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代一件離奇的墜樓身亡案,掀起了美國麥卡錫主義的序幕

戰後的美國走入冷戰的年代,對於「共匪」滲透的焦慮,構成那個神經緊繃的時代氛圍

歐洲今日的困境不是極左或極右,而是她的老敵人—疑歐思潮 

面對這樣的課題,我們很難不從歐盟的本質,以及成就今日歐盟的「歐洲統合之路」談起

伊斯蘭主義與民族主義的對撞,對中東的影響有多大?

經過二百年來的思潮蘊釀到反覆實驗,中東似乎沒有比從前更美好,卻相反地墮入了這無底深淵

希特勒當年席捲全國的演說,究竟有什麼煽惑人心的吸引力?

根據希特勒自己的敘述,納粹黨的集會通常是在晚上,為了是讓他們顯得更加重要

「天皇制」是日本走上軍國主義的主因嗎?一位自由主義者的深切反思

明治時期的日本追求「文明開化」,但最後居然也走上了軍國主義擴張,這其中的原因何在呢?

不斷對外戰鬥的背後,俄羅斯人心中著惦記著什麼樣的憂患意識?

今年距離 1917 年的俄國革命,正好整整一百年,俄羅斯卻越來越像革命前的羅曼諾夫王朝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是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理論嗎?

當民族主義依恃於「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科學旗幟下,戰爭似乎就成為理所當然

理想與現實間的掙扎:大英帝國下的小不列顛

由於國策無法變通與民意制肘,英國沒能成為「大大不列顛」,還淪為「小不列顛」。

「人類社會誕生於戰爭,而戰爭終將導致進步」這句話成立嗎?

屬於歷史的戰爭不會消失,歷史也會不斷在戰爭裡重生。

極右派與國家主義,為何在全球各地崛起?

當選美國第 45 任總統的川普,是 2016 年全球政治中最受注目的一隻黑天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