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動再三婉拒的白崇禧將軍接受口述歷史訪問?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配合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舉辦「郭廷以先生與口述歷史」特展,本次專欄分享一個故事。

曾任本所助理研究員的賈廷詩先生,早年跟隨創所所長郭廷以先生從事口述歷史工作,以下這張照片便是當時口述歷史訪問的典型場景:1961 年 6 月,主訪者郭廷以先生(右二)與沈雲龍先生(右一)、紀錄賈廷詩先生(左一)訪問李品仙先生(左二)。

(來源: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可是,他們想訪問享有大名的白崇禧將軍,卻屢遭婉拒,賈先生最後如何說動白將軍受訪呢?根據他的回憶:

1961 年,我曾與郭先生訪問楊森、萬耀煌、李品仙、龔浩、劉文島、余漢謀等人。之前,近史所也擬訪問何應欽、白崇禧,為了進行何應欽、白崇禧的訪問,事前溝通了很久,朱家驊勸他們,沒說動,胡適之勸了他們兩次,他們也不接受。我訪問白崇禧將軍後,也請何應欽將軍接受訪問,他總認為訪問了白健生就等於訪問他,因為他的事白健生都知道。我說那還是不同,但他怎麼也不肯接受訪問。我喜歡吃水果,在沅陵街農林水果行買水果,常會碰到他,我就黏著他接受訪問,但就是沒辦法讓他點頭。

我訪問白崇禧將軍有一段淵源。

我認識白先勇,我們幾個朋友有時一塊玩,我也有幾次到他家吃飯。我有時和白崇禧將軍談到北伐的事,我說:「聽說你到南昌時,當地的人還編了民間的歌說你是『白馬將軍』。」一談到這他好高興,笑問我是哪年出生,怎麼會知道這事?有一次我說,聽說國民政府運黃金到臺灣,你在湖北把黃金劫下,是否真有其事?他說前線打仗,發不下軍餉,竟然還運黃金到臺灣,仗怎麼打?談到某些對他不利的事時,他說那是瞎胡說,根本不對。我趁機說:「現在看到的資料都是這方面的,你的說法見不到資料,將來歷史上對這件事的評價,很可能就是根據看得到的資料,要糾正這些事,最好接受口述訪問,把真正的史料留存下來。」但他不答話。

有一天,白先勇告訴我,現在是勸他父親接受訪問的時機,因為自從他媽媽去世以後,他父親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對過去的事有留戀的情懷,尤其喜歡找人談與他媽媽有關的事。

我就跟著到他家去,吃飯時又聊起來,我好奇地問白崇禧:和白夫人結婚後,是不是帶著夫人跟著他北伐?是不是民間都封他為「白馬將軍」?

他侃侃而談地說,他都是帶著夫人到最前線,也因為他姓白又騎一匹白馬,才叫「白馬將軍」。我談起蔣先生對他的軍事才能認識很深,對他付託重責。他驕傲的說,蔣的第一軍即是交給他指揮。我建議他從頭談起,因此 1963 年 2 月才說動他開始接受我們的訪問。[1]

這個故事出自本所出版《郭廷以先生門生故舊憶往錄》(陳儀深等訪問,王景玲等記錄,2004 年出版)。該書收錄 22 篇訪問紀錄、6 篇回憶錄,綜合 28 位郭廷以先生門生故舊所述,除回憶郭廷以先生的求學歷程、學術成就、長者風範、創辦本所的艱辛以外;兼及個人學術生涯的心路歷程,以及所受郭廷以先生的啟發。此書不僅是本所與「南港學派」的發展史,同時也是建構我國學術發展史的重要素材。

郭廷以先生創辦本所,除徵集檔案文獻外,亦積極推動口述歷史訪問工作。

為增進大眾對本所的認識,本所舉辦「郭廷以先生與口述歷史」特展,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蒞臨參觀!

「郭廷以先生與口述歷史」特展
主辦單位: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展覽日期:2017 年 5 月 25 日至 10 月 31 日,9:00 至 16:30(例假日不開放)
展覽地點: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檔案館1樓大廳 (臺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二段 128 號)

[1] 原文出自:沈懷玉訪問、張成瑋記錄,〈賈廷詩先生訪問紀錄〉,《郭廷以先生門生故舊憶往錄》,頁341-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