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錯失「兩個中國」並存的機會嗎?(上)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1949 年 10 月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就不斷挑戰中華民國的聯合國會員資格。由於雙方都宣稱自已是「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導致在聯合國代表權問題上,雙方的鬥爭成為非此即彼的零和游戲。[1]

自 1951 年第 6 屆聯大起,在美國主導下,歷屆大會均採納緩議案的程序性處理,即不討論所有關於拒絕中華民國代表出席,或准許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出席的提案。1960 年秋,第 15 屆大會緩議案以 8 票險勝之後,美方即提出緩議案不再可行。

1961 年初,美國新總統甘迺迪上任後,國務院希望根據國家繼承理論,讓聯合國將雙方視為中國的「兩個繼承國」,而不討論那一方代表「中國」,從而都能成為聯合國會員國。可是,臺美就聯合國問題的交涉,因外蒙入會案的節外生枝,造成雙方關係高度緊張。[2] 美國無法迫使蔣介石就範,所以在 1961 年夏,甘迺迪放棄了推動「兩個中國」的努力,臺美最終達成妥協,促使聯大通過中國代表權為重要問題,繼續保障中華民國席位達十年之久。

甘迺迪 (source:wikipedia)

蔣介石雖然贏得十年喘息,卻錯失以「兩個中國」並存於聯合國來根本解決中國問題的機會。

歷史真的是這樣嗎?

第 15 屆聯大緩議案險勝之後,蔣介石就寫道「如美國明年政策不作積極援助,則我更應有退出聯合國之準備,以防萬一,但余始終以為此非我國之致命傷,只要我能力求自強耳。」[3] 1960 年 11 月中,蔣介石暗中支持的共和黨尼克森落選,民主黨甘迺迪當選,蔣非常擔心甘「將受左派包圍,對我國一如杜魯門,艾其生之所為,必有無端疑忌與荒謬之主張,受盡其侮辱,故必須充分準備,以應不測知變化。」[4]

1961 年初,美國新任駐聯合國大使史蒂文生和新任國務卿魯斯克開始試探中國的「兩個繼承國」構想。1961 年 3 月 17 日,魯斯克召見中華民國駐美大使葉公超談聯合國問題。魯斯克認為,國府目前最切要的事是爭取國際支援,以保全其在聯合國的席位,並保持「在臺灣的一切」。他相信中華民國留在聯合國一日,中共必將拒絕入會一日。葉公超提出兩點個人觀察:一為中華民國政府將不為便利中共進入聯合國取代其席位而退出聯合國;二為中華民國政府在任何情況下,將絕不變更其在聯合國的正式國號。[5]

魯斯克 (source:wikipedia)

3 月 22 日,葉公超返臺述職前,再和魯斯克研商。葉公超表示,中華民國極難同意公開贊成「兩個中國」之擬議,因為這與一貫的國策不符。魯說明,若國府堅持代表整個中國,則中共進入聯合國問題必將成為代表權問題,而視作程序事項處理,聯合國會員國僅出席投票過半數的決定,即可使中共進入聯合國。魯斯克確切表明:如果國府能將其權益主張限於其現所實際控制之領土,則美國當設法獲取聯合國大多數會員國之支持,而保全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6] 通過談話,葉公超了解到魯斯克在試探國府對「兩個中國」安排接受的程度,國務院釋出對中國代表權立場改變的訊息,而葉公超也沒有斷然拒絕這種試探。

3 月 27 日,蔣介石召見葉公超,葉公超首先報告了他與魯斯克的談話,及他同駐聯合國大使蔣廷黼的商討,委婉主張彈性政策,反對輕言退出聯合國。

總統府祕書長張群報告前一天與副總統陳誠討論的要點:一、無法接受「兩個中國」並存於聯合國。二、任何決議案使我國默認僅代表臺灣,即令中共拒不入聯合國,對我國損害已極大,亦無法接受。三、應將此堅定立場告知美方,以不惜放棄會籍之決心,繼續奮鬥,以阻中共入會。四、應自策略觀點、憲章及議事規則中,研擬具體方案,與美商討。

張群(source:wikipedia)

外交部長沈昌煥表示,美方所擬辦法為支持中華民國會籍,使我留在聯合國內,希望共匪自己不願入會,造成僵局。美方企圖以「保全我在臺所有一切」及「阻匪入聯合國」為策略的運用,以期誘導我方接受其「兩個中國」的佈局。「倘我方接受其安排,即表示我方同意放棄對大陸主權的主張,即令共匪反對與我同在聯合國為會員國,美方仍可逐步推行『臺灣國際化』及『臺灣獨立』之政策,以減少共匪攻擊美國占領臺灣之口實,而增加共匪武力解放臺灣之困難。」沈昌煥接着分析了接受或拒絕美國方案的後果。

蔣介石對此重大問題特別慎重,他聽後表示:「一、對我代表權問題,美國在心理上已生失敗主義,乃設計造成兩個中國之布局,至於不能獲得支持票,乃一種說法而已。二、將來無論用緩議案或其他方法,均須美國有決心。否則,我自行拉票,必極困難。三、接受或默認兩個中國之安排,不但政府何以自處,我們應告美方,我們必要時決心退出聯合國。倘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請匪入會,則我決心退出。當然我們要奮鬥到底,以保持我代表全中國之地位,使共匪不能入會。技術上各種方式,你們多研究好了。四、沈部長分析我失掉聯合國席次後,所將發生之種種不利後果,自然要考慮。這是你們的責任,你們外交家自應從國際角度多加研究報告政府。萬一我不得已退出聯合國,以後如何應付,乃是我總統的責任了。五、倘若我退出聯合國而共匪加入聯合國,在國際上絕非一件小事情。對遠東及整個世界均將產生重大之變化,對美國及聯合國亦將發生嚴重之影響也。」[7]

蔣介石(source:wikipedia)

蔣介石清楚退出聯合國的嚴重後果,虽然反對美國「兩個中國」的方案,表示不惜退出聯合國,但他卻沒有否決葉公超與美國進一步交涉,商量各種技術上安排。4 月 1 日,外交部正式訓令葉公超及蔣廷黻:如緩議案失敗而須另採新方案時,中美雙方應共同致力,使中國代表權問題不被視為程序事項,而被作為「重要問題」考慮之,但「任何將匪偽進入聯合國問題視同新會員入會而作之安排必含兩個中國之意,政府不能予以同意。」[8]

葉公超返回華府,4 月 3 日約見魯斯克,呈遞蔣介石 4 月 1 日致甘迺迪函,說明中華民國政府的基本態度,就是無法接受、支持或默認聯合國中有任何造成「兩個中國」情勢之擬議,尤其這項擬議之最後效果,雖在阻擋中共進入聯合國,但一旦大會予以通過,聯合國大門遂向中共常開,聽其隨時進入。[9] 魯斯克從葉公超帶回的訊息判斷,國府對其已不再實際控制大陸之事實,仍不願遷就適應。

葉公超說明:1958 年 10 月中美聯合聲明,為中華民國政府為顧及現實所能採取的最大限度。否則,國府在臺灣統治的合法性將遭到挑戰。[10] 對此會談,蔣介石覺得魯斯克「言行對我政府之侮辱,公然為帝國主義對其附庸之態度,不勝痛憤。」[11] 蔣甚至認為今日聯合國「以中華民國為非法之組織,並視臺灣為美所占領之殖民地,國民黨為殘餘集團,且富有造成臺灣為國際共管之陰謀,此可忍乎?」他「不能忍受此種奇辱與悲劇,故決定退出。」[12]

4 月 5 日,甘迺迪和訪美的英國首相麥米倫會談,聽取英國對中國代表權的看法。

麥米倫 (source:wikipedia)

英國建議:首先考慮拖延的方案,其次是繼承國議案。甘迺迪重申:我們不能支持共產中國加入聯合國,應該找到一個使它不想加入的方案。麥米倫也不特別希望共產中國進入聯合國,樂意就美國提出的議案進行合作,但認為除非臺灣成為一個獨立國家,並且對中國大陸沒有任何權利要求,否則沒有一個建議是可行的。麥米倫建議:聯合國成立以來已經發生很多變化,有了許多新成員國,因此應該設立一委員會處理分裂國家和安理會擴大問題。

1949 年 10 月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就不斷挑戰中華民國的聯合國會員資格。由於雙方都宣稱自已是「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導致在聯合國代表權問題上,雙方的鬥爭成為非此即彼的零和游戲。(Source: wikipedia)

英國的建議後來成為美國提案研究委員會的重要因素。甘迺迪在會上問到:「是否中國和共產中國都聲稱代表整個中國這件事很重要?是否用中國這個名稱對雙方或其中一方是極為重要的?」[13] 甘迺迪被兩個中國爭奪「代表整個中國」困擾,無法理解這對雙方的意義。

為了與蔣介石溝通,甘迺迪派副總統詹森於 5 月 14 日、15 日兩日訪問臺北。詹森與蔣相談尚洽,也沒努力推銷「兩個中國」方案,他安慰蔣:「美國並無承認北京政權之意圖;美國反對北京政權進入聯合國,並認為保持中華民國在聯合國之地位乃屬要。」[14] 詹森原本草擬的公報稿有「以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一語,最後竟為國務院反對而刪除,惹蔣介石生氣。[15]

詹森回美後不久,聯合國中國代表權交涉,外蒙古加入聯合國問題,臺獨人士廖文毅訪美等三案疊加,使蔣介石對美國的不信任感進一步加深。他認為,此三件事連在一起,顯示美國對華政策已發生重大變化。

6 月 20 日,蔣介石召見美國駐臺莊萊德大使,指責美國「根本漠視我政府,抹煞我中華民國之地位」。蔣懷疑國務院「第一步為兩個中國,第二步為承認中共,第三步為臺灣獨立,…… 上述三案均涉及中國國家基本問題,我政府決不能再有遷就忍讓之餘地」。他還警告莊萊德「我如被逼不得不退出聯合國,須知此乃在美國『兩個中國』政策所造成,其責任全在美國。」[16] 蔣介石對美國充滿不信任感,6 月底,正式拒絕美國政府邀請蔣經國去美磋商。

*繼續閱讀:蔣介石錯失「兩個中國」並存的機會嗎?(下)

本文原刊於風傳媒,文字經作者修改後,授權轉載於故事,原文〈汪浩觀點:蔣介石錯失「兩個中國」並存的機會嗎?

[1] 參考王正華:蔣介石與 1961 年聯合國中國代表權問題,國史館館刊,第二十一期(2009 年 9 月),95-150 頁。

[2] 參考王正華,蔣介石與 1961 年「蒙古人民共和國」入會案,國史館館刊,第 19 期(2009 年 3 月)。國府否決外蒙入會,會連帶影響到茅利塔尼亞入會,茅國是否能入會關係非洲國家對國府中國代表權的支持。

[3]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一冊,394 頁。

[4]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一冊,399 頁。

[5] 國史館:總統府秘書長張羣呈總統蔣中正檢送駐美大使葉公超與美國國務卿魯斯克就我國在聯合國代表權問題第一次商談之會談紀錄,數位典藏號 005-010202-00098-003,蔣經國總統文物/文件/黨政軍文卷/軍事建設,1961/03/17 。

[6] 國史館:駐美大使葉公超與美國國務卿魯斯克於 50 年 3 月 22 日就聯合國代表權問題進行會談之簡要紀錄,數位典藏號 005-010202-00098-005,蔣經國總統文物/文件/黨政軍文卷/軍事建設,1961/03/22。

[7] 國史館:蔣中正召見葉公超就兩個中國並存於聯合國問題與美國對我態度之談話紀錄及蔣中正對聯合國代表權之指示,數位典藏號 002-080106-00020-006,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1961/03/27。

[8] 國史館:沈昌煥呈蔣中正對美方建議我政府阻匪入聯合國案奉示訓令葉公超等在聯合國代表權基本立場,數位典藏號 002-080106-00020-008,蔣中正總統文物/特交檔案/,1961/03/31。

[9] 國史館:總統蔣中正函美國總統甘迺迪中華民國為聯合國創始會員國之一一向忠誠遵守聯合國憲章宗旨及維護世界和平惟蘇俄正企圖牽引中共入會倘中共一旦入會將助長共產聲勢為聯合國前途及中美邦交著想盼貴國能盡力設法阻止中共入會等, 數位典藏號 005-010205-00041-004,蔣經國總統文物/文件/黨政軍文卷/國際情勢與外交,1961/03/31 。

[10] 國史館:駐美大使葉公超與美國國務卿魯斯克談話紀錄摘要,數位典藏號 005-010202-00098-006,蔣經國總統文物/文件/黨政軍文卷/軍事建設,1961/04/03。

[11]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一冊,443 頁。

[12]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一冊,436 頁。

[13]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61–1963, VOLUME XXII, NORTHEAST ASIA, Memorandum of Conversation, Washington, April 5, 1961, SUBJECT:United Nations: Chinese Representation Problem,The President’s Meetings with Prime Minister MaCmillan.

[14] 國史館:總統蔣中正與美國副總統詹森就其訪問亞洲感想、共黨問題、美國援外計畫及聯合作戰機構等問題進行談話之紀錄,數位典藏號 005-010205-00085-002,蔣經國總統文物/文件/黨政軍文卷/國際情勢與外交,1961/05/14 。

[15]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一冊,448-449 頁。

[16]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一冊,455-456 頁。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汪 浩

汪 浩

北京大學國際法學士,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博士,業餘的現代史研究者
汪 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