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民主變成民粹──政策買票是如何殺死雅典的民主?

民主政治最大的挑戰有兩個:第一個是專制威權的外敵、另一個是內部貪得無厭的人民。

黑死病奪走深愛的蘿拉後,是誰陪伴了桂冠詩人佩托拉克走出悲傷?

我們若是想看動物是怎樣把人帶出悲痛的谷底的,就不得不提到文藝復興詩人佩托拉克的貓。

一輩子研究悲傷的佛洛伊德,最後幫助他找到成功的關鍵是?

一說到精神分析,大家頭一兩個會想到的人,大概就是西格蒙・佛洛伊德了(Sigmund Freud)。

治心病靠養動物?18世紀的療養院證明:有時候一個擁抱就能拯救人

從什麼時候開始,人們開始把與動物相處視為一種真正的治療法?

咆哮年代的眾生相:1920 年代的社會思潮(下)

1920 年代初期,整個歐美世界瀰漫著一股文明終結的末日氛圍。

「我看過的人越多,越喜歡我的狗」——腓特烈大帝與他的寵物狗

事實上,腓特烈愛狗已經到達如痴如狂的程度,每天晚上腓特烈的狗兒總是睡在他臥房的絲質椅上,

咆哮年代的眾生相:1920年代的社會思潮(上)

「一個大帝國就這麼結束,沒有轟然巨響,連啜泣聲都沒有。」

西方的墓園為什麼那麼美?原來,這是一場從19世紀才開始的生死觀革命

跟亞洲那種陰森森的氛圍不同,許多歐美的墓園其實就是公園,其中不少知名的墓園甚至已經變成重要的觀光景點。

如何說個好故事?──從情節鋪陳找到你要的素材

歷史等於故事嗎?歷史文章與故事,到底有神馬不同?

清末的戊戌變法若沒有這「外人」,歷史也許就永遠的改變了

1889 年 9 月 20 日,整個北京城裡暗濤洶湧,才剛施行百天的維新變法命在旦夕。

「他陪你玩、他在你身邊,但只有你看的見他」──孩子們的「想像朋友」

「想像的朋友」往往出現在孩子一人單獨玩耍時,突然加入孩子的遊戲。

藥袋上該寫上藥名嗎?——五十年前,一個讓藥學界吵翻天的爭論

1967 年 4 月,一位叛逆的哈佛教授出版了《處方藥手冊》,徹底顛覆了醫學的消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