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魯我驕傲──在中國古代「魯男子」竟然是人生勝利組?

在古時候的中國,若要討一個「魯男子」的封號,你得是個相貌堂堂、玉樹臨風的花美男

兒女情長不只存在人間,傳統中國的殭屍與殭屍也可能相戀!

《續子不語》中有個短篇故事,說的是杭州某魚販每天總見到一個美麗女鬼

中國末代皇帝——溥儀,也迷碟仙?

1940 年的章福記書局收到了一封信,信裡指把兩份碟仙道具寄到「內廷司房」

生在臺灣的我們,聽過幾個臺灣與鯨魚的故事?

在「臺灣是鯨魚」的浪漫想像之外,我們對於這座島嶼的鯨魚故事,又認識多少呢?

「cost down」能夠拯救日治臺灣的樟腦產業嗎?

再過幾個月,赤司初太郎名下的樟腦精製工廠裡的一切設備,都將轉賣給總督府的專賣局

臺灣樟腦如何參與了一座諾貝爾獎的誕生

這是一個在諾貝爾獎背後、關於「產學合作」的美麗故事,它剛好跟福爾摩莎島的樟腦有點關係。

一粒德國的神奇藥丸,為什麼讓這位中國醫師嘆氣連連?

一粒來自德國的小藥丸,反映的是20世紀初一場因樟腦而起的全球商戰……

被遺忘的初代直木賞臺灣作家:陳舜臣、邱永漢

除了王震緒外,你聽過另外兩位直木賞得主──邱永漢、陳舜臣的名字嗎?

「施提督認得我!」──清代初年一樁疑似冒名頂替的歷史懸案

所有嫌犯的辯白都大同小異,就連最後這句「施提督認得我」,也幾乎如出一轍。

從何時開始,向神明起誓一定得「斬雞頭」?

若翻看過去一百年臺灣的報刊雜誌,斬雞頭也真的是被用於處理各種奇奇怪怪怪的爭端。

其實,臺北並不總是你所認識的那個樣子

臺北在哪裡?臺北就是臺北,是擁擠的人群與不眠的街道,是士林夜市、大湖公園以及東區東區……

臺北臺北,哩咁有聽到?──流行音樂史裡的臺北流浪故事

你是離開家鄉到臺北打拚的庄腳囝仔嗎?這座城市是否應許了你所當初的願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