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如何應對毛澤東的原子彈?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1964 年 10 月 16 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顆原子彈在新疆羅布泊爆炸成功,對蔣介石造成很大打擊。1960 年代初,蔣介石對毛澤東製造原子彈的急迫和決心估計不足。1963 年 11 月 14 日,他對美國媒體表示:對於中共研究原子科學和核子爆炸的傳說,我們從未忽視,但是對於中共是否已在製造核子武器,以及何時可以製成,則極端懷疑。[1]

1964 年 4 月 16 日,來臺訪問的美國國務卿魯斯克告訴蔣介石,美國估計中共今年或明年內會核試爆,但沒透露美國是根據最新間諜衛星的偵照作出這一判斷的。

蔣說他估計中共在三五年內尚無可能核試爆,魯斯克說這同蘇俄的估計大致相同,但美國從中共「鈽」生產的進展可推算核試爆的時間。魯斯克還告訴蔣,美國現駐在西歐的核子武器,「其破壞力已超過廣島原子彈的 15 萬倍,赫魯雪夫對此已有深刻暸解,因而知所戒懼,惟毛澤東則迄今未完全暸解,尚思一逞耳。」[2]

不過,實後證明,美國對中國鈽生產判斷是錯誤的,中國首次核試爆用的是鈾-235,而不是鈽 -239,因此試爆時間甚至早於美國的估計。

1964 年 8 月 26 日, 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麥康向總統詹森報告,根據間諜衛星偵照,中國西部羅布泊的可疑設施是一個核試驗場,可以在大約兩個月內投入使用。[3] 9 月 15 日,國務卿魯斯克,國防部長麥克納馬拉,總統國家安全助理彭岱及麥康,討論了中國的核武器問題,決定不在核試爆前對中國核設施采取單方面軍事行動,但會密切關注採取適當軍事行動的可能性。他們將這個決定向總統報告,詹森表示同意並指示立即與蘇聯大使多勃雷寧磋商中共的核武器問題。[4]

魯斯克 (source:wikipidia)

9 月 25 日,彭岱試探多勃雷寧「如果蘇聯政府有任何興趣,我們準備私下認真談論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多勃雷寧沒有直接答复,但告訴彭岱「在蘇聯政府的思想中,中國的核能力實際上已經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多勃雷寧認為中國的核武器對蘇聯或美國沒有任何重要性,他們只對亞洲產生心理影響,這種影響對他的政府來說並不重要。[5] 既然蘇俄不願合作,當時正以「和平平台」口號競選連任總統的詹森,就完全改變了前任甘迺迪的政策,不再想以軍事行動阻止中國取得核武器了。[6]

1964 年 9 月 15 日,就在中國首次核試爆前一個月,國軍「最高機密」的「新生小組」向蔣經國提交「共匪即將實施核子試爆之分析」,準確判斷「共匪可能於最近期內在塔克拉瑪干沙漠之北部施行核子試爆」。蔣經國立即呈報蔣介石,並於 9 月 21 日通報中情局。[7] 9 月 30 日,蔣介石自記「共匪對西北空運增加,六月以來至今益甚,此乃共匪試爆原子日期接近之徵兆,應加重視。」[8] 蔣對於中共即將核試爆的消息,應否事前發表,頗費躊躇,最後決定「暫不發布為宜,以匪試爆實施對我利害參半也。」[9]

1964 年 9 月 29 日,魯斯克卻公開聲明,中共的核爆可能即將發生。10 月 16 日,中共核試爆成功的當天,美國國家安全特別會議對中共獲得核能力的含義進行了一般性討論。

中國首次核爆 (圖片來源)

會後,詹森總統發表聲明叫美國人民和盟友不必過分驚慌。[10] 但中共核試爆卻給蔣介石很大衝擊。他自記「此不僅為共匪今後對我國軍民心理之影響有不可比擬之效用,而且對世界形勢,尤其對東亞反共之形勢更有重大之變化,但事實上對我一年內反攻軍事之力量並未有所增減,然軍民心理之強弱前後,將有不利之重大改變耳。」[11]

他在 10 月 17 日總統府的會議上說,臺灣只要一二枚原子彈即可全毀,若臺灣遭受攻擊,成為廢墟,美國尚有何協防可言。美國必須在中共完成原子彈製造前,支持中華民國反攻大陸。[12] 蔣介石認為他只剩下一年的機會窗口了,等毛澤東造出原子彈後,反攻機會就永遠失去了。

1964 年 10 月 19 日,美國中央情報局副局長卡德來見蔣介石,提供中國核子裝置相關資料。他告訴蔣,過去 4 年利用人造衛星,美國已照攝到中共重要核子設施多處,但更詳細偵察仍有賴於 U-2 機執行。他請蔣同意繼續執行 U-2 機偵照任務,以確實掌握中國核子設施詳情。蔣請他轉達美國政府,僅從事偵照尚嫌不夠,應進一步研究摧毀核子設施,以杜禍源。[13]

當天,蔣介石又召見美國大使賴特說,中共的核子試爆已使亞洲情勢發生重大變化,引起亞洲各國人民心理上之恐懼不安,將產生長遠影響,希望美國勿視為短期現象而掉以輕心,應重新檢討釐訂對華政策。蔣一再強調「要消除此項心理影響,唯一之方法,乃在設法摧毀共匪之核子設施。」賴特答應立即將蔣的意見向美國政府報告。 [14] 其實,麥康局長一直希望有所行動,但魯斯克堅決反對,還說服了詹森。

10 月 24 日,詹森總統又派特使,中情局副局長克萊恩來見蔣介石。因為互相很熟悉,兩人進行了坦率的爭論。克萊恩說,中共「並不可能以核子武器來攻擊任何國家,否則,中共即無異於自己毀滅了自己!」蔣回答,美國這種說法,現在已沒效用,共匪「何償不可以用轟炸機攜帶原子彈來攻擊臺灣,先下手毀滅臺灣?臺灣被毀滅了,美國已無從保護,而且亦沒有什麼需要美國的保護了」。

蔣堅信「共匪造原子彈的唯一目的,即在攻擊臺灣。共匪只要有 20 到 30 顆原子彈,它就可以轟炸臺灣,毀滅中國政府,統一它所謂的國家,並輕而易舉可以佔據整個亞洲。今天共匪以毀滅蔣介石為其主要目的,一天蔣介石被打倒了,那就是把匪所說的美國這頭『紙老虎』的牙齒拔掉了!」蔣還說,臺灣沒有原子彈,又是個小島,在一小時內,即可完全被毀,美國的核保護是沒有用的。所以,今天的要着乃在「中美雙方共同商量如何破壞共匪製造原子彈的設備和基地」。

克萊恩反問「如果美國使用原子彈對蘭州包頭及其它核子工廠地帶,進行破壞,使無數中國人遭受毀滅,亞洲人對美國將如何看法?」蔣答「我並沒有要美國去轟炸中國大陸,我始終堅持由我們自己來採取行動,只要美國提拱其破壞核子裝置的設備以及其它必要的條件而已。」蔣勸美國「不必害怕蘇俄會再幫助毛匪。目前美國應即有一明確的抉擇,是即以毛匪為友,抑以蔣介石為友,現在是美國抉擇的時候了!」[15] 一語成讖,几年後,尼克森抉擇了「毛匪」,拋棄了「蔣匪」。

尼克森 (source: wikipidia)

對與美方交涉的結果,蔣介石非常失望,在 10 月 31 日日記中,他寫道,美國「仍無與我合作破壞共匪原子裝置之意圖,殊所不料,故我對克來因與美大使作嚴重之警告,以期其反省,但恐無成效,或發生相反作用為憾。」[16] 11 月 4 日,美國舉行大選,詹森成爲第 36 任總統。11 月  6 日,蔣介石約見賴特大使,面交致詹森賀函,再次要求「由美國提供工具與技術給中華民國,毀滅中共製造核武之資源,以免共匪坐大,共禍益深,而解除世界人類無窮之後患!」[17] 但是,詹森的回信「含糊虛偽,毫無誠意」。[18]

1965 年 2 月 6 日,蔣介石接見賴特和中情局臺北站站長納爾遜,聽取其對中國二次核試爆的報告。賴特說,根據美方人造衛星偵照,「中共可能在 10 日至 45 日之間作第二次核子試爆」,而且這次試爆「中共將採取空中投下方式」。蔣介石說,共匪既有能力投下原子彈,「其第一顆原子彈一定投在臺灣」。[19] 蔣再次請求「如其空中試爆,即為其原子彈製成,即可投擲於臺灣,毀滅我全島之軍民,希望美國總要供我一條生存之路。」[20]

3 月 20 日,蔣介石又召見賴特,美軍協防司令耿特納,美國軍事顧問團團長桑鵬。鑑於中共即將第二次試爆,蔣退而求其次,要求美國切實協助臺灣加強防空能力,從速運送軍援。[21] 4 月 3 日,賴特與耿特納奉命答復,向蔣保證美國國務院和國防部定會盡全力補充防空飛彈和運送軍援物資,但蔣仍不滿意。[22] 4 月 29 日,蔣介石於空軍總部聽取「新生小組」對「大陸原子與飛彈以及其新武器製造之設備與地點」的報告,認為共軍核武力進步迅速,使他「更不能不加速反攻之行動與決心」。[23]

5 月 14 日,中國第二次核試爆由飛機空投成功後,蔣介石準備派蔣經國再次赴美,要求美國「供給我毀滅共匪原子製造廠之工具與技術」和提供「五百枚空對地飛彈,潛水艇六艘」,[24]  他指示蔣經國告訴美國政府「此為我民族生死存亡關頭,刻不容緩,我人為求生存計,不能不速即決心反攻,以儘我對國家人民弔民伐罪之責任。由我反攻以破壞共匪核子武器,並可擴大我生存活動之空間。」[25]  但美國對蔣經國訪美日程遲遲不能答復,蔣經國一直等到9月底才去成美國。

不過,9 月 20 日,宋美齡卻先以私人身份訪問華府與魯斯克討論中共的核能力。宋再次要求美國提供手段摧毀中共的核設施。魯斯克表示,如果美國攻擊中共設施,中共會在中國邊界以外采取進攻性報復行動,而美國不得不訴諸核武器,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將會受到包括中國周邊國家在內的世界各國對發動核戰爭的譴責。宋美齡表示不需要使用核武器,中華民國沒有提出使用任何美國軍隊來反對中共。[26] 但是,美國決策當局認為已經錯失採取破壞行動的機會,早已放棄了「新生計劃」。

中共核試爆後,1964 年 10 月 31 日,蔣介石已經認清「反攻軍事行動,應以屆時實力如何而定」,他總結「獨立奮鬥之決心與準備加強,只要能確保現有臺澎金馬基地的存在,不患無反攻復國之機會,但必須作自力防衛之準備。」[27] 這天的日記很重要,它說明,蔣對軍事反攻發生動搖,開始接受臺灣獨立自保的前景。

不過,1964 年 11 月 28 日,他對國民黨中央全會公開演講時說,中共原子試爆的唯一目的就是針對臺澎金馬,因此必須在原子武器尚未造成以前提前反攻大陸,消滅共黨。[28] 他這麼說,也這麼做,1965 年 5 月中國第二次核試爆後,蔣介石秘密啟動「國光計畫」,準備孤註一擲,在 1965 年 8 月大規模兩棲登陸進攻福建廈門。

[1]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一冊,705 頁。

[2] 國史館:一九六四年四月十六日總統蔣中正與美國國務卿魯斯克會談有關東南亞公約組織會議及越戰問題等談話紀錄,數位典藏號 005-010205-00058-001,蔣經國總統文物,1964/04/16 。

[3]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64–1968, VOLUME XXX, CHINA,Special National Intelligence Estimate, August 26, 1964,SNIE 13–4–64:THE CHANCES OF AN IMMINENT COMMUNIST CHINESE NUCLEAR EXPLOSION。

[4]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64–1968, VOLUME XXX, CHINA,Memorandum for the Record, September 15, 1964.

[5]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64–1968, VOLUME XXX, CHINA, Memorandum of Conversation, September 25, 1964.

[6]CIA Collection: John McCone as Director of Central Intelligence, 1961-1965, p270, Document Number 0001262720,Document Release Date: April 17, 2015

[7]國史館:空軍新生計畫組編呈戰略目標研究組工作概況簡報,數位典藏號

005-010100-00101-020,蔣經國總統文物,1964/10/28。根據蔣經國與中情局局長麥康的協議,「新生計劃」計劃分三階段進行:「第一階段為目標研究階段,由戰略目標研究組(代名新生小組)負責。第二階段為擬訂摧毀計劃階段,由中美雙方協同釐訂之。第三階段為執行摧毀階段,執行計劃須經中美雙方政府之批准。」

[8]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96 頁。

[9]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99 頁。

[10]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64–1968, VOLUME XXX, CHINA,Memorandum for the Record, October 16, 1964.

[11]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103 頁。

[12]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101 頁。

[13]國史館:民國五十三年十月總統蔣中正接見美國中央情報局副局長卡德中將談話有關黑魔被黜英工黨選舉獲勝及中共試爆核子裝置,數位典藏號 005-010301-00012-007,蔣經國總統文物,1964/10/19。

[14]國史館,民國五十三年十月總統蔣中正接見美國駐華大使賴特會談國務院對黑魔被黜及中共試爆核子裝置分析文件提供外交部部長沈昌煥參考,數位典藏號 005-010301-00012-010,蔣經國總統文物,1964/10/19 。

[15] 國史館:總統蔣中正於五十三年十月二十四日召見美國中央情報局副局長克萊恩就中共核子試爆事件進行談話之紀要,數位典藏號005-010205-00086-001,蔣經國總統文物,1964/10/24。

[16]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105 頁。

[17]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113 頁。

[18]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126 頁。

[19] 國史館:民國五十四年二月總統蔣中正與美國駐華大使賴特海軍輔助通訊中心主任納爾遜會談有關中共第二次核子試爆根據判斷將採取空中投下方式進行,數位典藏號 005-010301-00013-004,蔣經國總統文物,1965/02/06。

[20]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143 頁。

[21] 國史館:總統蔣中正與美國駐華大使賴特及桑鵬少將等就加強防空與軍援計畫撥款等之會談紀錄,數位典藏號 005-010202-00060-002,蔣經國總統文物,1965/03/20。

[22] 國史館:總統蔣中正與美國駐華大使賴特及耿特納中將等就軍援問題之會談紀錄等,數位典藏號

005-010202-00060-001,蔣經國總統文物,1965/04/03。

[23]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168 頁。

[24]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173 頁。

[25]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174-175 頁。

[26]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64–1968, VOLUME XXX, CHINA,Memorandum of Conversation,September 20, 1965.

[27]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105-106 頁。

[28]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114 頁。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汪 浩

汪 浩

北京大學國際法學士,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博士,業餘的現代史研究者
汪 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