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曾經強迫柬埔寨穿漢服、用漢字的國家,其實不是真正的「中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過去的柬埔寨曾經是輝煌的高棉帝國,西元十世紀時的版圖幾乎涵蓋整個中南半島,而現在的柬埔寨是東協中經濟蓬勃發展的國家之一,許多臺商跟臺灣青年進駐淘金,不僅如此,柬埔寨可是中國的鐵哥們,是全東南亞地區最挺中國鐵桿的親中小老弟。

但想不到是,柬埔寨歷史上卻曾經被「中華」征服,被迫穿漢服、用漢字。

柬埔寨 (source: [email protected] Antonio Segal)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跟中國隔了幾百公里遠的,間隔了好幾個國家的柬埔寨,是怎麼被中華文明「隔山打牛」被迫接受「漢」文化呢?這就要說到東南亞強悍的戰鬥民族—越南。

越南人常常自豪民族史上曾經打敗過三個世界列強:中國、美國,以及法國。事實上,越南人的強悍自古就有記錄。西元十世紀,正值中國五代十國時期,越南由吳權擊退南漢軍隊後正式脫離中國獨立,其後就越往「南向」的擴張之路。

深受中國影響的越南,早期也繼承了中國的華夷天下觀,自認系出中華的越南也把南方的印度教諸國當成蠻夷。這種華夷之辨的區別可以從越南古代帝王征討異國時所寫的檄文中看出。

比如李仁宗在 1119 年發布《征麻沙洞詔》、黎聖宗在 1470 年發布《征占婆詔》、黎聖宗在 1479 年發布《征盆蠻詔》和《征哀牢詔》中,認為身為「夷」的麻沙洞、佔婆、盆蠻、哀牢等國應向「華夏」也就是越南朝貢,若不從,則作為「上國」的越南就有權力征伐這些蠻夷。

而為什麼越南會開始征討南方諸國呢?為的就是要貫徹方才說到的「天下觀」。982 年,越南黎朝的開國君主大行皇帝黎桓繼位後,就派遣使臣到南方的占城,以中華上國的姿態要求其稱臣納貢。

黎桓 (source: wikipidia)

想也知道,盤踞在今越南中南部的占婆,在古代也不是好惹的,不僅理都不理越南國王,還扣留了狂妄的越南使臣,最後黎桓一怒之下發兵夷平了占城,直到宋朝的介入下兩國才和解。

然而這次的經驗卻讓越南覺得,正義跟天命果然就在自己身為「中華上國」的身上。根據《大越史記全書》記載,到了李朝,越南對外征伐多達 25 次,並多次攻破占婆首都,甚至斬首占婆王,俘虜數萬人。最後,占婆成為今天越南的一部份,在今天越南中部的大城峴港,仍可以看到許多古代占婆遺跡與文物。

即便到了近代中國,越南人仍深深認為自己就是「中華」,在當時史書《大南實錄》的記載中,稱中國人為「清人」,而越南的自稱卻是「漢人、漢風」。1831 年出使清朝的越南使臣李文馥,在福州的住所看到「粵南夷使公館」的夷字,大怒之下命人私下撕毀,並且寫了一篇《辨夷論》貼在大門。這篇慷慨激揚的古文,描繪了當時越南人的大中華胸懷:

「我越非他,古中國聖人炎帝神農氏之後也…而於周為越裳則氏之,於歷代為交趾則郡之,未有稱為夷者…博帶峨冠,宋明之衣服也。」

文中極力地為越南的「中華地位」辯駁,那時候的越南人,更認為滿清入關是「匈奴入帝」,從此中國不再為華夏。這樣的中華觀念也造就了日後,「中華」入主柬埔寨的歷史背景。

1832 年,大南明命帝實施「改土歸流」,把已經被越南控制數百年的占婆正式併吞,千年古國的占婆於是滅亡,如今在占婆故地已經看不到幾個占族人,他們大多逃到了柬埔寨。然而,越南的擴張卻還沒有結束,南滅占婆國後,就換西邊的柬埔寨倒楣了。當時的柬埔寨正處黑暗時期,被西邊的暹羅國以及東邊的越南夾攻,國弱民貧,國家正是存亡危急之秋。

占族人 (source: wikipidia)

1833 年,越南的一位起義軍黎文(Lê Văn Khôi)在嘉定(今胡志明市)發動叛亂,這時暹羅國趁亂進軍柬埔寨與嘉定,公開支持黎文。明朝命帝派遣張明講(Trương Minh Giảng)出兵平亂,想不到這暹羅不堪一擊,跨過幾百公里卻一下被打退。張明講進軍金邊後,挾持了柬埔寨國王安贊二世(Ang Chen II),柬埔寨自此成為越南的魁儡國家。

張明講在金邊大權在握,在安贊二世死後,張明講立其女安眉(Ang Mey)為女王。但其實這時候的柬埔寨也只剩下國家的空殼,完全被越南控制,最後索性懶得搞魁儡政權,把安眉等柬埔寨王族直接擄回越南,改柬埔寨首都烏棟為「鎮西城」,正式併吞柬埔寨。

張明講想用占婆城的舊例同化柬埔寨,大舉的推動越南移民進入柬埔寨開墾,強迫柬埔寨居民取漢名漢姓,使用漢字。當時阮朝官方編纂的《大南實錄正編》宣稱:「自此臘人衣服器用多慕漢風、蠻俗漸改革矣」,但實際上柬埔寨人對越南的入侵可說是十分反感。

越南企圖在文化上完全同化柬埔寨,除了衣冠服飾外,更迫害流傳於當地的上部座佛教,要求僧人還俗,搗毀寺廟等。明命帝更稱:「鎮西邊疆重地,朕一視同仁,欲使番民(高棉人)早染漢風,均霑王化。使之耳濡目染,日感化而不自知,方是用夏變夷要著。」這些舉措都讓柬埔寨人痛恨至極,多次發動叛變起意,而先前跟越南爭奪柬埔寨的暹羅國,在此時便暗中支持柬埔寨復國勢力。

最後不得民心的越南,在柬埔寨無數次的叛亂起義,以及暹羅國的介入支持下,被迫讓已經併吞的柬埔寨復國,退出柬埔寨。然而,故事卻還沒結束,當越南仍在勵兵秣馬,準備再次「收復」柬埔寨時,法國人來了。

這對柬埔寨可以說是天外飛來一筆,這難道是個讓自己擺脫被暹羅跟越南來回侵略併吞的命運的機會嗎?柬埔寨國王諾羅敦.安.吳哥於 1864 年同法國簽署了《法暹條約》,確定了法國對柬埔寨的宗主權。

諾羅敦.安.吳哥 (source: wikipidia)

隨著法國在中南半島站穩腳步,越南再也無法像過去一樣以「中華之姿」橫掃諸國。法國人帶來的羅馬字不僅改變了越南以漢字為主的文字系統,殖民所激發的民族主義,更讓曾經主宰越南思想界千餘年的中華觀蕩然無存。

今天,甚至有中國導遊在越南導覽時提起這段「越南曾為中華」的往事時,因其當代民族主義高漲的環境下,被越南當局所驅逐。往事已成煙,這段「中華文明」透過越南擺盪於中南半島諸國的歷史,或許只能成為今天讓大家會心一笑的冷知識了吧?

參考資料

  1. 黃枝連,《亞洲的華夏秩序——中國與亞洲國家關係型態論》,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2。
  2. 黃國安等著,《中越關係史簡編》,桂林:廣西人民出版社,1986。
  3. 張秀民,《中越關係史論文集》: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92。
  4. 左榮全,〈略論越南亞朝貢體系——兼論與東亞朝貢體系之異同〉,《南洋問題研究》,2014 年 第 2 期
  5. 羅晃潮,〈略論十至十九世纪时期越南對老寮和柬埔寨歷史的擴張〉,《廣西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79 年 第 4 期。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小樹

小樹

小樹是一隻徜徉在南海裡的大烏龜,沒事喜歡上岸去看印度支那的遺跡,或者到太平洋上的島曬太陽去。聽說,西方人都叫他 Wenzel Herder。個人部落格,小樹文策:http://wenzeles.tw
小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