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國來說,釣魚台列嶼問題就是台灣問題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石井明

中日外交正常化時,中國揭示對台灣的「解放」方針。

所謂的「解放」就是軍事行動的暗示,1978 年,中國重新檢討台灣政策,為了交換《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的批准文書而訪日的副總理鄧小平,於 10 月 25 日與首相福田赳夫會談,並說:「會考慮台灣的現實讓台灣回到祖國。」這是第一次沒有使用「解放台灣」的用語。

20200000013920144735311283334_s
日本首相福田赳夫,與副總理鄧小平會談《中日和平友好條約》

對台新政策出現在 1979年 1 月 1 日,同一天,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停止砲擊受台灣支配的金門等地,同時提出了「三通四流」(「三通」為通郵、通航、通商,「四流」為學術、文化、體育、工藝交流)這份《告台灣同胞書》,訴諸於中華民族的愛國主義,如果能儘早實現祖國同一,就能慰告「列祖列宗」,甚至用傳說的帝王黃帝來要求台灣回歸祖國。變更台灣政策的關鍵是中國把解決台灣問題視為長期的課題。

隔年,1980 年 1 月 16 日,鄧小平在中共中央所召開的幹部會議上,以「面臨的情勢與任務」為題發表,內容為提倡八○年代的三大任務:(一)在國際舞台上反對霸權主義,守護世界和平。(二)讓台灣回歸祖國,實現祖國統一。(三)建設經濟,也就是「四個現代化」(農業、工業、國防、科學技術的現代化)。鄧小平並且強調,三大任務的核心是現代化建設,為了讓台灣回歸祖國,實現祖國統一,在經濟發展的層面上,必須要比台灣優秀。

「八○年代的三大任務」沒有達成,鄧小平在 1997 年去世。在迎接二十一世紀的時候,2001 年元旦,《人民日報》社論發表了二十一世紀的三大任務:(一)讓現代化繼續前進。(二)實現祖國統一。(三)守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霸權主義」消失了,新增的是「共同發展」,指的是南(開發中國家)與北(已開發國家)共同朝發展的方向邁進。與「八○年代的三大任務」相同,現代化建設是核心,而解決台灣問題依然是長期的課題。

2005 年3 月 14 日,第十期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了《反分裂國家法》。這個中國法律的第八項,規定了在什麼狀況下可以對台灣動用武力:

「台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中國並沒有要破壞現在良好的中、台關係,對台灣與其附屬島嶼動用軍事武力。

中國認為釣魚台列嶼屬於台灣的(台灣也一樣),不會單方面對釣魚台列嶼動用軍事武力。從理論上來看,中國收復屬於台灣一部分的釣魚台列嶼的時機,應該是在台灣「回歸祖國」以後,但在可見的未來裡,我不認為會發生這種事(中國對部分台灣行使主權)。我想台灣的存在制約了中國處理釣魚台列嶼的反應,並預防了關鍵性的「破局」。

只是,從《反分裂國家法》第八條類推,需要思考的是中國會在什麼情況下行使武力。從中國的觀點來看,「外國」對釣魚台列嶼實行軍事占領的狀況,可能就會被解釋為「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我想這是中國的「警戒線」。如果是這樣的話,只要判斷跨過了「警戒線」,中國就不得不考慮行使第八項第二款,迫使中國領導人下困難的決斷:

依照前款規定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由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決定和組織實施,並及時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報告。

覆水難收,已經無法回到 1973 年國家代理主席董必武的發言、1978 年的園田.鄧小平會談了。我想日本面對釣魚台列嶼問題,需要仔細看清楚中國的「警戒線」再進行對應。

%e4%b8%ad%e5%9c%8b%e9%82%8a%e5%a2%83%e6%97%a5%e3%80%81%e5%8f%b0%e7%96%86%e7%95%8c%e7%b0%a1%e5%9c%96%e3%80%82

毛澤東對沖繩的歸屬回應

除了釣魚台列嶼問題有糾紛外,最近,中國主張擁有沖繩主權的言論也甚囂塵上。

2010 年 10 月 16 日,四川省成都市有大規模的反日遊行,帶頭成員高舉著「收回琉球,解放沖繩」的布條,日本的電視節目不斷地播送這個畫面。從中華民國時代至今,在中國一直有人主張沖繩(琉球)原本是中國的。以前的中國共產黨也是這樣認為,前述的毛澤東〈中國革命與中國共產黨〉(1939 年 12 月),有這樣一節:

帝國主義各國強占了中國許多的屬國與一部分的中國領土。日本占領了朝鮮、台灣、琉球、澎湖群島以及旅順,英國占領緬甸、不丹、尼泊爾、香港,法國占領安南,乃至葡萄牙那樣的小國,都占領了我們的澳門。

但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這篇文章被選進《毛澤東選集》時,關於日本的描述變成「占領台灣與澎湖群島」、「租借旅順」,而且沒有提及「琉球」,承認了「琉球」為日本領土。這件事情廣為日本學界所知,但還不知道是什麼因素使得中國共產黨改變對沖繩看法。

時事通訊社的記者城山英巳在 2013 年,於中國外交部檔案館,取得 1950 年 5 月 12 至 19 日的「關於對日和約問題,我國外交部所進行的討論會記錄」,這是中國外交部為了準備與日本議和的會議,而主辦召開的內部討論會。記者城山討論這份文件,並找到當時日本共產黨的書記長德田球一,以他是沖繩人為由,提出「中國應該把琉球還給日本」的意見。

summoning_tokuda_as_a_sworn_witness_to_the_diet
日本共產黨的書記長德田球一(Source: wikipedia)

記者城山把這個重大消息刊載在 2013 年 5 月 5 日的《產經新聞》,說明在這個討論會中,中國政府內部認為「要取回琉球」,但著名的日本專家李純青針對沖繩卻主張:「如果還給日本人,會對日本人產生良好的影響,日本共產黨的德田球一也是琉球人,如果琉球沒有託管(給美國或中國),那麼還給日本也是可以。」

記者城山也訪問了知情的前中國共產黨幹部廖承志,他是一位日本通,在對日政策上有重大影響力。他說:「日本共產黨的書記長是琉球人,(中國)取回琉球不是很合適。」城山也以此為證據補強自己的論述。

而且,在城山所刊載的這份報導中,附有我的「學者談話」。

說到德田球一,關於沖繩歸屬問題有以下的插曲。新中國成立前(1949 年),前日本無線通訊社(Radiopress)的玉城尚問德田:「毛澤東主張對沖繩擁有主權……。」德田立刻說:「毛澤東如果建立了新中國,可能會有這樣的想法,但如果真的這樣的話,我會跟毛澤東談,他會還給我們,所以不用擔心。」日本共產黨於一九四八年八月二十六日的中央委員會總會上,決定了「議和的基本方針」,但要求中國要將沖繩與奄美歸屬日本。中國考慮到德田率領的日本共產黨的主張,所以非常謹慎地訂定沖繩方針。

這個「學者談話」只被刊載在幾個地方報紙上。

我曾討論過中國建國後的沖繩政策,在建國初期,中國針對美國管理琉球群島一事,與蘇聯一致反對。他們主張,琉球群島連同小笠原群島、火山列島、西鳥島、沖之島、南鳥島,在過去的國際協定中,都沒有規定這些島嶼要與日本分離。所謂的「過去的國際協定中都沒有規定要與日本分離」,可以解讀成應該要繼續歸屬日本。

1950 年代,中國以沖繩人「要求美軍基地從沖繩、小笠原等日本領土撤出」為由,支援沖繩人的回歸祖國鬥爭。1961 年 10 月 7 日,毛澤東會見日中友好協會代表團之際表示:「美國帝國主義占領了你們的領土沖繩……」從此,中國在言及沖繩時,特意使用「日本的領土沖繩」一詞的案例增加了。

直到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認為沖繩屬於日本的官方立場沒有改變過。

本文摘自八旗出版之《中國邊境的戰爭真相 %e5%85%ab%e6%97%970uob0032%e4%b8%ad%e5%9c%8b%e9%82%8a%e5%a2%83%e7%9a%84%e6%88%b0%e7%88%ad%e7%9c%9f%e7%9b%b8_%e7%ab%8b%e9%ab%94%e6%9b%b8%e8%85%b0300dpi 中國「周邊有事」! 1950 韓戰、1962 中印邊境戰爭、 1969 中蘇邊境戰爭、1974西沙海戰、 1979十年中越戰爭…… 未來,中國的邊境戰爭會轉向海疆――台灣海峽、釣魚台、南海嗎? 從古寧頭戰役到九五飛彈危機,中國不減武力犯台的野心…… 台灣,從中國邊境戰爭的真相裡,看到的是寓言還是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