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之於人,可以是絕望裡的力量──讀黃宗潔《牠鄉何處?城市、動物與文學》

你是否有想過現代都市生活中,動物之於我們的關係是什麼呢?

藍佩嘉:家庭照顧系統失靈的孩子該何去何從?──讀《廢墟少年》

這些邊緣少年需要的不是可憐和同情。請記得,他們需要的是「重新與社會和社群連結」。

王德威:失掉的好地獄──讀張貴興《野豬渡河》

張貴興的重要作品幾乎都聯結著砂拉越,這本經過十七年醞釀的最新長篇小說也不例外。

街頭謀生、地下經濟與紐約底層黑人的求生之道——《人行道》

杜尼爾平易近人的筆觸在在展現了他的關懷,讀他的書,我們似乎會對人性有更樂觀的期待。

出版三十年,在日本熱賣180萬冊,面向心中小孩說話的圖畫書──《活了100萬次的貓》

她的圖畫書充滿了心的躍動感,那樣強壯的生命力或許就是一種未被文明馴養的「野性的知性」。

文宣與雜誌如何為戰爭服務?——《神國日本荒謬的決戰生活》

歷史書寫,是可以帶著一些幽默、滑稽與諷刺,同時又富有嚴肅、銳利的批判意識。

婦女、非白人族群以及庶民的帝國經驗──《大英帝國的經驗》

作者述說了許多則引人入勝,有時候則是令人嘆息的故事,這些正是吸引人進一步去探索的敲門磚。

楊照:日本小說《二十四隻瞳》的經典意義

這本書內在的訊息是沉重而痛苦的,是壺井榮延續年輕時左翼經驗與信念,充分開展對於戰爭的批判。

啟蒙時代給了我們什麼?

也許啟蒙時代的結果真的像盧梭說的那麼糟,但如果這些進展沒有發生,世界會不會變得更糟呢?

橫跨5大洲、長達27年,一位美國的緝毒署幹員的臥底生活紀實

他是販毒和恐怖組織之間匯合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窗口。

我們如何度過每一天?──《時間之書》

從人類的日常生活、愛情、家庭、職業、金錢到媒體,帶領讀者檢視人們如何度過每一天。

懸崖邊的末路悲歌──《Hell or High Water 赴湯蹈火》

《Hell or High Water 赴湯蹈火》背景設定挑戰了一般善惡二元論的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