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將魂」與神同行:那些你不知道的八家將文化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李佩儒

以臺南在地的廟會慶典而言,「西港仔刈香」可以作為觀察南瀛傳統家將團的代表性祭典之一。該香科之主辦廟宇「西港慶安宮」曾表示:「西港刈香謝絕外地家將團參與」;而這樣的立場表態,除了維護祭典的莊嚴性之外,也給了在地唯二的八家將團:「三五甲鎮山宮吉興堂八家將」、「西港街瓦厝內吉善堂八家將」一個專屬的舞臺。

「三五甲鎮山宮吉興堂八家將」及「西港街瓦厝內吉善堂八家將」從香科前的練將到香科中的任務執行,再到香科結束後的持續經營;每個環節都是傳統與當代的對話,與其說老將館是在傳承傳統家將團,更貼切的說法:他們像在「移植將魂」。

將魂上身的序曲

距離香科開舘日倒數十天,晚上九點多的三五甲鎮山宮廟口依舊燈火通明,大夥正如火如荼地練習著,開舘日必須操演的獨門陣法「雙龍獻珠陣」。將腳[1]們列隊龍、虎雙邊,相互拋接刺球,這套陣法是吉興堂八家將傳承超過百年的獨門絕招,「雙龍獻珠陣」不僅考驗將腳間的默契,也培養將腳的勇氣。

吉興堂團長林宏賢說:「我們開館一定要演練丟刺球這一招,雖然一般不會用到這套陣法,但是每科在訓練,一定要每個陣法都要練透,這樣以後傳承才能傳整套,不然你如果一部沒套、兩部沒套,以後就半套啦,現在用刺球就是在練他們的膽識,有時候接刺球會怕,現在讓他們練一個膽,練習慣了,出去比較不會怕」。

原來,為了香科不眠不香的練將,練的不僅是將腳的體力,還有將腳的「心」。當心練成了、勇氣足夠了,將魂也就上身了。

吉興堂於西港刈香開館日操演「雙龍獻珠陣」(Source:作者提供)
將腳拋接刺球時,專注、勇敢的模樣(Source:作者提供)

不同於一般八家將團,西港刈香中的家將團,於香科中代有神聖任務必須執行,而當執行任務時,就是將魂發揮的重要時刻。吉興堂與吉善堂各負有「特派任務」,在臺灣的家將團中相當具有特色。

刀兵教主的特派員:吉興堂

吉興堂八家將團創立於大正五年,在民國三十八年「西港刈香」時,為超度大東亞戰爭軍民人等亡靈,特別舉行刀兵醮,家將統帥地藏王菩薩獲代天巡狩千歲爺敕封為「刀兵教主」,擁有先斬後奏之權。故吉興堂於香科出陣時,可見其統帥地藏王菩薩之「刀兵教主」之黑令旗隨團,該旗由西港慶安宮製作,於每科遶境前頒發給三五甲鎮山宮,至香科結束時,當科黑令旗會保留在鎮山宮,跟隨吉興堂家將出陣,而上一科黑令旗,則是在當科燒化。為表示吉興堂之特殊性,其文差爺手持「玉敕八家將」之黃色令旗,代表此家將團為榮受「代天巡狩」認可之八家將團。

三五甲鎮山宮吉興堂八家將(Source:作者提供)

千歲爺的駕前侍衛:吉善堂

吉善堂創立於民國六十五年,為每三年一科的西港刈香而生,是為香科而創立的家將團,在西港香期間擔任千歲爺駕前「二部先鋒官」,亦具有先斬後奏的權力。該團也是西港刈香中唯一參與送王的家將團,家將會與王船一同到王船地,恭送千歲爺遊天河。

西港街瓦厝內吉善堂八家將(Source:作者提供)

陣頭也有療癒系?

在西港刈香中,信眾相信吉興堂八家將與吉善堂八家將,是千歲爺認可過的家將團,其靈力是加倍提升的,所以兩團家將於香科期間所到之處,皆擠滿信眾,等待收驚改運。

家將為民眾「集體收驚祭改」的畫面,是西港香的特別景象,通常在家將拜廟結束後,信徒會把握空檔在廟埕集合,並集體下跪於場中央,讓家將團收驚改運,此時負責捉拿妖魔的范、謝將軍會率先出馬,衝向群眾,利用手上的法器與羽扇來替民眾收驚改運,接著所有家將會再持法器將信眾包圍,象徵收服那些不好的東西於法器中。若信徒中有較嚴重之狀況,如:卡到陰者、身體虛弱者,家將神或家將統帥,則會直接降駕於將腳身上,幫助民眾解決問題。

三五甲鎮山宮吉興堂八家將為民眾收驚(Source:作者提供)

參與收驚的吳姓民眾說:「三年一科,我就是特別要來給家將收驚,我最近常常頭痛,有人說我應該是有犯到外方,那處理這個就是家將公的專科,難怪祂下來(降駕)…我剛剛特別被挑出來加持…。」

收驚祭改的過程中,信眾相信開臉的人就是家將神,當信眾遇到難突破的困難時,家將神靈也靈驗的降駕了,不但為人們解決了無形的恐懼;降駕更代表一種人神合一的將魂發揮。家將團在此刻不僅是陣頭,而是執行集體療癒的心理醫生。

吉善堂家將(謝將軍)為民眾收驚改運後,退駕畫面(Source:作者提供)

「將」就不怕了

除了收驚改運之外,家將團也會被邀請到私宅或公司行號進行「清厝」儀式,清厝的意義與收驚改運一樣,為了達到掃除千災百禍,緝捕鬼魅之目的,只是對象由人變成空間;信徒邀請家將進入私人空間將不好的晦氣、煞氣或無形的威脅趕出家門。

以西港的傳統而言,清厝之時,所有家將會進入民眾家中,用手上的法器敲擊四壁與門窗,目的是為了驅逐房子裡的不淨,當所有家將忙著清厝的時候,刑具爺會留守在門口並將刑具向著大門,這樣的舉動是為了不讓那些被家將趕出來的不淨跑走,將其收服於刑具中。通常清厝結束,若時間允許家將會於信徒家中擺一個「八卦陣」,民眾相信家將設了八卦陣以後,該區域像是安了一個無形的八卦,可以用來陣宅除煞。

西港街瓦厝內吉善堂八家將為民家清厝、安八卦(Source:作者提供)
家將清厝時,刑具爺於大門口留守(Source:作者提供)

那些年,我們守護的「將魂」

香科結束代表任務也暫時解除,然而為了因應下一個三年的到來,家將團必須想辦法在傳統與創新中,維持老將團於當代的價值。時代變遷或多或少為老字號家將團帶來變化,然而,對於傳統的守護有幾個方面,吉興堂是不輕易妥協的。

該堂的青年傳承者鄭育勤表示,吉興堂堅持不變的原則包含:「我們以不改變任何臉譜的樣式、顏色、線條為最大原則。也不更動陣法與相關(香科)儀式:包括入館、暗管、開館、探館、發彩、清厝、香科任務…等。

陣法與臉譜都是非常重要的傳統,也是代表我們三五甲的象徵,如果都慢慢的改變的話,這樣就不是傳承了,也失去一項傳統陣頭的意義。…相對來說,作為年輕一輩傳承者,也必須尊師重道,這樣才不失拜師學藝的傳承意義。」

由青年傳承者的訪談中可以理解到,吉興堂除了注重臉譜、陣法與儀式的保存,亦格外注重習將者的品德,培養其尊師重道的涵養。一間成功的家將團不僅扮演文化傳承者的角色,更有教化人心的社會功能,如此才能將真正的將魂延續下去。

而除了守護傳統臉譜、陣法與儀式之外,吉興堂為了保持每科香科的出陣人數,在團員的經營上也做了改變。

找回遺失的美好

團長林宏賢體恤的說:「大家白天各自士農工商,工作回來都累了,在訓練方面要硬是要求,我們也有點於心不忍…。」不同於以往農業社會,村民農閒時總是聚在廟口,把練習跳將當作娛樂,現代社會的娛樂產業豐富,願意在廟口練將的人不但減少了,下班後還要練將,也變成了一種額外的體力考驗。

體恤願意傳承文化的年輕人,吉興堂調整以往嚴厲的練將模式,改以鼓勵的方式,讓年輕人更貼近傳統家將文化。吉興堂的青年傳承者鄭育勤說:「結合現代網路的力量(將吉興堂)發揚光大!不再僅是讓單一區域的民眾看到我們。」

除了訓練團員的模式微調之外,吉興堂也利用網路社群媒體與多媒體影音紀錄,幫助更多人認識傳統家將文化。目前吉興堂在網路上擁有超高的人氣與點閱率,顯示優質的傳統家將文化,是可以通過網路的檢視,打破刻板印象,引起更多人一同來守護與尊重。

同時,拜網路社群媒體所賜,吉興堂也和曾經失散的「高雄地嶽殿吉勝堂八家將團」重新相認,師出同門的「吉興堂」、「吉勝堂」、「吉善堂」八家將團,通過聯誼交流,找尋出過去曾經失落的陣法與臉譜,再利用多媒體影音將之紀錄保存下來;此外,透過師兄弟結盟的效應,持續為傳統家將文化發展,寫下更豐富的故事。

「吉興堂」、「吉勝堂」、「吉善堂」師兄弟團員珍貴畫面(Source:高雄地嶽殿提供)

讓我們與神同行

對於傳統家將團來說,有一種價值是可以穿越時代的洪流,並在變化多端的現代社會中,成為穩定人心與傳承文化的正面能量,那正是與神同行的「將魂」。


[1]習將之人稱作:「將腳」。

本篇圖文由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藝術發展科與故事共同製作。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佮藝逗陣:那些神明coser與他們的產地

那些電視發明之前的人們娛神娛人的日常,還有神明coser與他們產地的故事。
「佮藝逗陣」,是閩南語「和她(他)在一起」之意,希望透過本專題輕鬆而富有內涵的文章,重現過去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刻畫出煙黃歷史中,每個努力為信仰堅持不懈的人、陣頭與廟宇。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