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號:誰創作了「兩隻老虎」?

Print Friendly

【冷知識週刊】終於邁入二位數,不過今天,我們要向《兩隻老虎》致敬。

你可能知道:《兩隻老虎》曾經被當作國歌。

#Mr. Friday依稀記得曾經在高中的歷史課本中讀過,上面這首採用了《兩隻老虎》旋律的《中國革命歌》是在西元 1926 年北伐時期的臨時國歌,由黃埔軍校的軍官廖乾五先生改寫。當然,《兩隻老虎》除了幫你除軍閥、打倒帝國主義之外,它也曾經出現在奧地利作曲家馬勒( Gustav Mahler , 1860~1911)的第一號交響曲《巨人》當中的第三樂章。馬勒把這首兒歌轉成小調,變成「送葬進行曲」,來描述一場森林中的諷刺葬禮:獵人死了,各種動物用《兩隻老虎》為他抬棺。

不過話說回來,《兩隻老虎》,其實也就只有華人這麼唱它。一般相信這首兒歌來自法國,在那兒,它的名字叫做《賈克修士( Frère Jacques )》,歌詞描述的是一個偷懶的修士打瞌睡被抓包的故事(?):

Frère Jacques, frère Jacques,
Dormez-vous ? Dormez-vous ?
Sonnez les matines! Sonnez les matines!
Ding, dang, dong. Ding, dang, dong.

若是看不懂法文,英文版也許更好意會:

Are you sleeping, are you sleeping,
Brother John? Brother John?
Morning bells are ringing! Morning bells are ringing!
Ding, dang, dong. Ding, dang, dong.

frere jacques
「賈克修士」插畫

究竟,這位還在睡的「賈克修士」是誰?人們總有著諸多揣測。有人認為這位偷懶的修士,是在嘲諷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猶太教或清教徒甚至雅各賓黨;還有人認為這位「賈克修士」,根本只是一個名字叫做 Frère Jacques Beaulieu 的仁兄-他是一位生於17世紀末、學術不精的解剖學家。因此,我們可以推論:不論這個「賈克修士」到底誰,他一定是個被嘲諷的對象或本身就不正經的人物。

有意思的是,這首家喻戶曉的兒歌詞曲首次在1869年被印刷出版,不過它的旋律卻在巴黎國家圖書館中一份1780年代手稿中被發現,許多音樂史學家因此開始對這段旋律的起源產生興趣。

記不記得《兩隻老虎》為何琅琅上口?除了歌詞簡單旋律好記之外,小學低年級的音樂老師最喜歡用《兩隻老虎》做一件事情:帶著全班「四部輪唱」。音樂老師會把全班分成四個小組,然後要求每個小組隔兩個小節再加入合唱。接著,小學生們會很驚訝的發現:每個聲部雖然都演唱到樂曲的不同階段,但卻產生了美妙的和聲效果。(是的,就像上面這段影片!)

這樣的效果,代表了《兩隻老虎》開頭兩個小節的旋律,是很好的「卡農曲」題材。也就是說,接下來的旋律其實只是模仿了開頭旋律所作的變奏。而這個啟示正好告訴我們,若要追查《兩隻老虎/賈克修士》的旋律起源,只要追蹤曲子首段的旋律就好了。

於是,音樂史學家們終於在文藝復興末期的義大利作曲家弗雷斯柯巴蒂(Girolamo Frescobaldi, 1583~1643)於西元1615年出版的《大鍵琴觸技曲:第14號女高音詠嘆調隨想曲》中找到了類似《賈克修士》的影子。

各位讀者有聽到音樂剛開始的時候,女高音唱了什麼嗎?「Fra Jacopino」!這的確有可能被翻譯成法文的「Frère Jacques」,而這段旋律不也正是《賈克修士》的首段旋律嗎?若繼續聽下去,還會發現「Fra Jacopino」的旋律會再現於其他聲部。如果這首《大鍵琴觸技曲》真的是《賈克修士》的始祖,那麼,又是誰把它「卡農」化,成為我們現在的《兩隻老虎》呢?

就在去年(2014年)十月,音樂學家Sylvie Bouissou在法國國家圖書館又找到了新的證據。她發現了一本收錄了86首卡農曲的手抄樂譜,而當中出現了《賈克修士》的旋律,其作曲家的屬名,竟然是巴洛克時期的法國作曲家-拉摩(Jean-Philippe Rameau, 1683~1764)。

Jean-Philippe-Rameau
巴洛克時期法國作曲家拉摩的肖像

難道,是拉摩採用了弗雷斯科巴蒂的旋律,加以變奏,才成為我們的《兩隻老虎》嗎?當然,目前還沒有證據能直接證明兩人的關係。不過,在音樂史上,文藝復興時期的弗雷斯柯巴蒂影響了許多巴洛克時期的作曲家,卻是不爭的事實。當中最有名的,包括了英國的普賽爾(Henry Purcell, 1659~1695)和德國的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

如果說,我們的《兩隻老虎》真的來自一句「Fra Jacopino」,那麼,這位弗雷斯柯巴蒂先生一定萬萬沒想到自己的一首大鍵琴曲,不只被後世改編,還被法國人拿來嘲諷權貴或江湖郎中,久而久之更成為小朋友的兒歌,並且被奧地利作曲家改寫成交響曲,甚至傳到某個神祕東方國度,被當地的人們拿來描述殘障的肉食野生動物,竟然還變成了他們的國歌。

《兩隻老虎》的奇幻旅程還在持續,讓我們向這兩隻老虎行最敬禮!

469
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當中的老虎Richard Parker

【冷知識週刊】我們下週見!

 

每日一冷
成為冷粉!

每日一冷

每日一冷,創立於 2012 年 11 月。宗旨是讓更多人發出:「知道這個到底要幹嘛啦!!」的驚呼。期許從日常最微小的細節出發,重新喚醒每個人沉睡已久的好奇心。合作或授權請洽粉專。
每日一冷
成為冷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