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可不知的陣頭與他們的產地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洪瑩發

說到陣頭你會想到什麼呢?是神明遶境?還是進香、刈香?除了大甲鎮瀾宮媽祖遶境進香,你還知道臺灣其他的宗教盛事嗎?臺灣有一個超~超~超~大的陣頭產地,你知道在哪裡嗎?

臺灣沒說你不知道的陣頭產地

西港刈香,是臺灣國家重要民俗之一,有「臺灣第一香」的美譽。西港香之所以重要,其中一個因素為擁有眾多自組性陣頭,各村庄全體總動員,經過長期的練習與訓練,在刈香儀式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扮演為千歲開路,雄壯聲勢,也跟隨眾神除災賜福香境,成為凝聚社區的重要象徵。而在民俗與及地方上社會中也具有重要的價值,扮演無法取代的角色。因此,可以說西港是臺灣重要的陣頭產地。

陣頭,顧名思義為「一陣之頭」,有著引導隊伍與熱鬧的功能,總是吸引眾人關注,西港香陣頭大多由庄頭大廟籌組,召集庄內人丁組合而成,也一樣可分成武陣、文鎮、藝閣三種類型,文、武陣主要以兵器有無來分別,文陣包含音樂、小戲類型等,以及與裝扮類的藝閣。西港香的文陣主要以南管音樂系的御前清客、文武郎君、天子門生等數陣,是臺灣少數擁有眾多南管音樂性團體的民俗儀式,以及屬於小戲陣頭的牛犁歌陣,以及鼓花陣,以及表演形式與其他鬥牛陣不同的水牛陣,都是陣頭迷追逐的對象。

輸人不輸陣的「武陣窟」

西港武陣名聞全臺,其陣式與拚搏精神都是每次香科注目的焦點,尤其在「輸人不輸陣」的良性競爭下,仍保持完整的傳承與體系,是臺灣少見質量均佳的「武陣窟」,主要以宋江陣為主與金獅陣為主,常組成出陣約十餘陣,聲勢震天,扮演護駕開路的重要腳色。另外還有以宋江為底,加上裝扮五虎將的人員,所組成的五虎平西陣。也有吸睛的白鶴陣,白鶴與童子的逗趣,加上武陣的氣勢,是每科的武陣焦點。

雖然只有兩陣家將,但是常為民眾祭解與清厝,是香科重要的團隊,尤其是三五甲鎮山宮八家將更是具有百年以上傳統。而武陣其中的「異數」,是結合戲曲身段的水族陣,雖然在 2018 年未組成,但是與白鶴陣都是吸引眾多注目。

樹仔腳白鶴陣練習(Source:作者提供)

蜈蚣陣尬青暝蛇,越尬越趣味

可視為臺灣最早的 cosplay ──藝閣,雖然在西港香只有兩陣:八美圖與紡車輪,但都是吸睛焦點,藝閣即是裝扮遊行的陣頭,籌組藝閣的宮廟,需於刈香前,前往西港慶安宮開館,俗稱「架棚」。

而原屬於原屬藝閣的一種的蜈蚣陣,又稱「蜈蚣坪」或「蜈蚣閣」,在中國原鄉與臺灣其他區域也類似陣頭,但是都未像曾文溪流域的蜈蚣陣,因為要壓制因為常氾濫的「青暝蛇」──曾文溪,因賦予重要民俗宗教功能,而從一般藝閣成為宗教性陣頭的一種,故改稱「蜈蚣陣」,在西港香並榮封為「百足真人」,成為具有神明與陣頭雙重身分,是一種臺南重要的在地化轉變。

西港的蜈蚣陣裝閣的長度並不固定,主要是依照神明指示所決定,但只能維持原有長度或是增加,目前裝閣神童人數為 66 人,裝閣神童採家族世襲制,一代傳承一代,蜈蚣陣裝閣人物主要以「唐太宗出巡」為主,通常第一天戲碼為「薛仁貴征東」,第二天為「薛丁山征西」,最後一天為「羅通掃北」。

蜈蚣陣在出巡之前必先進行紙糊蜈蚣頭、尾開光儀式,並於架棚當天,請出蜈蚣頭、尾裝置於蜈蚣坪的頭尾,所有神童坐上蜈蚣坪之後,隨即前往西港慶安宮架棚,同時參加請媽祖及三日刈香的遶境活動;第三日晚上,蜈蚣陣前往西港慶安宮繳旨之後,隨即返回公塭仔萬安宮,工作人員拆下紙糊蜈蚣頭、尾火化,恭送百足真人回天述職。

八美圖駕棚(Source:作者提供)

你咁知影西港香的陣頭生產線?

西港刈香的陣頭從組成到正式香科,陣頭的籌備與訓練是經過漫長的過程,其儀式包含入館、開館、探館、謝館等一連串的儀式,從陣頭組成到圓滿完成。

陣頭成立前先辦理「入館」儀式:三年一科西港刈香,多數香境內的庄廟陣頭是臨時性組成訓練,無常態性設置陣頭館舍,刈香前數個月神明看日舉行入館儀式,於廟中偏殿或廟旁設置寮館,開光安置祖師爺神位,部分宋江陣還會有恭請祖師儀式,宣告陣頭正式成軍,即日起展開密集的訓練。陣頭訓練完成後,必於刈香開始前,擇日前往西港慶安宮舉行「開館」儀式,將訓練的成果,由千歲爺進行驗收,除此之外,部分宮廟所聘請職業陣頭,同樣也需到慶安宮舉行開館儀式。

陣頭在開館後,會開始展開「探館」,探館即是前往與本陣頭或寺廟有淵源的庄頭宮廟或陣頭進行拜訪與演出,另外也會到捐獻贊助者或公廟與陣頭執事老大家中表演,稱之為發彩。送王之後,整香活動也進入尾聲,各陣頭擇日進行「謝館」儀式,恭送祖師爺,並舉辦慶功感謝宴席,犒賞連日參加刈香遶境的成員,部分廟宇會因未辦理祭典或是參與其他儀式,而延後謝館時間。現在則是為維持武陣參與熱度與人氣,把一般多在正式開館前進行,武陣教習拳腳功夫與兵器的「暗館」,在香科期間也延續辦理,則是常態性的教學與傳承交流的變化。

腳巾,綁著陣頭和感情

如果將西港刈香的香境是為一個整體,各聚落的陣頭可代表在網絡中占有的位置與社會網絡。透過腳巾,我們可以看出陣頭在地方網絡中的關係與位置。「腳巾」是文、武陣人員纏繞於腰間的長條腰布,多數「西港仔香」的陣頭都有其專屬的腳巾,凡是系出同源或有交陪淵源的陣頭,其腳巾採用相同的顏色,是代表陣頭師承與社會網絡識別的重要象徵。腳巾除做為師承的識別之外,更是隱含社會網絡的象徵,但是透過腳巾表示陣頭的結盟與識別,也象徵地方社會網絡的構成。

雖然在現代社會已經淡去移墾社會的緊張關係,但是透過腳巾仍可展現過去的不同族群在此生活的歷史斑斑。同一腳巾的武陣也會相互探館,或是在正式開館前相互到該廟提前演練,或是在香科期間可以「佮陣」(kap-tīn)合陣拜廟演武,武陣合陣表演因為人數龐大,聲勢震天,成為香科中最被期待的事情之一。

宋江合陣(Source:作者提供)

西港王爺的「加冕」

西港刈香中廟宇以及陣頭在西港刈香中會受千歲爺「榮封」,擔任各項職務,如開路先鋒、左先鋒、右先鋒、刀兵教主、副帥。西港刈香的遶境,是千歲與眾神巡視與潔淨香境,榮封其他廟宇神明擔任各項職務,在民俗上擔任襄助千歲執行各項任務,實際上也代表著是一種榮耀,做為表彰其貢獻的方式。而受封廟宇的陣頭也扮演重要的角色,常要參與開路護駕工作,也有部分特權,例如進入王府參拜等。

刈香職位的擔任,除具有儀式的重要角色,同時也是聚落的榮耀,以及村落在地方社會中所佔有的位置,也再現了某種地方權力網絡。除擔任職務外,部分陣頭也會部分重要儀式由其執行,例如請王安座後,烏竹林廣慈宮金獅陣會幫千歲爺安座,部分武陣也有進王府參拜權力,透過儀式特權賦予,象徵這些武陣的特殊權力與榮譽,各項職務與榮封,也「再現」了民俗與社會網絡。

西港作為臺灣知名「陣頭的產地」,有眾多自組性陣頭,在三年一科的刈香儀式扮演重要的角色,也有諸多不同類型的文武陣同時現身,熱鬧非凡。從籌備、訓練到出陣,西港刈香的陣頭亦需經過一連串的「儀式生產線」才能大功告成,從入館、開館到探館、謝館,各個步驟馬虎不得。而這個陣頭的產地,也演變出特殊凝聚社會網絡的方式,以腳巾、榮封表現師承派別與陣頭、廟宇之間的交陪關係,展示了屬於西港香的獨特社會網絡。

 

參考資料:

  1. 黃名宏、洪瑩發,《西港刈香》,文化部文化資產局、遠足文化,2015。
  2. 吳明勳、洪瑩發,《臺南王爺信仰與儀式》,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與合著,2013.12。
  3. 黃名宏,〈吟歌演武誓成師─西港仔香境傳統陣頭的宗教性格〉,臺南:國立臺南大學臺灣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2009。
  4. 黃名宏,〈鼓聲若響 :西港刈香的宋江系統武陣〉,《臺南文獻》第 10 輯:西港刈香。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佮藝逗陣:那些神明coser與他們的產地

那些電視發明之前的人們娛神娛人的日常,還有神明coser與他們產地的故事。
「佮藝逗陣」,是閩南語「和她(他)在一起」之意,希望透過本專題輕鬆而富有內涵的文章,重現過去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刻畫出煙黃歷史中,每個努力為信仰堅持不懈的人、陣頭與廟宇。