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惠妹、交工樂隊與伍佰,「華語」音樂的主流價值如何影響了他們?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王敏而

以下就以張惠妹、交工樂團、伍佰作為例子,一窺華語流行音樂的主流價值如何影響了他們的音樂。從 1970 年代開始,臺灣就一直是華語流行音樂的領頭羊。雖然臺灣是個族群多元的社會,但因為「華語」流行音樂的主流價值大道當前,所以無論是什麼背景的歌手,都勢必要與這個價值互動,在其中找到生存的方式。

張惠妹─從原住民歌手到華語流行天后

1996 年年底,卑南族少女張惠妹以專輯《姐妹》嶄露頭角;2016 年 12 月,張惠妹將傳唱了二十年的〈姐妹〉重新編曲、製作成單曲發行。官方 MV 面世後,短短二十多天就累積了將近一百萬次的觀賞次數,堪稱 2016 年底華語流行音樂的一波高潮。

然而對照 1996、2016 兩個版本的〈姐妹〉後,我們可以發現,在面對主流華語流行音樂的市場時,張惠妹選擇了「去原住民化」的方式,弱化了自身的原住民形象,以迎合市場主流價值。

但若細聽這兩首歌,我們會發現,1996 年版的〈姐妹〉當中有許多原住民音樂的色彩。例如歌曲中,最後一次副歌就是以「你是我的姐妹,你是我的 baby」這兩句歌詞和原住民虛辭的呼喊相互穿插而成。這樣的音樂安排相當程度上強調了張惠妹的原住民背景。

然而,2016 年版的〈姐妹〉則著重在描述〈姐妹〉這首歌如何成為華語流行歌中的共同回憶。雖然新版〈姐妹〉的旋律只有微幅改動,但其中,原住民的音樂素材僅在兩個段落出現:分別是進第一次主歌前(影片 1:00 前後)與最後口白段落的背景音樂(影片 4:30 開始)。MV 中,最後的口白是:

這些歌之所以有了動人的生命

那是因為裡面住著你們

住著

愛聽我唱歌的你們

在「愛聽我唱歌的你們」之前,所有音樂戛然而止。如此的文字配上 MV 中 1996 年臺灣的都市街景,我們明白了,這裡張惠妹說的「你們」顯然不是原住民,而是漢人─華語流行音樂的主要市場。

從 1996 年到 2016 年,張惠妹透過將原住民音樂元素邊緣化以迎合市場主流價值,此舉也因此讓她穩居華語流行音樂天后。

1996 年版張惠妹〈姊妹〉

2016 年版張惠妹〈姊妹〉

交工樂隊─對華語中心的拮抗與另闢蹊徑

比起張惠妹,交工樂隊可以說站在了光譜的另一端。他們長期以偏左的立場來抗拒、批判主流華語流行音樂的價值。

例如,他們的〈菊花夜行軍〉講述了客家族群在臺灣現代化過程中遭遇到的困境。此曲的歌詞大意是描述一位借錢種地的花農半夜在田裡採收花朵,準備拿到市場販賣。在過程中,他悲嘆臺灣加入 WTO 後對花農生計造成的衝擊,並將一朵朵菊花擬人化為行軍。

唱完第一段歌詞後,象徵著現代化的引擎聲響起;音樂也加入了搖滾的元素。歌曲接著一一點名田裡的各式菊花——這些菊花都是花農要拿到全球市場的戰場上殺個你死我活的軍隊。

接著,音樂插入了一段政府政令宣導的廣播:

同胞們 以農業培養工業 以工業發展農業

是我中華民國現階段 經濟建設的基本策略

此時,嗩吶吹出了類似喜慶場合才會出現的旋律。對比花農的悲嘆,其中的反差更顯得諷刺。

進入了第二次主歌後,月琴由原本的傳統奏法改為吉他的刷法,意味著在現代化的潮流中,為了融入現代體系,傳統樂器必須放棄自己固有特色的無奈。最後音樂在菊花的行軍聲中漸行漸遠,暗示著不管多不情願,時代的巨輪都不會為任何人停下腳步。

無論是歌詞、歌曲還是樂器,〈菊花夜行軍〉都在有意識地抗拒華語流行音樂的主流價值。憑藉著歌曲中誠摯的社會關懷,這首曲子獲得了國際樂壇的重視,也從而為這首歌找到了華語市場的利基。

交工樂隊〈菊花夜行軍〉

伍佰─紅遍華語區的臺灣國語

2009 年,伍佰擔任高雄世界運動會閉幕式的表演嘉賓,當他唱起〈你是我的花朵〉時,全場氣氛沸騰。

「花朵舞」究竟有什麼魅力?筆者認為其中的音樂素材喚起了臺灣庶民文化中的共同記憶。〈花朵〉的 MV 以臺灣五光十色的酒店文化為底,並穿插紅極一時的偉士牌機車 [1],營造出 80 年代臺灣騎偉士牌載女朋友的回憶。

此外,這首歌的歌詞、旋律、舞蹈都平易近人,易於流傳。主歌歌詞講述了男女主教在夜店中跳舞的場景,男人並且不時細心地呵護身邊的女伴。但他也擔心在燈紅酒綠的夜店中,女伴一個不小心就會琵琶別抱。副歌的歌詞則是男方大方地展示自己對女伴的愛,其中沒有任何拗口的文句或文學性的意象。

舞蹈的部分,則只有副歌簡單的幾個手部動作,不須複雜的步伐和肢體協調。這也是為什麼在閉幕典禮上,只要短短幾分鐘的教學即可讓在場的觀眾加入同樂。

旋律的部分,這首歌的音域大多集中在一個八度以內,不須特別高亢或低沉的嗓音。而且,每一句的旋律都非常簡短,因此換氣上並不困難,一般民眾都可以朗朗上口。

當然,最為獨特的還是伍佰的「臺灣國語」唱腔(歌詞中的 n 音發特別明顯)。這種「超臺」的唱法更讓觀眾不用擔心會因為發音不標準而被嘲笑——因為原唱就是這樣唱的。

面對臺灣流行音樂中強勢的華語中心,伍佰加入了這個體系。他以華語寫成了〈花朵〉的歌詞,卻又不放棄閩南語的特色,這種強烈的草根性也讓臺灣民眾感到熟悉。混搭卻又不顯突兀的音樂風格讓伍佰的音樂不只在臺灣廣由流傳,更讓他在整個華語音樂市場中佔據一席之地。

伍佰在 2009 年世大運閉幕式演唱〈你是我的花朵〉

臺灣與華語流行音樂的未來

70 年代,政府推行的「國語政策」雖然評價褒貶不一,但卻也意外讓臺灣成為了華語流行音樂的中心。上述的三個案例,分別是與主流價值妥協(張惠妹)、批判主流價值(交工樂隊)以及與主流價值共存(伍佰)的三種表現。

可預見在不久的未來,中國大陸地區的市場影響力勢必會持續擴大,進而改變華語流行音樂市場的生態。面對不斷變化的主流價值,創作者透過音樂呈現出的自我認同與辯證也將持續下去。

 

[1] 義大利偉士牌機車於 1958 年引進臺灣,1967 年開始於臺灣自行生產,最高月產量曾達 8000 臺,1970-80 年代幾乎壟斷臺灣機車市場。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