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的邊界糾紛是怎麼一回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前陣子,中共與印度爆發邊界糾紛,衝突地點為多克蘭高原(Doklam Plateau),中國稱「洞朗高原」。事源中共計劃於中共轄下的多克蘭地區修築公路,由於修路地點鄰近不丹及印度邊境,故此不丹大為緊張,甚至情商印度出面干涉,逐引發近日連串風波。

事實上,這次已非中印第一次邊境衝突。但過去大多發生在「藏南地區」,即印度的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這次則發生在國際較少留意到的多克蘭地區。

然而,姑且不論事件如何發展,這場衝突固然源自於印度的地區野心,不願看見鄰國中共日益壯大,「大白象」自然要藉機一挫「巨龍」的銳氣;另一方面,中共過去的奇特的外交政策,亦為今日的衝突埋下伏線。

若翻查歷史,洞朗高原原為中共、錫金(Sikkim)及不丹三國的邊界。錫金在歷史上亦稱「哲孟雄」,原是一獨立小國。十八世紀時,該國成為中國的藩屬國,曾向滿清朝貢。1888 年(光緒十四年),英國從印度入侵西藏、錫金。兩年後,清廷與英國簽訂《印藏條約》,被迫承認錫金為英國的保護國。

1876 年的錫金地圖

1947 年,印度獨立後,錫金又成為印度的保護國。在 1975 年時,印度正式合併錫金且成立錫金邦。而過去一直拒絕承認印度對錫金擁有主權的中共,此時竟然對錫金的求助視若無睹、充耳不聞,甚至於 2003 年正式承認錫金是印度的領土(以換取印度正式承認中共在西藏的主權)!

至於「藏南地區」的主權爭議則更複雜、更離奇!複雜者,皆因涉及西藏的歷史問題!

滿清於十七世紀時入主西藏後,西藏被納入清的版圖,但清廷一直給予自治權,不大過問其內政,只曾派兩位駐藏大臣,分駐前、後藏,負責監督而已。

但自從十九世紀末日後,清廷發現英、俄兩國日益覬覦西藏後,便有意加強對西藏控制,故於 1906 年(光緒三十二年),任趙爾豐為邊務大臣,處理藏務。趙氏入藏後,積極編練新軍,以資鎮懾。這也引來達賴喇嘛(十三世)的不滿,便試圖反抗。1910 年(宣統二年),清軍進入拉薩,達賴逃奔進入英屬印度,投靠英國,清廷遂革去達賴封號。

1912 年(民國元年),清室垮臺。達賴回藏,宣告獨立。中國本來打算派兵入藏鎮壓,但被英國阻撓,以不承認新成立的中華民國為脅,中國被迫停止用兵,並恢復達賴封號。

後來,中、英、藏三方於 1913 年召開西姆拉會議(Simla Convention),三方於翌年訂一草約,規定西藏承認中國之宗主權,而中國則承認西藏自治,可授達賴封號,除派一大員外,不得駐兵、設官,而英國亦可派一商務委員駐藏。但中國始終不承認此草約,西藏的地位在民國時代(1912-1949),成為懸案,中國充其量只擁有西藏名義上的主權,西藏逐成有實無名的國家。[1]

中英藏之西姆拉會議(Source: wikipedia

另一方面,英方代表麥克馬克(Henry McMahon)於西姆拉會議提出「麥克馬洪線(McMahon Line)」作為英屬印度與西藏的邊界,並逕自與西藏訂約。根據英藏密約,西藏允割讓「麥克馬洪線」以南原藏屬的領土予印度,此即為「藏南地區」。歷代中國政府,包括北洋政府、國民政府及中共,皆不承認此約,而西藏雖已割讓「藏南地區」予英國,最終因為英國未能協助西藏獨立,所以西藏也不承認此密約。

獨立後的印度堅持繼承殖民地時期的所有領土,也就繼續控制藏南地區,也因此與 1951 年後入主西藏的中共爆發邊界糾紛。1962 年,中共和印度終於因藏南地區的主權爭議,而爆發中印戰爭。

戰爭到一半,中共竟然在占上風的情況下,突然停戰,也沒有意思要與印度談判解決邊界問題(包括錫金的主權問題),甚至還兵退回麥克馬洪線!?看到這種情況,印度自然不客氣了,重佔失土,並於 1987 年於「藏南地區」成立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成為印度第 29 個邦,名正言順成為正式領土!

紅色區域是中印領土東線爭議地區西藏南部

當年中共何以突然就此退兵,其故一直眾說紛紜,但一定不會是大陸媒體所說「大發慈心」。

事實上,中共過去辦外交時總是胡里胡塗,每當高興時,便喜歡扮大方,犧牲自己的主權或做虧本生意也無所謂,總之務以討對方歡心為務;然而,一旦不高興時,便立刻翻臉不認人,大吵大鬧說人家侵犯主權!

若是回顧中共與鄰國們的外交策略來看,對印度如此,對北韓更是如此。1950 年代至 1960 年代,中共將鴨綠江多個原屬中國的小島,包括黄金坪島割讓予北韓,2010 年時北韓反過來將黄金坪島租借予中共,而且對中共越來越有脫韁之勢!

也對日本如此,當時為了要令日本跟流亡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對日本佔有釣魚台列島視而不見,並多年來打壓民間「保釣」運動,現在則官方對釣魚島的主權的宣示活動日趨積極;對越南更是如此,「中越一體」時,完全不跟人家弄清邊界爭議地區;當中越決裂時,便指責人家,更於 1979 年出手「教訓」對方——即中越戰爭,戰爭的結果又是自行撤兵,不和談也不簽約,留一懸案於歷史。

後記︰根據新聞,中共與印度在拉達克地區(Ladakh)亦有衝突,由於其地涉及喀什米爾(Kashmir)的獨立問題,在本文略過不談!

[1] 為表示中國對西藏享有主權,國民政府曾遣吳忠信於 1940 年主持達賴十四世的坐床大典(但藏方事後則堅稱吳氏只是代表中國出席典禮而已)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新逸仙(Neo Yat-sen)

新逸仙(Neo Yat-sen)

來自香港,畢業於三藩市州立大學歷史系,曾任歷史科老師。
新逸仙(Neo Yat-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