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邊的末路悲歌──《Hell or High Water 赴湯蹈火》

《Hell or High Water 赴湯蹈火》背景設定挑戰了一般善惡二元論的思維。

超能力者的無間道──讀 《狂暴年代》

拉維‧提德哈 《狂暴年代》是超能力版的無間道,細數永恆時光中,為諜作間的掙扎痛苦。

無法言喻的平庸之惡──讀《責任與判斷》

在一般的想像中,為惡者必有為惡的動機,否則不足以支撐他持續推動惡行

「跟著鄉民進來看熱鬧」的方唐鏡如何成為律師?

一個具規模的外來制度,如何進入一個陌生的環境,進而向下紮根,從本質上改變這個環境?

美國外交官對馬雅文明的第一手紀實,掀起全球的馬雅狂熱

毀滅終將不可避免,人力也無法回天;儘管馬雅城市已成廢墟,仍充分帶給人一種具野性的壯麗想像。

人類從何時開始,將「飛向宇宙」的口號變成行動?

未來,太空梭將實現人類太空旅行的夢想,甚至載著人類移民月球與火星也說不定。

乾旱是造假的!美國1930年代的旱地牛骨照引發的攝影爭議

一具白骨出現在寸草不生的烈日平原上,這張照片嚴正警告我們,這塊土地有淪為沙漠之虞。

不僅是財產,貓狗如何在法律上與人平起平坐?

寵物並不只是物品,而是佔據了一個介於個人與個人財產之間的特殊位置。

日本人萬萬沒想到,「接收臺灣」是一場長期戰爭

日清戰爭雖然結束了,但戰爭仍在繼續。因為在清國割讓的台灣,中國人的抵抗依然在持續。

一抹幽魂的夏日回憶──讀《狂暴年代》

如果世上真有超能力者的話,世界是否還會像今日一樣呢?

旅遊書裡看不見的新加坡──讀《赤道上的極地》

當我們在讚嘆新加坡的同時,是否真的知道新加坡人的日常生活?

說書編輯部專訪《前線島嶼:冷戰下的金門》作者宋怡明

一個地方的歷史,並不只是過去事件的紀錄,也包括了人們記憶這段過去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