斯・埃爾金・吉爾(James Elgin Gill)以 21 週、5 個月左右的時間,一舉顛覆了全世界兒童醫師的認知。

吉爾成為早產兒歷史上年紀最小的倖存者,他現在情況如何呢?在 2006 年,吉爾順利地上了大學。他的存在至今仍鼓舞著整個醫學界──在 23 週以前早產的嬰兒,仍然有可能完全建康的存活下來。

每個早產兒都是一個生命的奇蹟。而世間的善意,正在加大奇蹟發生的機率。相較於臺灣現在的房租,月租金依空間大小落在幾千至 1、2 萬元不等,早產兒的保溫箱只是一個不到 0.1 坪的小空間,一晚的費用在自費的情況下可能就高達 6、7 萬元,而在國外甚至可能高達一晚 12 萬元(以美國芝加哥為例)。對早產兒存活至關重要的保溫箱,也許正是最需要人們投注善意的地方。

(今年的坎城創意週裡,一則成功用創意為早產兒募款的精彩案例,該則故事由坎城創意節台灣官方分會台灣創意週提供 (http://creativityweek.org/))

每個早產兒都比我們更早體驗了世間的幽暗,但是從他們的故事裡,我們也看見了世間少有的光明。

本文由故事與百靈佳殷格翰共同製作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