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巫行動的最後犧牲者──安娜‧戈狄 (Anna Göldi) 的審判

Print Friendly
編案:最近,「獵女巫(Witch-hunt)」一詞因為時事而受到注目。
但是,獵女巫到底是怎麼回事、又是如何終結的呢?讓我們來看看作者的「女巫三部曲」吧!

西元 1782 年,大家對這時代歐洲的想像是什麼?

啟蒙運動已經浩浩蕩蕩的持續一個世紀之久、八年前遙遠的美國才宣布了獨立、而還沒有人知道的七年後,法國會發生一場驚天動地的大革命。德國哲學家康德認為,這個時代是人類的最終解放時代,人類意識將從不成熟與無知之中解放;換言之,那是一個樂觀年代,理性的光明終將壟罩大地,而文明的盡頭終將是一片完美世界的結局……

唔,安娜‧戈狄可不會這麼說。

美麗的瑞士山城Glarus (http://en.wikipedia.org/wiki/Glarus)

不管怎麼說,從那張劇照的衣著看起來,總是一個離我們不算太遙遠的世界才對。

西元 1782 年 6 月 13 日,位於瑞士東部小鎮格拉魯斯(Glarus)的地方法庭裡,衣著華麗的法官宣判安娜‧戈狄有罪,依法判處斬首,即刻行刑。法警不顧蹲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安娜,半拉半扯的將她拖進附近的廣場,拿著長劍、帶著面罩的劊子手早就接到命令,冷漠的在廣場上等待著……

安娜‧戈狄是誰?

誰都不是。

她是當地一位仕紳家裡的女傭,並不識字,也沒有顯赫的家世背景。她有兩個兒子,第一個兒子過世後,她曾因為殺害兒子的罪嫌被起訴;第二個兒子是她和前一任雇主思維奇的私生子,但是這位私生子的下落也沒人知道。根據某些文獻顯示,她還有第三位兒子,但是沒有其他證據可供證明。

她的外表也不出眾(好啦,有些文獻說漂亮,我想是個人審美觀的不同)。根據當年的《蘇黎世日報》,她出庭時的長相穿著是這樣的:

「安娜‧戈丁(拼錯了),來自蘇黎世附近鄉村,大約 40 歲。豐腴而壯碩的體格,紅光滿面、黑色頭髮與棕眼,眼睛附近帶著灰色,而且眼神相當不健康。相較於其他紅光滿面的人,她的表情也略嫌憂鬱。穿著顏色鮮豔的上衣、藍色但破舊的鞋子……」

讓她留名後世的是她的審判。因為判決的罪名實在太過離奇,瑞士與德國甚至組成調查團來到格拉魯斯,即使過了兩百年後,都還有人契而不捨的追尋她的故事。十幾本考察資料、小說以她為主角展開,而在當地也立起了一個獻給她的博物館,以憑弔她當年所受的冤屈。

安娜‧戈狄的肖像(http://en.wikipedia.org/wiki/Anna_G%C3%B6ldi)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在私生子事件爆發之後,安娜很自然的就被前任雇主掃地出門了。但天無絕人之路,1765 年她孓然一身的來到格拉魯斯,居然幸運的成為當地最有名望的楚迪(Tschudi)家族裡的女傭,並且在經過長久時間養成的信任下,她獲得了照顧家族裡小孩的殊榮。當時家族的主人約翰‧雅各布‧楚迪(Johann Jakob Tschudi)是當地的醫生、議員、法官及市長顧問,在當地來說可謂是顯赫一方了。在這樣的家庭裡做事,安娜的辛勞與能力也可想而知。

一切都像夢境般順遂的過了十七年。一直到有一天突如其來的變化改變了安娜的一生:小女兒忽然身體不適,根據家族在法庭上的證詞顯示,小女兒在胃痛了幾天之後,吐出來一根細長的銀針。

這立刻就在家族間引起了軒然大波:這根針是怎麼進去、什麼時候進去小女兒的身體的?她的身體裡還會不會有其他針、或是什麼危險物品?身為奶媽的安娜立刻被找過去,但是,安娜說她並不知道。

事情一件一件的揭露出來,從小女兒喝的牛奶、吃的軟麵包裡面,都接二連三的發現了銀針。家族成員不約而同的,把矛頭指向最大的嫌疑人:安娜。

當然安娜對此堅決否認,堅信這一定是有其他僕人覬覦她在家族的地位,因而在牛奶裡面放銀針陷害她。但是這件事情已經鬧大到無法等閒視之的地步了。一天晚上,主人約翰‧楚迪將她召進自己的書房中,告訴她她從即日起失去奶媽的職務,不僅如此,她也必須捲鋪蓋走人。

安娜‧戈狄完全無法相信自己聽到的。在意識到大哭大鬧、或苦苦哀求都沒有任何效果之後,安娜選擇了最自然而然的一條辦法:威脅。

一個女傭怎麼有辦法威脅主人?其實好像也蠻好猜到的:他們倆有姦情。安娜對她的主人說,如果他膽敢開除她,她就會將一切公諸於世。在當時通姦有罪的蘇黎世,即使他到最後被宣判無罪,也等同於被宣判了前途的死刑。他將無法再擔任任何公職。苦惱的約翰陷入了沉重的泥沼裡,也漸漸開始浮現殺機……

約翰殺人並不用刀子,身為當地仕紳,他有更好用的武器。

約翰動用了他在司法界的關係,想辦法給安娜安置個罪名。而且罪名必須要夠大到足以讓她消失,監獄、流放都不會是選項。

在終於確定了罪名之後,約翰的同僚問他:「……你確定嗎?」

「沒有其他辦法了。」約翰回答。

幾天之後,安娜收到了傳票。罪名是:女巫。

§歷史豆知識:有興趣參閱獵巫酷刑的人請點擊(警告:裡面的內容可能會引發不適,請小心服用):http://history.haiwainet.cn/n/2013/0509/c346173-18623884.html§

女巫審判開始了……

「獵巫行動」曾在歐洲掀起一陣巨大的風暴,異端裁判所曾經是歐洲最惡名昭彰的宗教法庭。據統計,將進十萬名男女老少(多半為女性。一個名叫 Voigt 的人統計為九百萬,但數據遭到質疑。另有一說是數百萬名)曾被宣判為巫師或女巫,最小的才僅僅四歲。薩克森法官 Benedict Carpzov (1595-1666),一個人就簽署了兩萬份死刑判決。德國 Wuerzburg 小鎮一天燒掉 157 人,在 Quedlinburg,1589 年的一天之內就燒死 130 人。

但是,那也是將近兩百年前的事情了(想像一下,兩百年前的罪名安在你身上是什麼感覺?)。距離上次因使用巫術被判死刑的案例是將近一個世紀之前,在啟蒙時代的十八世紀,人們早就不再相信巫術的存在。

為了安娜的案件,蘇黎世地方法院不眠不休的研究兩個世紀以前的女巫審判。包括審問的技巧、定罪的方法。家族成員接二連三的出來指證,曾看見安娜偷偷的在牛奶裡面放入銀針,為的是要在牛奶裡面施以巫術。

不只安娜,家族成員裡面也有一個人被指證是安娜的共犯,他是楚迪家族的其中一位小舅子叫史坦穆勒,他隨著安娜一起被關進監獄。被關押的實際理由,是因為她跟這位史坦穆勒先生「交情深厚」(gut bekannt,請自解其意)。

中世紀最有名的刑具之一:鐵處女。在當時,紐倫堡製作的鐵處女具有高超工藝,曾接了來自全歐的訂單。(http://fr.wikipedia.org/wiki/Vierge_de_fer)

被指控後,她受了很多折磨。這個根本不識字的女人,夜以繼日地被村中的宗教和政治領袖盤問。但她仍堅持自己的清白,於是他們使用各種方法殘酷地折磨她。至於用什麼酷刑倒是沒有記載,不過,上面網站的種種刑具應該是沒有出現(至少沒有全部出現)。十八世紀的瑞士小鎮,理論上應該沒有這麼「專業」的用具。

數週之後,安娜‧戈狄終於在刑求逼供下簽署了自白書。承認的供詞大部分是一些老掉牙的巫術魔法,包括魔鬼化成一隻黑狗前來找她、撒旦給了她那些針,教她放在牛奶之中……總之就是宗教法庭裡和她說什麼,她就照樣復述一遍。他們停止了折磨,但是折磨停止之後她又立刻翻案,將自白全部撤銷。

這下一切就都回到了原點。法官們憤怒之下,對安娜施加了更嚴酷的刑罰。另一方面,她的相好史坦穆勒終於受不了嚴刑拷打,在獄中用自己的衣服上吊身亡。而他的家人並沒有為此掉下一滴眼淚,反而宣稱這是因為他受不了內心良心的譴責,正是作為他有罪的證明。作為懲罰,宗教法庭沒收了他的全部財產。

我們無從了解安娜在知道史坦穆勒的死訊後的心情如何,沒有任何隻字片語留下。但是在法官告知死訊後,她沉默了好一陣子,像是經過一個月、一年、一輩子。

「我認罪。」最後,她說。

安娜的結局

安娜‧戈狄被迅速處決。她的生命瞬間消失,但是她的故事卻留了下來。她之所以如此有名的原因,是因為她正是歐洲曾經瘋狂獵巫行動的終點,是最後一個因女巫罪名被定罪處死的人。這個大家以為在千年前、早已逝去的陳舊歷史,其實距離法國大革命僅僅只有七年。而在其後仍然陸陸續續有幾個因巫術法案遭到逮捕的案例,幸好全都並未處死。最後一個被定罪為女巫的案例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接近現代:1944 年,二次大戰期間,英國政府逮捕了 Helen Duncan。因為邱吉爾政府相信,Helen 的預知能力會洩漏國家軍事機密。

2007 年,上述的故事才被當地記者挖掘出來發表。婚外情、利害關係,讓「女巫」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小藉口。至於曾經席捲全歐的女巫獵殺,還有另一個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故事。

它具體而微的告訴我們,所謂的「獵殺行動」可能基於的並不是單純的道德因素,每個人基於他自己的動機和利益,不斷的指證自己的鄰居是邪惡的巫師,而這種事情一直在發生。

敬請期待女巫獵殺的另一篇章:「薩勒姆審巫案」。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